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9章 霍修默,我要被你气流产了!
    霍修默一碰她,就开始哭。

    明明是倔强的不爱掉眼泪的女人,这会儿像再也忍不住了,洁白的小脸挂满了泪痕,哭的一抽一抽的。

    男人再大的怒火,都被她哭灭了。

    “你这话说了要负责任,我什么时候找外面女人发泄过?”霍修默长指将她下巴捏起,眸色沉沉,低沉的男声明显没了怒意。

    江雁声眼眸又红又肿,连视线都被泪水模糊了几分,她不想看这张脸,不然又忍不住一巴掌扇过去。

    “你不拿她身体发泄你养她?你人傻钱多吗?”声音还带着哭腔,怎么都止不住,委屈的不行。

    霍修默被她吃的死死,手臂抱着她哭的颤抖的身子,低声去哄:“先把眼泪止住,不许哭。”

    江雁声哭的更厉害了,哽咽着一件件细数他的恶行:“梁宛儿出狱开始,我就要跟你离婚,是你一口咬定我把你强上了,还要告我,就是不离婚,好,那你还养她?霍修默,谁才是你老婆?”

    霍修默抿紧了薄唇,被她质问得太阳穴突突的发疼。

    哭了会,江雁声抽泣了两声,眼泪没有掉了,表情却冷了下来:“我这边给你准备丰盛的午饭送公司去,你呢?跑去陪你小情人了,还谈离婚的话题?好啊,你要离婚现在就去,趁着民政局还没关门。”

    “江雁声!”

    “叫什么,我听到了。”江雁声抬起手背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把伏在身上的男人推开。

    她哭的太狠了,这会肚子感觉有点疼。

    霍修默以为她气的要走,手臂伸过去抱住她的身子:“你也打我了不是吗?”

    “你不该打?”

    江雁声转头看他这张可恶的脸,咬字清晰说:“还有下次,我还打!”

    霍修默脸色一沉,大手捏了下她腰:“那我就操的你哭。”

    说有颜色的话,谁说的过男人?

    江雁声闭嘴,皱着眉去推他。

    霍修默抱着不放手,埋首在她的脖子间,薄唇去摩擦着她的肌肤,淡淡的女人香让他有些沉迷。

    熟悉的男性气息喷在颈侧,让江雁声身体一瞬间僵硬了下,手指一根根捏紧,定了定神,她抿着唇开口:“你一天不解决了梁宛儿一家,我是不会让你碰。”

    霍修默俊眉轻皱,薄唇轻啃了她一下,声音低低道:“她出了点事我没骗你,别墅给她住,以后我不会去看她,这样可以吗?”

    江雁声安静了半响都没说话。

    她心脏有一些些泛着酸涩,就好像不管怎么样都无法让这个男人丢下梁宛儿不管。

    那种疲惫的感觉,是从心底散发遍全身每个角落,很累。

    “声声。”

    霍修默用低柔的腔调叫她,感性而动听,莫名的充斥着一股宠溺的意味。

    江雁声抿着唇瓣透着倔强的气息,眼红着看他。

    “不吵了,嗯?”

    霍修默长指揉揉她的眼角处,俯首,薄唇在她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没敢用力,这样的触碰却更让人能感觉到他的怜惜。

    江雁声眉心一拧,肚子又疼了。

    她伸手捂住了腹部,对这个男人说:“我要被你气流产了。”

    霍修默关注点却跟她不在一个线上,深色的眸子微微的闪烁,嗓音里似乎还带着某种期待:“真有了?”

    “你做梦呢。”

    江雁声在他去美国出差后来了一次例假,除非出轨了,肚子里才有一个。

    她心底大约知道什么回事,口头上不忘说他:“你这么气我,还想我给你生?霍修默,你脸大?”

    霍修默抿紧了唇,看她疼的发白脸色,也不计较了,抱起她要去医院。

    江雁声手指揪紧他的衬衫,不客气使唤他:“去卫生间。”

    “疼成这样,你还要洗澡?”霍修默脸色沉了下来。

    江雁声手痒,又想打他了,忍了忍暴躁的情绪,她深呼吸一口气,咬着牙说:“你应该庆幸之前没强行进去,不然让你浴血奋战!”

    霍修默身形一顿,这回听懂了。

    卫生间里。

    江雁声把身上的这件长裙脱下来,只穿着白色蕾丝的文胸,她低头,看了看nei裤,发现沾了点点的血迹。

    她换了一条新的,又垫好了卫生棉。

    抬头间,就看到了站在洗手台沿的男人,用一种深沉复杂的眼神直勾勾盯着她白皙的大腿处。

    江雁声也不避开他的视线,先前抱她进来,叫他出去了,这男人硬是要说怕她虚弱的滑倒,要看着才放心。

    她抿了下唇,看起来不再苍白了些,伸手把被血弄脏的衣物扔在洗手台里,拧开水龙头要洗。

    霍修默大手攥住她的手腕,皱眉:“不能碰冷水。”

    “哦。”江雁声心底对他有气还没消,也没什么好脸色给他看,声音淡淡:“那你洗啊。”

    霍修默薄唇抿着,不吭声了。

    江雁声似讽刺的一笑:“叫你帮我洗个nei裤就不情愿啊?亲的时候都没见你不情愿的。”

    霍修默沉凝了几分,盯着她:“我亲你那里了?”

    “旁边就不算吗?”

    江雁声一句话把他堵的哑口无言。

    情到入迷时,克制这种东西对于霍修默而言根本没用,他英俊的脸孔上呈现出了尴尬的情绪。

    “我就知道,你那点良知都心疼外面的女人去了。”江雁声扔了一记白眼给他,然后要将手伸到水龙头下去。

    霍修默长指抵着眉心,嗓音微哑:“出去。”

    江雁声浅色的唇角轻勾,对他很没诚意说了四个字:“哦,谢谢啊。”

    ……

    天黑下来。

    江雁声没什么胃口,喝了一份乌骨鸡汤就不吃饭了,她换了身舒适的睡衣,盘腿坐在阳台上听歌看书。

    霍修默去书房处理公事,九点多回房,看到她没跑到客房去睡,不动声色的把卧室的门反锁上。

    他去卫生间洗个澡出来,然后对她说:“睡了。”

    江雁声低垂着长睫毛,洁白小脸被落地灯折射下来的光芒照的柔和美好几分,她头也没抬一下,红唇轻扯:“过来抱我。”

    这语气,直接命令上了。

    “要我抱可以,给亲吗?”

    霍修默迈着长腿走到她的身前,居高临下看着坐在摇椅里的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