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6章 男人生气哄哄就好了,很好哄的。
    男人的唇角棱角分明,当抿成一条冷冽直线,无不彰显了他深刻的沉怒情绪。

    江雁声知道他心里不痛快的。

    可是她却不想哄他,也该让他尝一尝这种滋味了。

    霍修默身上散发出的压迫气场很冷峻,带着一丝狠戾之气,他似乎在极力的控制胸膛内激烈的情绪。

    就在他低头,作势要吻下来时……

    江雁声洁白的脸上一片冷淡,连语气也是:“要做就别折腾什么前戏,完事我还要睡觉。”

    霍修默薄唇离她浅色的唇瓣只有一张纸的距离,因为她的这句话停顿了下来。

    他眼神深刻的盯着她掩下的纤长睫毛。

    江雁声绷紧了身子,眼角处,微红。

    两人在卫生间就这样僵持着,谁都不服软一句。

    久良。

    霍修默薄淡的唇抿得有些紧,压抑着极端的怒气,他松开她,深深的望了一眼,大步离开卫生间。

    江雁声手心捂住了胸口,一口气没松下来。

    外面,传来了很大的响声。

    她怔了下,裹着浴巾就走出去。

    卧室床头柜上的台灯被男人砸在地板上,七零八碎,连椅子也被踢倒,除了那张床和梳妆台上女人的化妆品外,其他的都无一幸免。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隐在黑暗里,一双深邃的眸子带着锋利的寒芒,他砸了家具,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痛快些,之后,一言不发将西服从沙发手扶拿起,大步做出卧室。

    江雁声站在卫生间门口,目睹了全程他发泄怒火的模样。

    她素白的手指揪紧的浴巾,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个字都没不出口,就连他走了,也没出声去拦阻。

    楼下,传来了车子引擎声。

    江雁声知道,他出门了。

    ……

    包间。

    苏湛看到霍修默深夜突然来这,就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喝酒,比平时更加的让人有疏离感,他摸了摸手机,低头看有没有电话进来。

    都三点多了,二嫂一个电话也没打来。

    看来,事情很复杂。

    坐在对面沙发上,一个冷峻而气场强大到极致男人嗤了声:“你跟女人叫什么劲?”

    霍修默眉目间戾气不可控制溢出来,他一口闷完红酒,脸孔却看不出不清醒的醉意。

    “你当什么女人都是裴潆?”半响,他冷沉开口。

    斯穆森骨骼分明的长指从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薄唇抿着烟头说话:“自己调教不出来就少攻击我女人,当初让你别娶江雁声。”

    霍修默眉头深深皱起,心底一阵发燥,大手也拿了一根烟过来抽。

    苏湛邪魅的眼眸一挑,说道:“大哥,二嫂哪里得罪你了?”

    斯穆森一直对很看不起江雁声,不止一次告诫自己兄弟,他吐出白色烟雾,讥嘲的扯了扯唇:“女人要找能被自己一手掌握,这样你才不会被她左右决定,蠢一点无碍,太聪明了却是祸害。”

    霍修默对这番话无动于衷,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

    苏湛长指摸摸下巴,略有感悟:“所以大哥说一,大嫂不敢说二,不过这些年大嫂为什么不肯生一个孩子?”

    霍修默指腹捻灭烟蒂,嗓音淡漠:“男人不行女人怎么生。”

    这句话,带着绝对的攻击性。

    斯穆森眸色变深,从喉间溢出冷笑:“就你这副德行,死在江雁声手上也是早晚的事。”

    苏湛发现好像说错了话,默默地,给自己倒了杯酒喝。

    霍修默语气笃定,奉劝他一句:“你最好别死在裴潆手上。”

    ……

    第二天。

    江雁声醒的很早,她起床洗漱,然后下楼吩咐佣人把卧室收拾干净,吃过早餐就出门了,开车到大型的商场去重新购买家具。

    一整天,她都是一个人在逛街购物,到了太阳快下山,裴潆打了通电话过来。

    “雁声,今晚来我家吃晚饭好吗?”

    江雁声已经走进一家餐厅,选了最角落的卡座入坐,她把一堆购物袋放好,声线轻轻:“下次吧,我已经准备吃了。”

    “这样……”裴潆语气有些失望。

    不过,很快就悄声跟她说:“霍修默昨晚是跟穆森一起回家的,在客房住了一夜,今天又来了,他不回家了吗?”

    此时服务员把菜单递上,江雁声抬手接过的动作一怔,随即垂下眼睑说:“多半是想培养一下兄弟情。”

    裴潆知道这两人是吵架了,她也有过和丈夫发生冷战的时候,不过多数都是她被冷暴力的一方。

    以至于,裴潆很有过来人经验跟江雁声说道:“男人生气哄哄就好了,很好哄的。”

    江雁声知道她是好意,由心说了一句:“谢谢。”

    裴潆笑的很温柔:“等你吃晚饭再过来接霍修默回家吧,我不打扰你了。”

    江雁声没说话,裴潆当她是默许了。

    挂了电话,便朝客厅方向,坐在沙发上两个英俊的男人扬声说:“雁声吃完晚饭就会过来。”

    九点十分。

    霍修默一直待在斯穆森的家里没走,也没上楼到客房休息,他身形笔挺坐在沙发上,一张英俊的脸孔面无表情,盯着搁在茶几上的手机。

    裴潆饭后就去跳舞了,这是她多年来保持的习惯,不允许自己有一天的偷懒,等从一楼的舞厅开门走出来,她看到霍修默还在客厅,绝美的容颜上表情有些淡淡的惊讶。

    “怎么,雁声没来吗?”

    最不会察言观色的女人,重击了霍修默一下。

    他神色倒是冷漠如常,眼神却冷沉了几分。

    裴潆又咬着唇角,还要说:“她不会是不想来接你吧?之前好像是没答应我……”

    霍修默视线突然朝她直射过去,气场强大。

    裴潆被他盯得心虚,弱声问他:“我是猜对了吗?”

    “……”

    霍修默面无表情地移开眼,不想看她,长得再美也弥补不了她无脑的事实。

    裴潆不知道自己被嫌弃智商,还很关切的说:“我再给她打个电话吧。”

    霍修默站起身,朝楼上走去,紧紧地抿着的薄唇扯出两个字:“不用!”

    大概是他情绪过于糟糕,让裴潆不敢说话了。

    等他走了,才淡淡的喃喃自语:“江雁声真不来接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