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7章 女人看男人的裤腰带看的紧
    从餐厅出来,江雁声回到车里,系上了安全带,就在她要启动车子离开停车位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男子。

    他个子高瘦,穿着一件黑色T恤,精神面貌不是很好,眼窝偏深,眼角处的血丝看上去带着狰狞的意味。

    江雁声没有发动车子,静静地看着挡在她车前的男子。

    他竖眉瞪眼的,满脸凶神恶煞的表情:“是你霍修默他老婆吧?”

    “你是谁?”江雁声红唇轻启,一只手松开方向盘,不动声色去那手机按下报警电话。

    “冯州龙!”

    他怕她不认识,又说了一句:“姓梁那女人是我未婚妻。”

    江雁声审视了他几秒钟,不具善意:“你似乎找错了人。”

    冯州龙眼中划过一丝狠戾:“你老公玩我女人,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江雁声表面上很冷静,手指却攥紧了手机,问他:“你说?”

    冯州龙有些意外,威逼利诱的下三滥招数一个都没用上,没想到霍修默的老婆这么好说话,也难怪会被姓梁的小贱人抢了男人。

    他搓了一下手,露出贪婪的嘴脸:“一百万,你给我一百万封口费。”

    江雁声长睫掩下眼底的冷意,没有任何情绪问他:“用钱就能打发的了吗?我给了你,你能保证管好自己的女人,不再来骚扰我夫妻俩?”

    “当然!”

    冯州龙怕她反悔,一口答应下来:“你只要给我钱,我回去肯定把人收拾服帖了。”

    “那好。”江雁声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从车窗扔了出去。

    她抬起眼看向冯州龙的时候,声音很轻:“记住了,我的钱,只养有用的人和死人。”

    这句话灌入了冯州龙的耳中,让他捡起支票的动作一顿,下意识抬头看向车内。

    江雁声精致洁白的脸上,淡淡的笑,眼眸与他隔空对视了一秒,带上了某种刻骨的冷意。

    这让冯州龙心里暗惊,不能小视了这个看似很好说话的女人。

    次日,早上。

    外面响起了沉闷的雷声,江雁声睡得一向很浅,从梦中惊醒过来时还有些神智恍惚。

    她翻过身,下意识想靠近男人的身躯,伸手却摸了空。

    指尖上冰凉的被单触感,这才让江雁声的意识逐渐回笼,想起了昨天没去斯穆森家把霍修默给接回来。

    她轻呼出一口气,抱着被子闭了闭眼。

    经常这样,睡梦中要是被惊醒了就很难在入眠,江雁声酝酿了半天睡意,脑子却越来也清晰。

    她眉心轻拧,最后干脆掀开被子起床。

    七点十分时,李秘书亲自过来了一趟。

    江雁声坐在餐厅吃早餐,就听到李秘书说:“太太,霍总要去美国出差一周,我过来拿行李。”

    她手指握紧勺子,半天才听到自己说了一个字:“嗯。”

    李秘书是男人,不方便上楼到衣帽间给霍修默整理行李,这事只能交给江雁声来。

    他很有耐心在客厅等,看着江雁声喝完米粥,慢悠悠的上了楼。

    过了十五分钟。

    江雁声身影重新出现在楼梯口,她把行李搁放在地板上,李秘书上来提。

    李秘书走前,试探地问她:“太太,你不去送一下霍总?”

    江雁声弯了下唇角:“一路平安。”

    李秘书跟她告别后,便提着行李箱开车去机场。

    十点二十分飞机。

    不知道是下雨天气不好影响了霍修默心情阴郁,还是看到李秘书一个人提着行李箱出现,脸色总之很不好看。

    他一心情不好,跟着出差的几位手下,都不敢说话。

    上飞机后,李秘书忍不住看向霍总沉郁的脸色和拧紧的眉头,想到明明时间充裕,霍总却不回别墅拿行李,太太的态度又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会不会两人吵架了?

    越想觉得越有这个可能性,李秘书心思绕了一圈,趁着其他同事不在,很心机婊的去跟霍修默说:“霍总,明天是你生日,我发条短信给太太哦?”

    霍修默英俊疏冷的脸孔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在李秘书觉得没戏时,他抿紧的薄唇溢出一个音节:“嗯。”

    ……

    下了飞机,已经深夜。

    对方公司经理姓王,早就带了司机过来亲自接待,一行人碰了面,就离开机场。

    去酒店的路上,王先生为人说话风趣,熟了后,便诚心提出邀请霍修默去会所放松一下。

    霍修默骨节分明的大手把玩着手机,对于王先生讲述的会所那些项目提不起兴趣。

    李秘书很有眼色,打圆场:“王先生有所不知,来美国前太太有叮嘱让我看好了霍总呢。”

    这句话一出,霍修默掀起眼皮,目光扫了过来。

    李秘书维持着心虚的笑脸,说的跟真的一样。

    王先生也有家室的,深有体会被妻管严的感受,点头说:“现在女人看男人的裤腰带看的紧,不过,家庭和睦排第一。”

    他识趣顺着李秘书给的台阶下,还对霍修默说:“看来尊夫人很在乎霍总。”

    这马屁拍的,李秘书都自叹不如。

    霍修默冷沉的脸色暖和了几分,漠漠开腔:“小女人心思。”

    话已尽此,王先生诚意做的很足,亲自送霍修默一行人到酒店。

    等他走后,李秘书把行李搁在了衣柜前,还没整理,就听到霍总扯着领带走进来,淡漠看了他一眼:“放着。”

    李秘书放好,要出去。

    这时,霍修默突然问他:“她还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李秘书一时有点懵。

    等他转过头,就看到霍总表情格外严肃盯着自己,顿时就想起了在车上他胡扯的话。

    不是吧?

    这,场面话王先生听了都没当真,霍总还当真了?

    霍修默耐心不好,皱起眉头,沉声道:“把她的话一字不漏说一遍。”

    李秘书:“……”

    一路平安四个字算吗?

    他怕说了,会被霍总当场给解决了。

    在极具深冷眼神的压迫下,李秘书硬着头皮把江雁声的四个字,解读变成了四十三个字:“霍总,太太说天气凉了,让你要多注意一下身体,晚上早点睡,别跟人出去喝酒,她在家会担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