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3章 你男人好糊弄,我没他那个耐心哄你。
    莫名的,裴潆感到很局促不安,她低垂着纤长的睫毛不敢去看男人清冷的眼眸。

    她朝江雁声一看,无声的求助。

    “……”

    江雁声只好硬着头皮,对斯穆森陈述一个事实:“有个叫纪思来的女孩说怀了你孩子,我们带她来医院……检查。”

    不提打胎,算委婉的说法了。

    斯穆森黑眸狭长,先是盯了裴潆几秒钟,他才对江雁声的话冷嗤了一声:“别把我当成你男人糊弄,我没他那个耐心哄你。”

    江雁声一向就知道这个男人脾气跟霍修默不相上下,现在她想是错了。

    斯穆森比她老公讨人厌一万倍,真不知道裴潆怎么很他过的。

    “你别这样说雁声……”裴潆听了不高兴,终于敢抬头看他了,可是一触到他肃冷的眼神,又弱了下来:“是我让她陪我的。”

    斯穆森表情冷冷的,开口:“过来。”

    裴潆一双清美的眼眸巴巴的,也没听话就过去。

    直到江雁声对她说:“你跟他走吧,那女孩醒来,我送她回去。”

    “雁声,谢谢你。”裴潆对她充满了真诚的感激,她殊不知这样百依百顺听江雁声的话,让自己老公黑了脸。

    回到家。

    斯穆森将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扔,气势让裴潆跟上来的脚步迟疑了下。

    她垂着眸,浓密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两下:“我不是不信你啊,我……”

    没有说慌的习惯,她一骗人就脸红。

    斯穆森转身,高大的身影完全把她笼罩的彻底,深不见底的眼神盯着她,很让人无形之中感到压力。

    “好吧。”

    裴潆也不狡辩了,老实跟他认错:“纪小姐找来的时候,我做错了,我应该找你问清楚的。”

    “怕孩子威胁到你地位?”

    斯穆森一句话,让裴潆脸色微白,一双眼睛里的黑漆漆眼珠定定看着男人冷峻的脸孔。

    斯穆森神色阴云密布,冷漠逼仄的嗓音渗出嘲讽:“什么时候裴大小姐也会没自信了?”

    裴潆红唇微张,静静的沉默了下来。

    每次吵架,她就没有赢的可能性,还不如现在就选择和解,她有一丝紧张朝男人走过去,伸出白皙的手讨好的摸摸他脸。

    “别生气了好不好……”

    斯穆森大手倏地攥住了她纤细的手腕,眼底一闪而过的暗色,浓得逼人,动作强势的把她压在了沙发上亲。

    裴潆眼中闪烁起了惊慌的眸光,下意识去推身上的男人。

    斯穆森一手就把她手腕扣住反剪在身后,薄唇亲吻着她的脖子,另一只大手掀起她的裙子。

    “这里是客厅。”裴潆露出了一双秀长白皙的美腿,有些不自在的并拢,还紧张的看向佣人房间的方向。

    斯穆森挑着眼皮,声音沉哑:“不会有人出来。”

    裴潆半推半就的,她太宠他了,当男人大手分开她的腿要压下来时,突然想起了什么,还是有些不配合的扭动着身子:“你,你没戴……”

    斯穆森精壮结实的身躯伏在她上方,呼吸粗重,低头,盯着她:“做不做?”

    裴潆被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也敏感了,可是她还是坚持要他做措施才肯。

    斯穆森眸色暗沉阴鸷,大手掐着她细腰,滚烫的身躯抵着,一寸寸地挤进去。

    “唔……”

    裴潆仰头,身体发紧放不开。

    男人试图想动,她汗水湿了秀发,痛苦的蹙起眉心。

    磨蹭了半天,斯穆森额际都渗出汗渍,顺着鼻梁滑落冷峻的脸孔,手臂青筋皆是暴起,刚要动,就听她喊。

    “好疼。”裴潆声音发颤。

    斯穆森看她这副脆弱委屈的模样,也顿时失了兴致。

    他紧绷着肌肉的身躯倏忽从她身体下来,修长的大手穿好裤子扣上皮带,冷着脸上楼。

    裴潆连忙的把裙子穿好,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沙发,她抬头,看了看消失在楼梯口的男人身影,细白的牙渐渐咬紧了唇。

    卧室里。

    斯穆森坐在床沿,大手拿过烟盒点燃了一根烟,他面无表情的整个轮廓无不彰显出此刻阴沉的情绪。

    门外,走廊上传来了女人轻轻的脚步声。

    裴潆拿了一盒生计品进来,看到了男人心里有点犹豫,不过还是鼓起勇气走过去。

    斯穆森抽烟,把她当空气。

    裴潆低垂的眼睫毛掩去了慌乱的羞意,她在他健硕身躯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指去慢慢地解开他西装裤的金属扣皮带。

    这种事,她不是第一回做了。

    可是,每次裴潆都会忍不住手抖,呼吸微乱,给他戴的手法很生疏,足足花了一分钟。

    裴潆手心被烫的仿佛伤了肌肤,仰头,无辜地看着男人脸色,声音细细:“好了。”

    斯穆森眸色沉凝几分,夹着烟的大手略紧绷。

    裴潆咬住嘴角,迟疑片刻,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然后伸手,碰到他结实的胸膛,轻轻一推。

    两人倒在大床上。

    一阵天昏地转,男人强势地把她压在了身躯下。

    这次,裴潆尽量放松身体,忍着身体不适应的淡淡痛楚,红唇还讨好亲了亲他冷硬的下巴。

    斯穆森低首,性感的薄唇吻住她的同时。

    重重的,彻底的顶了进去。

    晚上十一点了。

    裴潆先去卫生间洗澡,然后裹着浴巾出来,她趁着斯穆森去冲洗的这点功夫,拿起手机给江雁声发了一条道歉短信。

    今天本来是约她逛街喝茶的,没想到到头来还麻烦她帮忙。

    江雁声送完了纪思来回家,也搞清楚了女孩子生物课没学好,又买了劣质的测孕纸,才会误以为自己是怀孕了。

    她晚上歇的早,第二天起床才看到裴潆发来的消息。

    江雁声坐在餐桌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跟裴潆微信聊天,她又点开通讯录,想了想,便把霍修默的号码从黑名单拉出来。

    他生日那晚打了几个电话进来被拒接了,也没再打了。

    江雁声咬了下唇角,算了,不联系就不联系吧,她一个人在家更自在的。

    吃完早餐,江雁声就出门去约人逛街,接下来大半月都是这样过的,她没人管,也不去管谁。

    每天不是和南浔购物做美容,就是和裴潆约一起喝下午茶,从来没打电话去问霍修默是早就回宛城借住在朋友家,还是在美国一直没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