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2章 一百八十个未接来电。
    梁倬杰说出让霍修默离婚这句话,梁宛儿就知道触碰到了男人的底线了。

    她眼看着霍修默神色变得阴沉一片,急于是弥补什么:“修默,我弟弟年纪还小,他说什么你不要听。”

    霍修默腔调很淡漠:“十多年来我平时会照顾你们梁家,到底处于什么原因你们心里清楚,情分也有被耗尽的一天,没有下次。”

    他决绝的一句话,让梁宛儿整个人听了发愣,泛白的唇颤抖着开口:“修默,你不管我了是吗?”

    霍修默视线扫了一眼冯州龙,以及梁家父子,薄唇溢出的嗓音缓慢的响起:“你不愿意生,李秘书会给你安排医生做手术。”

    也就是说,后面嫁娶的事,他是不会插手去管。

    说完,霍修默转身,迈步径直走出去。

    梁宛儿瘫坐在原地绝望的痛哭,也换不回来他的一点怜惜,脑海里全是他无情冷漠的话。

    ……

    在霍修默回都景苑的路上,江雁声先前挂了电话后,就拿包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姬温纶的别墅。

    她走到宽敞的厨房里,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喝,用来缓解自己的情绪。

    江雁声可以百分之百笃定自己没有让冯州龙去侮辱梁宛儿,可是,她却对另一个自己毫无这样的自信。

    甚至,她在挂了霍修默的电话那刻起,就质疑了是不是真的吩咐过冯州龙干这种阴损的事。

    她一手堪堪不稳的扶在台前,呼吸声很急促。

    “呼吸不要急,深呼吸几口气。”

    姬温纶穿着白色圆领毛衣,浅灰色居家长裤出现在门口处,通身一股骄矜的气质,他修长的手指清缓敲了几声墙壁。

    每敲一下的节奏,江雁声呼吸就跟着响声深吸一口气,在慢慢的呼出。

    反复了三分钟,她快控制不住的情绪也平复了下来,眼眶却红了。

    姬温纶迈步走过去,抬起雅致的大手握上她瘦弱的肩头,声音清润:“好受点了?”

    江雁声沉默的点头,眼角处溢着泪珠迟迟不砸掉下来。

    姬温纶低眸,打量了她久良:“你在害怕?”

    江雁声心底最深处坚守已久的防备线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彻底的崩塌了,她手指带着凉意一把抓紧男人修长的手腕,红唇溢出的声音格外的苦涩:“温纶,我会死吗?”

    她从发现自己变成一个神经病开始,就无时无刻不想着扼杀掉了一个自己。

    可是,这种想法越强烈,她就像个恶魔一样紧随着自己。

    江雁声发现她根本甩不开,也逃避不了。

    “不会。”姬温纶语气笃定的告诉她:“另一个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心态是畸形的,她只向往纸醉金迷的生活,无法去面对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所以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想取代主人格。”

    江雁声双眼中饱含着很压抑的痛苦,几乎让她窒息:“温纶,她背着我做了很多坏事,我好像病的太久了,好怕一醒来就看见自己满手沾着鲜血,再也无法洗清。”

    “你不会。”姬温纶手臂倏地收紧,将纤弱的女人抱入怀中,低醇的嗓音在她头顶温柔呢喃:“她也不会,相信我,你们都不会。”

    江雁声将脸埋在男人的胸膛前,眼睛刺痛难忍,泪水终于一颗颗无声的砸落下来:“我读过你的书,你在书里说过当一个人的心中充满了黑暗,罪恶便在那里滋长起来,有罪的并不是犯罪的人,而是那制造黑暗的人,我与她,我就是制造黑暗的那个。”

    所以,罪恶的一切都会有她来承担,她才是罪魁祸首。

    一个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女孩转变成了一个神经病的过程,江雁声记不太清了了。

    她当终于发现自己与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是14岁那年。

    郭佳美恶毒的语气,肆意的讽刺她母亲跟野男人跑了,还打她,想拿玻璃割破她的脸,称是为了她着想,以免长大了也学母亲乱勾搭男人抛弃家庭。

    过程,如今她也记不清了,只清楚记得那种愤怒的感觉占据了理智,等意识彻底清醒后,面对的已经是郭佳美那张面目全非的脸了。

    这些儿时的往事,一幕幕的闯入江雁声的脑海中,她很痛苦,脑子像要裂开一样的疼,渐渐的就好像置身在黑暗里孤身一人度过了很久。

    等再次睁开眼后,她已经躺在了一张舒适的沙发上,身子盖着温暖的棉毯,旁边还点着檀香。

    江雁声坐起身,脑袋晕沉沉的。

    “喝口水。”

    姬温纶优雅的坐在一旁沙发看书,见她醒来,倒了杯温水过来。

    江雁声茫然的接过,低头喝了几口,等缓过神来,她抬头间,发现窗外夜幕早就降临了。

    “我睡了多久?”

    姬温纶矜贵的声音扯出薄唇,告诉她:“一个小时十五分钟零三秒钟,江女士,很不幸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期间你丈夫打了一通电话过来。”

    江雁声指尖不自觉的捏紧了玻璃杯,表情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谈笑男人:“你接了?”

    姬温纶勾唇笑的优雅:“没有。”

    听到这两个字,江雁声内心瞬间就松了一口气,没接就好。

    然而,她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出声问他:“就打一个电话?”

    以霍修默的臭脾气,一个电话没打通,他会把自己电话打没电才罢休。

    “嗯,我忘记说了。”

    姬温纶修长白皙的大手将手机递给她,另外,声音缓慢道:“我拒接后,帮你关机了,不用谢。”

    江雁声动作一顿,有股掐死姬温纶的冲动。

    拒接已经了不起了,还关机?

    从姬温纶的别墅离开,已经八点多,江雁声在路边打了出租车,在路上,她把手机开机,一百八十个未接来电显示了出来。

    江雁声低垂着眼眸,视线落在屏幕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回拨过去。

    都景苑。

    江雁声走进大门,连鞋子都没换下来,踩着高跟鞋到客厅,看到佣人就问:“霍修默呢?”

    佣人正在擦桌子,看到太太回来了,悄悄的指了指楼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