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7章 记住了吗?少碰我男人。
    天际晨光轻洒下,淡金色的光线笼罩在宛城之上,江雁声开着车子稳稳的驶入了马路。

    “修默说了,他不会让我嫁给别的男人。”

    寂静的车内,突然响起梁宛儿的声音,她一脸倔强,看着江雁声清丽精致的侧脸,咬字清晰的在说:“在某种程度上,他更在乎我。”

    “在乎到一边跟妻子做个爱,一边跟你谈个情?”江雁声眼眸平静的直视前方,冷淡的语气听了让人觉得讽刺。

    梁宛儿不得不说心底嫉妒的要死,宛城每个女人都想嫁给霍修默这样多金成熟又洁身自好的男人。

    她甚至比那些肤浅的女人更爱霍修默,爱他的一切。

    “他对跟你的婚姻早就感到了无味,除了跟你身体交流,其他都是多余的!”

    梁宛儿握紧拳头,冲她语句很尖锐的说。

    下一秒。

    一声急速刹车声在公路上擦响,车子骤然停止,让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梁宛儿被吓了一大跳,幸好系上了安全带。

    她睁大的眼睛里还带着惊恐之色,转头,看向说停车在路中央就停的女人。

    “你疯了!”

    江雁声浅色的唇角一勾,带着嘲弄的冷笑:“我有没有疯,你不是很清楚?”

    梁宛儿被她一提醒,就控制不住去想起十年前那件事。

    “你弟弟在医院还好吗?”江雁声仿佛很关切的问了一句,却引起了梁宛儿很大反应。

    也别怪她这样,梁倬杰出事,她想打官司却被亲爹拖了后腿。

    之前江家给了梁家一笔钱私了,诚坤就真的不再去追究了,这让梁宛儿不甘心也没用。

    她愤怒地看着江雁声,连声音都拔尖了:“霍修默怎么会娶你这种恶毒的女人,在你眼里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你早晚会遭报应的。”

    “呵。”

    江雁声看着前方的马路,情绪看上去异常冷静:“因为你的情哥哥私底下也不比我纯良到哪里去,不然怎么会是我嫁给他,而不是你这种善良单纯的女人呢?”

    梁宛儿不管她话里的讽刺,而是恶狠狠地说:“总有一天,我会取代你的。”

    江雁声细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看似很轻巧的样子,谁也不知道她用了多少力道,转头,静凉的眼神终于直视向她:“那我是不是要预防一下,先弄死你呢?”

    “江雁声,你别忘了当年的事,这都是你欠我的!”

    梁宛儿一开始就这种自信,把自己定位成了受害者的角度,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挑衅上去。

    江雁声像是听了什么笑话,讽刺极了:“你是谁?”

    梁宛儿一开始没听懂,看到她的轻蔑冷笑才反应过来,气的眼睛里也冒着火。

    “你想嫁给霍修默我就一定要让?凭什么?他一无癖好,二不玩女人,三会赚钱养家,这种被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我江雁声看上了就是我的。”江雁声冷淡的语气逐渐透着咄咄逼人的气势。

    她突然伸出手,手指揪着梁宛儿的衣领,把她拽了过来。

    两人的脸贴的很近,近到几乎能清晰地看到彼此眼里的倒映。

    “记住了吗?少碰我男人。”江雁声红唇缓慢的溢出了这九个字,冷到了骨子里。

    梁宛儿脸色变得苍白,嘴唇动了动。

    江雁声这边已经松开了她的衣领,打开车门走下去,她踩着红色高跟鞋,走在水泥道路上发出的尖细响声无形中让她气势看上去更加的凌人。

    她走到车身的另一端,将车门拉开。

    梁宛儿想反抗,却被硬生生扯了下来。

    “你放开我……你想干嘛……啊!”

    江雁声面色冷清,拽着她的胳臂朝马路上一推。

    一大早道路上的车流不堵,却也有不少车辆经过,梁宛儿堪堪不稳的跌倒在地,差点迎面被一辆行驶来的出租车撞到。

    吓得她,脸色全白了。

    “口头上的威胁似乎不能让你长点记性,来点实际的,记清楚了吗?”江雁声站直,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狼狈胆小的女人。

    这副小可怜样能待在监狱十年?恐怕是没少让霍修默找人照看吧,呵。

    梁宛儿惊得直接没力气爬起来,她眼中闪烁着泪意,真该让霍修默来看看,江雁声的真面目到底是有多恐怖。

    “不说话?”

    江雁声漂亮的眼睛微眯,转头,看向了前方行驶过来的大卡车。

    她突然冷笑着说:“我这人什么都争,只有死人不会去跟她争,不如我帮你让霍修默惦记你一辈子?”

    “不!”

    梁宛儿身子一僵,仿佛陷入了极度恐慌看着她:“江雁声,十年前你害的徐慢慢摔下楼梯,十年后你也要把我推到车子下压死吗?”

    江雁声上前的步伐一顿,眼底闪过什么。

    梁宛儿就趁着这个机会,她咬牙站起来朝前跑,惊叫不止:“报警……报警啊,有人要杀我。”

    整条道路上,都是她那尖声嚷嚷的声音。

    江雁声清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冷艳看着这个拼了命朝前方逃跑的女人。

    “啊!”

    一声更凄惨的惊叫!

    梁宛儿跑了一段路,刚回头去看江雁声有没有追上来,就被迎面的车撞得闪躲不及,身体倒在地上,一股浓红的血液从额头缓缓的流淌下来,沾的满脸都是。

    ——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你出事了。”

    南浔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看到医院走廊上江雁声没有受伤,全须全尾都好着,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江雁声坐在绿色的长椅上,缓缓抬起头,第一句话却是:“饿了,叫你带得早餐呢?”

    “这呢。”南浔从包里翻出米团子给她,还有一包热牛奶。

    江雁声拆开便小口吃起来,然后才慢悠悠的回答南浔的疑问:“梁宛儿一大早来霍家找我男人啊,还跟他亲亲抱抱的,我看了心情不好准备吓唬她一下,没想到自己撞车了。”

    “就这么简单?”南浔怎么感觉事情很复杂的样子。

    江雁声眉梢泛起了淡淡的冷意,语气又恢复了轻柔:“是啊,你等会去给梁宛儿安排病房,就帮她安排跟她弟弟和爸爸同一间吧,这样一家人住在一起多热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