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0章 这么热情,早晚一天肾要被你玩虚
    江雁声把书本合上,仰着脸看他,微微的笑着说:“我记得还没跟你和好,你怎么有脸来索吻?”

    霍修默五官隐在了光线里有些阴暗不明,他被讽刺了也不怒,嘴角的笑意若有似无:“夫妻吵架床尾和,霍太太,你身体不能做,亲一亲还不让了?”

    “就说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没冤枉你么,为了哄女人什么没脸皮的话都说得出来。”江雁声将书搁在了茶几上,不要他抱了,自己站起来。

    下一刻。

    霍修默把她打横抱了起来,低头,嗓音低哑溢出薄唇:“怎么敢不抱你,我巴掌挨的还不嫌够?”

    江雁声也知道打他有点狠了,但是情绪上来了她控制不住有什么办法,于是抿着唇也不说话。

    霍修默三两步就走到了床沿,好生把她放到床上,扯过洁白的被子盖好。

    难得这样体贴,让江雁声还有一丝不自在。

    很快,他关了灯也躺到了上来,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男人手掌就放在她的腰腹,淡淡的热度隔着衣服源源传到肌肤上。

    江雁声动了动唇瓣,本来想让他拿开点,转头却看到了他双目紧闭,最后也没说什么,跟他闹了这么的情绪,也会累。

    卧室逐渐安静了下来,只听见细微均匀的呼吸声,原本沉睡的男人倏地睁开了双眼。

    他手臂抱着她纤细的身子不动,低首,幽深的眼眸注视女人恬静的睡颜半响,然后才靠近过去,薄唇先碰了碰她的唇瓣。

    江雁声没醒,纤长的长睫毛没有轻颤一下。

    霍修默薄唇移开一两秒钟,然后重新覆上去,含着她的唇瓣吻,一点点的深入。

    江雁声一整晚都没睡好的样子,在梦里好似听见了霍修默在她耳旁低低性感的喘息声。

    还有他炽热的大手沿着她身子的曲线上下摸着,当指腹要往腿侧摸去时,太过真实的触感,让她突然惊醒了过来。

    “霍修默……”

    江雁声轻蹙着秀,还没睁开眼就叫他的名字了。

    男人清冽熟悉的气息拂过了脸上,听见他说:“你分量有点多,沾了一床。”

    江雁声模糊的意识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她有些惊慌的睁大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霍修默低首,手臂还抱着她,眼底是高深莫测的一片暗芒,盯着血迹斑斑的一小片洁白床单上。

    江雁声尴尬地咬唇,抬头看了眼窗外,此刻天色已经天蒙蒙了,她来例假还是头一回碰上弄脏床这种事。

    霍修默没让气氛僵持太久,他下床,丢下一句话:“我去找裤子给你换。”

    江雁声抱着被子也坐起身,趁着他不在的这会儿,也连忙翻找了一床新的被单出来,把弄脏的换下来。

    没过一会儿,霍修默的声音就传来:“江雁声。”

    江雁声不知道他喊什么,表情茫然的走过去,却看到站在衣柜前的男人,一只修长的大手捏着透明性感的布料。

    “……”

    江雁声脸,瞬间就红了。

    霍修默望着她,眼神幽深不见底:“上次专门趁我不在家买的?”

    江雁声表面装出很淡定的样子,等男人又从衣柜里翻了红色的,深黑色的,白色的一件件都拿出来。

    她不太淡定了。

    霍修默长指轻勾着,低低冷嗤:“这么热情,早晚一天肾要被你玩虚。”

    江雁声板着小脸走过去,伸手去抢:“又不是给你看的。”

    “你还想给哪个男人看?”霍修默大手攥住她的手腕,往怀里一拽,然后把她压在了衣柜前,用这条透明性感的睡衣比划了下她。

    江雁声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跃跃欲试的光芒,立即打住他:“霍修默,你想也别想……我还跟你生气着。”

    可惜她那点小脾气,男人根本不当一回事。

    霍修默高大的身躯压着她,低首,薄唇亲了一口女人白皙的脸颊,把这些透明的性感睡衣都收了起来。

    在江雁声惊讶的目光下,他语调不紧不慢道:“我先替你保管。”

    “你别告诉我,你还想藏起来?”

    霍修默看着她,唇角的笑意变深了几分:“为什么要藏?锁保险箱里不是更安全?”

    江雁声一字一字重复:“你还要锁保险箱?”

    “不然被你找出来扔了?”

    霍修默不跟她聊下去,迈步走出去。

    接下来,一整周时间。

    江雁声来例假不想出门,每天都待在别墅里,她对霍修默的态度更是冷冷淡淡的,没有多少热情。

    而这个男人似乎从来都看不懂她脸色,每一天晚上睡前都会问她例假结束了没有。

    江雁声一看到霍修默的眼神,就想到了被他锁到保险箱里的性感睡衣,她不知道骂了他几回了。

    梁宛儿的事还没给她一个满意,还想睡她?

    江雁声真不知道该笑他傻白甜,还是反思自己太好欺负了。

    周二,霍修默照列去上班,她睡到自然醒,去卫生间洗漱,换卫生棉时发现已经完全干净了。

    她抿了下唇,穿好衣服。

    下楼吃饭时,刚好霍夫人的电话打进来。

    “声声,你快过来一趟啊。”

    “妈?怎么了。”江雁声拉开椅子坐在餐桌上,不紧不慢的,准备天大的事也要先把肚子填饱。

    霍夫人说她:“还怎么,你老公外面的女人挺着肚子找来了,你还问怎么了。”

    江雁声手指去握勺子的动作一顿,安静了几秒钟,带着轻笑的口吻:“妈,你要说有个女人领着孩子找爹我还能信,挺着肚子不会吧?”

    “我还会骗你?”霍夫人音量一下子拔高了。

    江雁声情绪不是很能控制的了,当初在裴潆误认为丈夫出轨这件事上,她作为旁观者,看着没觉得什么。

    可是,轮到自己身上后,现在似乎挺能理解裴潆的心情了。

    愤怒的情绪怎么会没有呢,不过是心底在极力的去克制着,想给自己保留下最后的尊严,起码让人看起来她还有理智和冷静在,不至于搞得那么狼狈。

    江雁声纤长的长睫毛掩下,看不清眼底的真实情绪,声音很轻:“妈,她是不是姓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