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0章 姓姬!心理学专家?
    宽敞的办公室。

    男人尊贵挺拔的身形站在办公桌前,他把一瓶装着维生素的药放在桌上,低首,从裤袋里掏出女人性感的柔软布料,大手整齐叠好,然后放进了第一层抽屉里。

    霍修默眸色几许浮沉,定定的盯了半响,才关上。

    他优雅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机给霍太太发了条短信:【蕾丝花边,很性感,我喜欢。】

    一条短信刚发送成功,又发了一条过去:【我让人裱了起来,挂在办公室里。】

    霍修默神色深沉,好看分明的长指把玩着黑色手机,等了几分钟,也没见有短信和电话进来。

    他不甘寂寞一般,又发了条短信给江雁声:【霍太太,你胆子是越来越肥了嗯?敢往我口袋里塞这东西。】

    十分钟过去。

    江雁声依旧没有回复,就好像根本不怕会被裱起来示众一般。

    霍修默把手机搁在一旁,开始处理公事,也没在发短信骚扰她。

    下午。

    霍修默三点前去国际酒店的会议室竞标,之后,他单手插着裤袋,和一群西装笔挺的精英人士走出来。

    李秘书目光时不时的朝霍总身上扫去,又迅速的把目光移开。

    不知为何,经历了中午的事,他现在只要一看到霍总手插着裤袋,就有种是在偷摸太太nei裤的视觉感。

    想想,他都快不忍直视霍总那张英俊到完美的脸了,神色多正经稳重啊。

    霍修默深沉的眼神突然扫了过来,惊的李秘书赶紧装出献殷勤的样子。

    “霍总,电梯来了。”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迎面一个俊美如斯的男子缓步走出来,他沉静淡然的眼眸看到了走廊上的霍修默,步伐停下。

    两个气场不一却都强大的男人,无声的打量着彼此。

    “好巧。”

    他这个巧字,是用来形容两人穿的银白色西装撞衫,颜色到款式都是一模一样。

    霍修默淡漠颔首,便迈步走进电梯。

    “我姓姬。”姬温纶温淡的声音缓缓传来。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一顿,转过来,深沉的眼眸微微眯起。

    姬温纶从容将自己名片递上。

    李秘书见状,说道:“心理学专家?你想把自己介绍给霍总做什么?”

    姬温纶眸色敛着似笑非笑的光泽,低缓道:“霍先生有空的话,一起出来喝杯酒。”

    李秘书默默地想,谁没事愿意和精神病医生出来玩啊。

    霍修默好看的手指将名片接过,薄唇溢出二字:“姬先生,幸会。”

    ……

    走出国际酒店,李秘书询问:“霍总,是回公司?”

    霍修默上车,还没吩咐就被来电铃声打断,他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联系人是梁倬杰。

    没有去接,很快又打了第二通进来。

    霍修默接通,声调淡漠:“有事?”

    “霍大哥,你快来救救我姐吧,她怀孕了也瞒着我们不说,想偷偷弄掉孩子,差点没从楼梯滚下来摔死,我爸知道了要赶她出家门。”

    梁倬杰把霍修默当成了救命稻草一样,求助道。“我也救不了我姐,她会死的。”

    霍修默眉头皱起,沉声:“让你父亲接电话。”

    “我爸去接待冯州龙了……”梁倬杰这句话没说多久,电话那边似乎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整个人震惊到了。

    “霍大哥,你快来啊,冯州龙说我姐怀的是他的孩子,现在就要把我姐带回家养胎,怎么办?我爸同意了,冯州龙会家暴我姐,霍大哥,救命!”

    霍修默挂掉梁倬杰的电话,神色有些难看,对李秘书吩咐:“去梁家。”

    李秘书也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内容了,前去梁家的路上,他还在想,对梁小姐施暴的歹人怎么会是她未婚夫?

    梁家。

    客厅里,女人低泣声哭不断,披散着头发跪在地上,一张小脸被打的红肿起来。

    梁诚坤面色很差,本来他还打着把女儿赶出家门,逼得霍修默去收留的好算盘,谁知道冒出一个冯州龙来了。

    “丢人啊!我梁家怎么会养出你这样没脸没皮的女儿。”

    冯州龙在一旁乐呵了,谁当爹不高兴?

    “梁老,我看你别骂了,还是趁着宛儿肚子没大就把婚礼办了吧,我无所谓啊,就由你家来操办。”

    梁诚坤一听这话,眼睛冒火。

    冯州龙这话说的意思,就是连之前商议好的百万聘礼也不给了?还要他梁家出钱办婚礼?

    “爸,我不要嫁。”

    梁宛儿惊恐的抬起头,绝望的哭求,打死她都不想嫁给冯州龙这样会家暴好赌的男人。

    要冯州龙愿意出聘礼,梁诚坤还会点头,要他白送女儿倒贴钱,顿时心里也就不乐意了。

    他所作思考的样子,这时候才知道要扮演起了慈父了:“做父母的最希望看到子女婚姻能幸福,宛儿要不愿意嫁就……”

    “梁老,你该不会是想打掉我的儿子吧?”

    冯州龙出声打断梁诚坤,放下狠话:“你要杀我儿子,逼急了我也杀你儿子!”

    梁倬杰在一旁,听到这句话简直怒不敢言。

    同样梁诚坤也气,手抖指着冯州龙:“你,你把我家女儿就这样不明不白欺负了,还有脸说。”

    冯州龙坐在沙发翘着二郎腿,别提有多嘚瑟了:“没办法啊,有人给我支票让我管好你女儿,我拿钱办事,谁叫你女儿敢背着我偷男人!”

    梁宛儿猛然抬起头,眼睛瞪得很大,情绪激动的质问他:“是谁!冯州龙,是不是江雁声叫你这样对我?是不是她!”

    冯州龙阴冷发笑:“想被霍修默上,没想到被我上了,宛儿,是不是很刺激啊?”

    梁宛儿被打击垮了身子一般,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她眼底折射出来了极其愤恨的光芒。

    怪不得……她就说江雁声怎么可能真的把她接到家里安胎,怎么会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看做是霍修默的。

    江雁声一定是早就知道了,还跟她装,还玩她!

    冯州龙摸摸下巴,笑的猥琐:“也没想到老子能力超凡啊,一次就中奖,早知道去找霍修默老婆邀功去!”

    “你!”梁宛儿所有的愤怒就快要爆发出来时,她突然看到门口处,眼中亮起了希望的泪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