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9章 老公不在家,新买的睡衣
    【老公不在家,新买的睡衣……】

    江雁声附图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性感照,在谁可以看和提醒谁看的选项上,都勾上了霍修默的微信号,然后发送动态。

    完事后,她第一时间就把身上这套令男人血脉爆棚的透明睡衣脱了,穿的怪变扭的。

    远在美国,霍修默应酬完直接回酒店,一整天心情差到极致,刚从浴室冲完凉出来,就听到手机叮的一声,他迈着长腿走过去,修长好看的大手把茶几上的手机拿起。

    当他打开后,看到微信朋友圈页面上,跳出一张女人性感照时,脸色直接黑了。

    霍修默火气不是一点点。

    他皱着眉拨打江雁声的号码,响了几声也没人接,又挂断,给她发短息:【把你朋友圈的那条动态给我删了。】

    【听到没有?】

    【给我马上删了。】

    一连发三条短信过去都石沉大海,等霍修默在拨打电话过去,发现已经被她给拉入了黑名单。

    他胸膛内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拨通李秘书的电话:“马上给订张回宛城的机票。”

    李秘书:“霍总,太太是不是要给你补过生日啊?”

    提什么不好,要提这个。

    霍修默想到等了一整天江雁声什么表示都没有,眼底激烈的汹涌着阴霾,修长的大手硬生生快把手机折断。

    十分钟后。

    霍修默一身西装笔挺气息冷峻的离开总统套房,他面色淡漠如常,眼底却沉着很重的郁色,长腿迈开直径朝电梯方向走。

    进电梯的一刹那间,梁宛儿刚从隔壁的电梯出来,她几乎是与他距离不到一米,无意间转头就看到了他,心跳紧张的猛跳起来,没想到会这么巧,刚要出声喊:“修……”

    霍修默挺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电梯门口。

    梁宛儿急了,她想拦下他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门合上,她只好拿着手机一边给霍修默打电话,一边乘坐电梯下去。

    电梯直达大堂,霍修默步子快而不乱走出来,裤袋里手机震动的响声令他身形一顿,修长的大手拿出来看。

    一看不是江雁声的来电,他面无表情地挂断。

    李秘书办事效率很快,马上安排了私家车停在酒店门口,霍修默坐上车,冷声吩咐:“去机场。”

    车子缓缓启动,很快行驶上了道路,喘着气跑出酒店的梁宛儿终究是错过了一步。

    她小跑追着车尾一段路,喊道:“修默……”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怎么用手机打电话给霍修默都没人理,这让梁宛儿眼眶渐渐的红了,独身处在国外,她本来签证的时候,身份就尴尬,还是父亲托关系找人通融的。

    好不容易跑到了国外,跟他一句话都没说上,就眼看着他走了。

    梁宛儿心态崩了,就要给父亲打电话,突然被一只从背后伸过来的大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

    “唔……”

    梁宛儿双眼惊恐的瞪大,用力挣扎也敌不过身后男人的力气,被拖进了道路旁边的巷子里。

    四十分钟后。

    候机场上。

    李秘书取完票,找到了一身强大的气场站在人群里的霍总,他大手插在西裤口袋,一手接电话。

    等霍修默面色冷沉的挂断,李秘书才开口说:“霍总,手续办好,可以登机了。”

    霍修默看了他一眼,薄唇扯动:“去医院。”

    李秘书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不是要回国找太太?难道是人来美国了?

    医院。

    走廊上,医生先前打电话通知了霍修默过来,她确认了眼前这个十分英俊的男人身份,才指了指病房,叹了口气:“路人报警有受伤的女人一丝不挂被扔在街头,送来抢救的时候,她下/体血肉模糊,小腿被折断,浑身都是伤。”

    霍修默脸上神色冷漠,开口道:“情况怎么样?”

    “一条命救过来了,病人接下来要住院养个十天半个月,心理上会受到巨大创伤,等她麻醉过了醒来,千万要防她会有自杀的倾向。”医生经历过不少这种女人被欺辱的案例,叮嘱对方的家属。

    未了,还提醒道:“记得把手术费缴了。”

    ……

    霍修默身形颀长而立在病房门口,他点了根烟抽,青白的烟雾徐徐散开,模糊了他冷硬的脸部轮廓。

    李秘书缴完费回来,将事情查清楚:“霍总,是梁家买通了秘书小章,梁小姐拿到你入住酒店地址跑来美国,她被强暴的小巷子没有监控器,现在还没查到是谁干的。”

    霍修默掀起眼皮,修长手指把捻灭了烟蒂。

    过了片刻,他冷声:“把人查出来。”

    “是!”

    霍修默站在走廊又抽了一根烟,才推门病房的门走进去。

    里面,很安静。

    梁宛儿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眼睛,额头破了,一张脸白的不得了,她麻醉早就退去,人也清醒了,只是假装没醒。

    门外李秘书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

    很快,耳旁就听到了开门声和逐渐走近的脚步声,这让她更不愿意醒来去面对。

    如今她整个人是绝望的,脑子里还记得出事时的画面,身体传来剧烈的痛楚,以及两腿之间疼得要裂开似的感觉,都无不在告诉……

    她梁宛儿,第一次给的不是霍修默。

    梁宛儿越想越无法接受,紧闭的双眼流出了滚烫的泪水,她一下子咬紧受伤的唇,哭了出来。

    霍修默走到病床沿站定,深眸看着她哭泣着不成样,眉梢紧紧的蹙起。

    “修默……”

    梁宛儿唇瓣溢出男人的名字,怎么都没醒似的,不停的喊着:“修默……我好痛。”

    霍修默问她:“哪里痛?”

    梁宛儿呜呜的哭,扯着自己病服,露出的肌肤上伤痕格外触目惊心,她颤抖着声音:“疼……”

    霍修默大手攥住她手腕,沉声叫医生。

    又是一阵惊动,等医生护士匆忙过来,给梁宛儿全身做了一遍检查,打了镇定剂,终于让哭的撕心裂肺的女人消停了下来。

    梁宛儿此刻终于睁开了眼,血丝布满了眼球,她视线逐渐地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容貌。

    “修默……是你对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