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2章 这样的,也送来流产?
    上个月,纪思来满了十八周岁,朋友们起哄叫她去酒吧庆祝,当晚就喝多了等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了包间的套房里跟斯穆森发生了关系。

    后来,她休学一年进了斯氏基层工作,无意间发现老板是斯穆森,她不敢提这事,直到发现自己怀孕了。

    纪思来怕江雁声误会她是乱搞关系的坏女孩,她小声的解释:“我从来没有跟男孩子谈过恋爱的。”

    也就是说,纯着呢。

    江雁声看向了坐在身边异常冷静的裴潆,这事要纪思来没有骗人,等于是斯穆森趁姑娘家喝醉了就带上床给欺负了。

    裴潆放在膝盖上的手指握紧了,她僵硬着语气,用了豪门贵妇最常见的一种方式来处理。

    “纪小姐,听你讲述的这些事,你家里可能缺钱用,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但是孩子你不能留。”

    纪思来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求助的看着江雁声。

    江雁声的气质很亲和,莫名的给人极其舒服的感觉,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姐姐会帮自己的。

    而然,江雁声没有想她预想的那般帮忙说话。

    纪思来深深垂下头,发生这样的事她不敢回家告诉父母,也没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去做出正确的选择。

    从咖啡厅去医院,一个小时就够了。

    路上,江雁声开车,而裴潆坐在副驾驶座上拿手机跟认识的一位妇产科医生联系手术的事。

    纪思来一直沉默,捏着支票。

    就连下车,也唯唯诺诺的。

    江雁声站在外面,语气没有任何的憎恶,劝道:“你一个18岁的女孩,有大好的人生,这个孩子生下来你无法给他完整的家,何必让他痛苦?”

    纪思来眼眶发红,颤着声说:“我怕打胎……以后会不会让我不能怀孕了?”

    “年纪小害怕是正常的,可是你做好一个母亲的责任吗?”

    江雁声没办法跟这个才刚成年的女孩子说过分的话,或许她表现的太无辜,像个受害者。

    可是真正最大的受害者,是裴潆吧。

    纪思来咬唇,纠结犹豫了一会儿,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我在公司有听说过斯穆森和他的妻子结婚多年都没要小孩,我,我不是说裴潆不能生……可能是她有她的舞蹈梦,我,我就不能给斯穆森生吗?”

    江雁声眼神微冷,问她:“私生子有这么好听?”

    纪思来一脸发白,当她看到不知什么时候打完电话,站在江雁声身后的裴潆时,顿时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裴潆一席白裙被风吹动,显得她身体过于单薄,身侧握着手机的手指在细微的颤抖,声音却很轻:“都安排好了,上去吧。”

    ……

    医生准备好了,手术室也空了出来。

    可是纪思来临时退缩了,她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连握着水杯的手都在发抖。

    江雁声看了皱眉,走过去对她,朝裴潆一指。

    “你了解过她吗?”

    纪思来抬眼,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裴潆,她眼神像是没有焦距盯着手术室的门,绝美的容颜上一片苍白,手指掐紧了手心溢出丝血也不自知。

    “她是宛城第一美人,着名的舞蹈家,也是慈善大使,她出身好,后天也努力,还懂得回报社会,这样美貌又一心照顾家庭的女人,你觉得自己哪一点可以拿出来跟她争呢?”

    纪思来被江雁声几句话就说得羞的抬不起头,紧张的直喝水。

    江雁声告诉她:“小妹妹,你碰上的是裴潆,她还能给你钱,带你到正规的医院,若是碰上我,相信姐姐没有哄骗你的意思,我会亲手把你肚子里的孩子打出来。”

    纪思来被她冷的没有一点温度的话吓得,脸色都苍白了下来。

    江雁声见吓到了小姑娘,低声轻笑:“没有一个女人是希望自己丈夫出轨,小三还登堂入室的,你说呢?”

    纪思来已经给了斯穆森发了条短信,她不想做流产手术了,想先看孩子的亲生父亲是什么态度。

    “废什么话。”

    妇产科女医生走过去,一手把她劈晕。

    江雁声双眸微睁,不可思议。

    连裴潆也被这一幕给弄愣。

    女医生叫护士过来扶起纪思来,对两人说:“手术同意书都签好了,她现在后悔还想挟子上位不成?”

    裴潆看着纪思来被送进了手术室,她内心很纠结,似有泪意在眼中涌动:“这样处理了纪思来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不好?”

    “是不好。”江雁声轻声说,可是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手术室门被关上后,守在外面的人是煎熬的。

    裴潆连站都没力气了,她坐在椅子上,一直握紧了江雁声的手:“我从来没想过我和他的婚姻会这么快枯萎死亡,难道……这世上就没有不会出轨的男人吗?”

    江雁声心底忽然一怔,认真的思考这句话。

    是啊,难道没有不会出轨的男人吗?

    裴潆脸上的笑容再也没有了,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即便她是听从父母的安排嫁给斯穆森,这些年也努力做好了一个妻子的角色。

    江雁声没办法去劝她想做女人要想开点这种话。

    对于她而言,男人身体的忠诚才是底线,从来没有什么精神的忠诚才最可靠,这样的话都是男人编出来骗女人的。

    裴潆会伤心,会绝望,却缺少了没有愤怒情绪。

    江雁声就更不能把自己的思想观念,灌入她的脑海里了。

    此时,手术室的灯突然灭了。

    明明说要半个小时,怎么几分钟就出来?

    女医生推门出来,摘掉口罩,指着坐在椅子上两个美丽的女人骂道:“你们怎么回事?来砸场的吧,送一个处女过来流产?”

    ……

    外面夜色昏暗,医院走廊也空空的。

    一阵稳沉的脚步声倏地从电梯方向响起,裴潆和江雁声同时转头,看到了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影出现。

    黑色西装衬得他身姿冷峻,气场强大,随着他迈着长腿走过来,周身也仿佛散发出了震撼人心的压迫感。

    “怎么回事?”男人嗓音冷漠,不带感情的口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