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6章 被老婆打其实也不丢人吧?
    “啪!”

    一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力道不小,让霍修默冷了神色,阴沉沉的盯着身躯下的女人,动作,重重的朝她一撞。

    “啊。”

    江雁声微微仰头,疼得背脊崩的很直很紧。

    霍修默身躯撞了她好几下,她让他疼一分,他就让她疼十分,低低怒道:“打我一次就弄死你一次,你试试!”

    江雁声咬紧了嘴角隐隐发白,一双渲染着愤怒的眼眸瞪他,扬手往他脸再补上一巴掌,自己明明都疼得倒吸气,还不忘气死他:“我就打了!”

    霍修默抿紧薄唇,从牙缝里挤出深冷的两个字:“很好!”

    ……

    一场激烈的运动下来。

    江雁声也数不清她手朝霍修默的脸招呼了多少次了,每打他一巴掌,就被他死死的摁在床上弄一顿。

    等彻底结束后,窗外天色黑漆漆的,一丝丝凉意透了进来。

    江雁声冷着一张潮红的小脸,伸手把伏在她身上的这具强健结实的身躯推开。

    那举动,带着不言而喻的嫌弃。

    霍修默气息粗喘,一双阴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她,显然,沉重的怒气半分都没有减退。

    江雁声也不看他的脸色,掀开被子下床。

    “你敢走出去一步!”男人低沉暗哑的嗓音极具警告力传来。

    江雁声眼角很红,可是却一滴眼泪都不落,她抿着红肿的唇开口:“怎么,去洗澡也碍到你霍大总裁的眼了?”

    霍修默听到她语气静静的,像极了隐忍着要哭的冲动,他靠过去,男性霸道的胸膛贴上了女人纤美的后背,汗渍的肌肤紧紧黏在一起。

    他埋首在她的脖间,轻轻嗅着她的体香,声量放柔,接近哄慰的意味:“打也打够了,还气?”

    江雁声连扯唇假笑都没力气了,清楚告诉他:“要有把刀,我连杀了你的心都有,你说呢?”

    霍修默哄她:“嗯,你会。”

    “所以别在惹我,放开!”江雁声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他,做一场爱就和解这种事,从来都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

    霍修默手臂搂紧了几分她细腰,恐怕这时候放手,这女人气的更狠。

    他磁哑的嗓音溢出薄唇,掺着薄烫呼吸声洒在她肌肤上:“一个月的存粮都上缴了,还不能证明我清白?”

    江雁声转头去看他,勾起的唇角带着淡淡的讽刺弧度:“有心的话,少交一晚的量也能让你的宛儿怀上龙种,不是吗?”

    霍修默敛起疏冷的眉目,眸光盯着她的脸。

    江雁声脸上的表情极淡,这一整天都很不是滋味,没闹得他霍家天翻地覆就算她善良了,还跟她说些这种话。

    以为,她是稀罕他那点存粮?

    半响,霍修默抱起她的身子起身,淡漠开腔:“先洗澡。”

    江雁声本来就嫌弃一身的汗渍,她抿着唇不说话,任由男人把她抱到浴室里去。

    两人都冲洗了一遍,穿上了干净的浴袍。

    霍修默又重新抱着她回到床上,他手臂一直搂着她腰没松开,就连身体也要贴的很近,跟连体婴一样才舒服。

    江雁声是没心情讽刺他,不是很逞能离家出走吗?不是跑到美国出差,跟她冷战一个月吗?现在又一副离不开她的样子做戏给谁看。

    卧室台灯一关,漆黑安静了下来,霍修默大手伸去握住她微凉的小手,指腹捏了下又揉了下。

    就在江雁声要嫌烦的时候,男人的声线慵懒低沉灌入耳中:“没睡过梁宛儿,也没把存粮交一滴给她。”

    江雁声低垂着纤长的睫毛,对于这句话她还有些怔,分不清了他是哄自己,还是说真话。

    “那你老实回答我,你出差她是不是跟去了?”

    江雁声多少是对郭佳美几分了解的,那女人讨人厌是一回事,可是从小到大被她传出来的事,大多数都是真的。

    全心全意信任一个男人,这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是一件愚蠢的想法。

    霍修默眸色微暗,半响,才嗯了一声。

    江雁声听了胸口压制下去的闷痛感又出现了,微微开始挣扎不要他抱。

    “好了。”霍修默挺拔的身躯一下子伏在她的上方,低首,薄唇亲了亲她不高兴的小脸,低哄着:“她来美国找我,出了点情况,在国外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我出差,也不是只待在美国,这段时间飞了几个国家,近期才回国。”

    江雁声睁着眼眸盯着他,对视上男人幽深的视线,像是要从他眼中看到真相一样。

    霍修默眉头一皱,问她:“你就这么不信我?”

    江雁声被他质问的发愣,随后别过了脸,视线淡淡的看着窗外飘浮的窗帘,也不说话了。

    霍修默看好不容易把她给哄气顺了,薄唇亲了亲她的脸颊,嗓音更低柔几分:“我们和好了,嗯?”

    冷战了一个月,两人都不理谁。

    江雁声尽管心里还是不太舒服,在他主动示弱哄自己的时候,也没有继续闹情绪下去。

    霍修默见她眉心淡淡的蹙着,眸色沉了沉,薄唇轻扯道:“明天我让李秘书把出差行程机票给你检查。”

    江雁声假装什么都不在意,闭上眼睛睡觉。

    她也不管男人视线在脸上注视了多久,被他蛮横的折腾了一晚上,说身子不酸痛不累是假话,早就想睡了。

    霍修默低头,去亲了亲她的脸颊,也不在没完没了的去骚扰,以免又不知道哪里踩到她尾巴,动不动就炸毛给你看。

    次日,早上起床。

    生物钟作祟,江雁声和霍修默都醒的很早,她睁开朦胧的眼,就看到了躺在身侧的男人。

    他迟醒一分钟,英俊的五官被窗外折射进来的淡金色光晕笼罩,完美的脸廓柔和几分,俊挺的鼻梁之下绯色的薄唇抿着,睡的很沉。

    江雁声小脸凑近了看,发现他脸庞上的手指印已经淡没了,而被指甲刮破的抓痕还在,就在下颚处,三条细长的。

    “这么喜欢看?不考虑亲一下?”男人慵懒低沉的嗓音骤然响起,他紧闭的双目还没睁开,薄唇已经勾勒出了一抹弧度。

    江雁声略心虚,掀开被子就下床。

    被老婆打其实也不丢人吧?真希望今天不会有人从他脸上看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