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5章 交公粮让你检查一下!
    下午,六点多。

    江雁声开车回到别墅,也没去理佣人上前问要不要准备晚饭,踩着高跟鞋直接上楼。

    她从衣帽间翻出一个29寸行李箱出来,将衣柜里的衣服都塞了进去,不多,之前她就没有把小公寓的衣服用品全部搬过来,一个行李箱够了。

    江雁声都装好了后,又拿了透明的包装袋把卫生间瓶瓶罐罐的打包,只要是她的东西,一件不留。

    就连搁在洗手台上的男士胡须刀,这也是她买的。

    江雁声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不要了。

    整理好后,她提着行李箱下楼,还没走出别墅大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入了进来。

    一个多月没见一面的男人,迈开长腿从车上走下来。

    他穿着灰色质感的衬衫,修身款,臂弯里夹着一件西服,修长的大手插在黑色西裤口袋里,一身矜持稳沉的气质,添了几分的风尘仆仆。

    江雁声眼角微涩,想到他和梁宛儿的那点事,手指攥紧了行李箱的拉手几分。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上本来没什么表情,当看到她这副离家出走的架势,略沉了几分。

    “天快黑了出门做什么。”他抿紧的薄唇轻扯,口吻平静。

    江雁声没搭理他的话,板着脸走下台阶。

    当经过男人的身侧时,就被他伸来的大手拽住了胳臂。

    霍修默一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把行李箱抢了过来,不由分说就朝别墅走进去。

    “你别碰我。”江雁声情绪暂时还能在被控制的范围内,就算吵架也不想在他的地盘上,手腕扭动着要从他大手里挣脱出来。

    霍修默步伐一顿,转身,突然将她横抱了起来,迈开长腿走到客厅里。

    江雁声来不及叫出声,便被他放在沙发上。

    “坐好。”霍修默大手按住她的肩头,就算想起身也敌不过他的力道。

    江雁声黑色的长发落在肩头两侧,衬得一张精致洁白的脸很寡淡,凉静的眼眸定定看着眼前的男人。

    霍修默眉头紧皱,长指解开了衬衫领口的几颗纽扣,才开腔问她:“闹离婚还没闹舒服不是?”

    听这语气,就像是自己妻子无理取闹一样。

    江雁声眸色微冷,心中升起一股怒气。

    “我现在出差回来很疲惫,没让你伺候我,也别闹脾气了ok?”霍修默低沉的男声缓缓溢出薄唇。

    他还有脸跟她讲理,江雁声气的身子直发抖,想也不想就扬手朝他英俊的脸扇去。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客厅骤然的响起,霍修默结实的挨了一耳光,清晰的五根手指印在了上面。

    气氛一瞬间僵持起来。

    他沉着脸,死死盯着这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女人。

    江雁声打了他一巴掌,心底说不出的痛快,红唇扯出嘲弄的冷笑:“出一趟差能有多累呢?不是有佳人相伴着吗?”

    霍修默一字一句,声音冷沉:“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江雁声胸口被堵的像喘不过气,冷静的呼吸了几下,最终还是觉得没法忍,扬手,用尽了力气又朝他扇了一巴掌:“我现在不想听你说一个字,你给我闭嘴!”

    霍修默连续被打两次,这辈子他还没被女人这样打过,就连他的母亲都未曾,眉目间浮现出了薄薄的戾气,在极力控制住浓重的怒气。

    “江雁声,你别越演越烈……”

    “啪!”

    江雁声又一巴掌扇过来,打断他的话:“不然你还想怎样?”

    霍修默修长的大手攥紧成拳,凛厉的怒意爆发了出来,倏地,将她整个人都从沙发上拽起来。

    江雁声见他把自己往楼上拉,挣扎的厉害:“你放开我……霍修默,你自己出轨还有理是不是。”

    霍修默怒极反笑,大手一搂把她强抱紧卧室,扔在了床上。

    他挺拔高大的身躯堵在床沿,长指利落解开衬衫,露出了一大片结实性感的胸膛。

    “你做什么!”

    江雁声瞪大眼眸,一丝怒意和震惊划过。

    霍修默面无表情地把衬衫往地板一扔,又开始解皮带,语气阴沉:“你不是怀疑我在外面搞女人?那就交公粮让你检查一下。”

    江雁声没想到闹僵这份上了,他还有心情做。

    她反应极大,心底愤怒的同时又掺杂起了委屈的情绪,他这算什么?两个女人里外换着睡?

    “姓霍的,我要跟你离婚,你不许碰我!”

    霍修默气势危险的直逼上来,大手攥住她的细胳膊要往身躯下拽,低首的一瞬间,女人扬手又扇了过来。

    啪一声。

    他闪躲不及,眼神阴沉不悦的快溢出来。

    “江雁声,你还打上瘾了?”

    江雁声倔强的仰着头看他,就算手腕被捏的生疼,也不肯示弱半分,咬着牙说:“我见你这张脸一次就打一次,你有种就把我赶出去。”

    “赶你?”

    霍修默咀嚼这这两个字,从深喉间溢出了阴冷的笑:“没上你够你,不是便宜了你。”

    “你!”

    江雁声脸上一顿,挣扎间就被他强势地摁在了床上,身上这件绿色的长裙也被男人大手无情的撕开。

    霍修默胸膛内的怒气横烧,一见面就被气的不轻,也没欣赏她今天艳丽的装扮,现在低首想吻她的时候,眼神才注意到她唇上艳色的口红。

    他脑海中立马就想到她趁他不在家,打扮的光鲜靓丽给哪个男人看?

    江雁声趁着男人失神的一会功夫,扬手打他。

    “滚开,少恶心我。”

    霍修默冷峻的五官上,女人五根手指清晰鲜明的印着,他也不闪躲,就让她打,伏在她的身子上方,大手扣紧了她纤细的腰肢,将沉重滚烫的身躯用力的抵了上去。

    “啊!”

    江雁声双腿被分开,身子因为他激烈的动作而发颤不止,细白的牙齿咬紧了下唇,眼泪渐渐的溢出了眼角。

    霍修默呼吸粗重,一个月没做了,差点就被她娇叫得缴械投降。

    他喘息了几口气,俯低身躯,薄唇带着灼人的湿烫去吻她的脸颊,女人刚要动,就哑声低喝了一声:“别乱动。”

    江雁声略略吃疼,挣扎着想推开他,而男人却死死的按住她的身子,气得想杀人,扬手又朝他狠狠的扇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