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4章 离婚了,你跟我过?
    江雁声脚下的高跟鞋朝后退了两步,态度冷淡的避开了他的手:“不信啊?那你留在医院听梁小姐慢慢讲好了。”

    说完,转身就走出病房。

    “修默……我。”梁宛儿心中来不及欢喜,口中的话却被男人一记深冷的眼神给卡住了。

    江雁声小脸冷淡的从走廊坐上电梯,她看到不远处阴沉着脸的男人追来,却不小心被护士推着床架给挡住了路。

    与他目光在半空中对视上一眼,然后,她先移开视线,伸出指尖去按键。

    电梯的门,便当着霍修默的面缓缓合上。

    ……

    江雁声走出医院,她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手机开始响起来,也不接,就让它响个不停。

    司机师傅见多识广,不是第一次遇上场景,好心劝道:“姑娘,这年头小夫妻吵架最伤感情,有话大家坐下来好好谈。”

    江雁声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真实容貌,她声音幽幽:“师傅,他如果追上来,帮我甩了我给你三倍车费。”

    司机师傅:“……好吧。”看来这姑娘气的不轻。

    他开了二十几年的车,对宛城大街小巷都摸的一清二楚,想甩掉身后的豪车很容易。

    绕了几个圈,终于把人送到目的地。

    江雁声如约给了三倍的车费,然后下车,纤细的身影走进了富人区。

    她走到一栋黑色雕花大门的别墅,踩着鹅卵石的小路上台阶。

    然后伸手输入了密码锁,门开了后。

    江雁声便走进去,别墅内的装潢黑白色调,处处都透着考究和质感,客厅被装修成了书房的格局,一面墙上切成了书架,看上去很格调品味很高。

    四周寂静一片,没过五秒钟,清缓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

    江雁声望去,一个双手插袋的男子站在楼上,身材颀长挺拔,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衬衫白得像被漂过的,袖口还别着精致的袖扣,气质散发着优雅的绅士形象。

    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有他那一张精致到没任何缺憾的俊美容颜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江女士,你在我日历里已经消失了四个月零三天,请楼上坐。”

    “……”

    一见面,江雁声就被他堵心。

    自从跟霍修默结婚后,这个男人一开口就唤她江女士。

    她走上楼梯,直接推开一个房门,声音淡淡:“姬温纶,这次配点药给我吃。”

    男人缓步跟进来,清冷而低缓的声音溢出薄唇:“我提前过你,药吃多了容易神经质。”

    江雁声把手提包往沙发一扔,柔和的眉眼间控制不住了脾气:“我现在跟神经质有区别?”

    “看看,又发火了。”姬温纶朝椅子一坐,姿势慵懒。

    江雁声看他这副装逼的模样,小脸冷漠,想打人。

    姬温纶对她微微一笑,说话声极具魅力,很好听:“来坐,先跟我详细说你的情况。”

    江雁声稍微冷静了会,坐在沙发上,大致讲了一下,半小时后,未了,眯着眼睛盯着男人说:“她这小半年里出现的频率太高了。你不是自我定位是极具天分的资深心理师?别在拿自我救赎这套话搪塞我。”

    指着这个‘她’让姬温纶很轻的一声笑:“两重迥异的人格想互不打扰彼此生活而共存,这本来就是一件艰难的事,你别一味的想与她博弈,不如想想怎么调整你心态。”

    江雁声尖细的下巴微扬,问他:“我平时心态不好?”

    “你问错对象,现在跟你住在一起的男人不是我,是姓霍的。”姬温纶说罢,端起咖啡喝了口,字语行间里透着幸灾乐祸的意味:“也不知道他对着迷你哪一点?”

    “像你这种比女人长得还精致的男人,爱情这种东西,你能懂吗?”江雁声出声讽刺他这个大龄剩男一个。

    “我跟客人聊一分钟五位数起价,你叫我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到跟一个灵魂平凡的女人谈爱?”姬温纶修长的手指轻摇,他还是对金钱感兴趣。

    江雁声:“……”

    是哦,全世界就你一个人灵魂是有趣的。

    姬温纶放下咖啡杯,抬手,看了下腕表的时间:“还想咨询什么?没了就把钱转到我账户上。”

    每次都是不给她吃药,然后叫她要靠调整心态来面对自己的心理疾病,江雁声一毛都不给他,抿唇说:“没钱。”

    姬温纶薄唇噙了一抹似笑非笑:“女无赖是吧?”

    “不!”

    江雁声纠正他的说辞:“是女土匪。”

    她来这里不单单是想找他聊一下,更想喝酒泄愤。

    去南浔家恐怕不出十分钟就被霍修默逮了回去,这片富人区的治安最好,一时间,就算查也查不到这里来。

    姬温纶最大的爱好就是私藏酒,什么名酒都有。

    江雁声的酒量就是当年为了治疗心理疾病搬到这里居住后,跟姬温纶喝出来的。

    酒库里。

    她细白的手指握着高脚杯,身子软软的趴在奢华的沙发上,小脸上浮现出醉色的红晕,眼神也有些涣散。

    姬温纶提醒她:“再喝今晚你就得住着了。”

    “那又怎样?”江雁声闷闷的喝了一口,对他说:“又不是没住过……”

    姬温纶修长的大手握着酒杯优雅的轻轻摇晃,薄唇微启,磁性的嗓音略带某些笑意:“看来你丈夫很放心你。”

    防不胜防听他提了一句霍修默,江雁声胸口压抑的难受,大概是酒醉后,情绪容易被放大一万倍,她眼角渐红了:“他只关心外面的女人……”

    “看来你与他结婚后,日子过的很伤情。”

    “呵,何止啊。”

    江雁声将心中的想法坦白告诉姬温纶,对于朋友兼心理师的这个男人,她大概什么秘密都不会隐瞒他的。

    她低下眼睫,轻轻的笑得很讽刺:“他先前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个丧偶式婚姻,要不是现在一夫一妻制,我呵,还以为我是个妾啊!”

    姬温纶问她:“过的这么痛苦,为什么不离婚?”

    江雁声笑着抬头:“离婚了……你跟我过?”

    “我们相处在一起的三年你很开心,不是吗?”姬温纶目光凝着她自嘲的小脸,一眼望不到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