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3章 闹情绪还要老婆哄,我哄啊!
    书房内。

    厚重的窗帘被拉拢上,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连灯也没打开,当江雁声端着一份晚饭推门进来后,就看到了沉寂中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前,修长的手指点燃着一根烟。

    她尖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而霍修默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江雁声等适应了漆黑的四周后,才关上门。

    走廊的一丝灯光也隔绝在外,她走过去,将晚饭搁在桌面上,主动打破书房内安静的气氛:“佣人说你没吃饭?”

    霍修默不理她了,英俊精致的五官隐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只有点燃的烟头在亮起时,偶尔睹见他冷硬的下巴轮廓。

    江雁声眼神平静看着他,两人就这样僵持了起来,片刻,她红唇微抿,绕过书桌走到他身旁。

    这下,霍修默终于有反应了。

    “出去,现在不想见你。”他淡漠开腔,抽烟的缘故嗓子有些哑。

    江雁声却不听他的,伸手将男人手臂抬起,坐到了他大腿上。

    这个突然的举动让霍修默深沉的眼眸划过了讶异,很快就被掩去。

    他视线盯着怀里的女人,冷漠道:“你做什么。”

    “某个三十岁的大男人了,闹情绪还要老婆哄,我哄啊!”江雁声去把台灯打开,橘暖色的光线一下子照亮了四周。

    她抬头,看着他完美如神祗般的面容,轻声问他:“我哄,霍修默你给哄吗?”

    霍修默视线带着几分阴鸷,从她洁白的小脸渐渐移下来,在女人领口处停顿几秒钟,才开腔:“江雁声,我现在很生你气,更想把你脱光压在书桌上,你想哄我?给我上吗?”

    江雁声被他这段羞耻到极点的话给怔住了,好半天,她压下异样的情绪,尽量表现的很淡定的模样,慢悠悠的说:“哦,但是呢,我觉得先补充体力在说吧。”

    她说完,就伸手端过了盘子。

    霍修默大手倏地掐上了她的腰肢,沉声提醒:“你知道,我只想让你身体喂饱我,不想吃这个。”

    江雁声还拿着碗筷,可怜巴巴的看着脾气差劲的男人:“可是,我今晚还没吃饭,肚子饿。”

    霍修默定定盯着她看,越看女人就装的越可怜,他冷笑:“出去浪到天黑才回家,你会没吃饭?”

    “我心情郁闷嘛。”

    江雁声试图学着撒娇来平息他怒火,讨好的用额头蹭了蹭男人了紧绷的下巴:“老公,我们先吃饭好不好?你一口我一口啊。”

    霍修默扣住她腰间的大手一下子掐紧,拿她半点办法都没有。

    他面色很难看,语气却不自觉放柔了几分:“就你花招多。”

    江雁声眉开眼笑,红唇亲了他脸一下:“Sorry,我气不过你去梁家嘛,所以离家出走了几个小时,天黑了啊,我就乖乖回家找老公了。”

    她说话甜的腻出水,也不知道几分真意在里头,霍修默出奇的受用,看她浅笑盈盈的小脸也顺眼多了。

    江雁声见他脸色不再紧绷着,内心松了一口气。

    本来这事上,她有底气跟他闹一番,谁叫他去找梁宛儿的,难道就不会带她去吗?

    可是,谁又知道她会在姬温纶家睡了那么久。

    简直了,现在还要贴着脸去哄他。

    ……

    霍修默跟一个尊贵的少爷似的就坐在椅子上,也不动手,理所应当的让她伺候着喂饭。

    江雁声故意把肥肉夹给他吃,瘦肉留给自己吃。

    “你要瘦了,你妈该说我把你养的不好了。”她总是能找出理由来搪塞别人。

    霍修默也不跟她计较这些,大手漫不经心的揉着她秀发。

    江雁声喂了他一口米饭,心里在想真是比伺候儿子还难伺候,她以后要生的孩子也这样,都得拖出去打一顿起。

    等他吃的差不多了,她才开始吃。

    霍修默贴近她的耳朵,连带男性浓烈的气息也拂过来:“还要。”

    江雁声小口嚼着米饭还没咽下去,差点就卡住了,她脸颊皮肤下热意冒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她思想邪恶了,还是这句话本身就带着颜色。

    还要?

    听得他在故意像自己撒娇索要一样。

    霍修默薄唇含了下她软软的耳垂,低语:“没吃饱。”

    江雁声经不住他这种架势,作势要喂他米饭:“给你给你,都给你!”

    霍修默大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眼神灼灼的盯着她红唇,格外的意味深重:“要你嘴里的。”

    江雁声拿着筷子的手细微的颤抖了一下,很嫌弃他:“你好恶心。”

    男人沉声:“平时跟我接吻,怎么就没见你矫情?”

    “……”接吻和用嘴喂食能一样?

    江雁声故意当着他的面,把嘴里的米饭咽下去,挑眉说:“吃完了。”

    霍修默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目光仿佛就等着她继续好吃。

    江雁声被这样盯着还能吃的下去?她捧着碗就要站起来。

    男人手臂先一步勒紧她的细腰,重新把她禁锢在了怀里,嗓音低沉霸道的传来:“就坐这吃。”

    “霍修默!”

    江雁声羞恼了,用漂亮的眼睛瞪他。

    霍修默无动于衷,他嗓音低缓陈述一个事实:“你没吃几口就饱了?是不是跑出去跟哪个野男人吃饭了。”

    江雁声快被他气笑,还野男人都来了。

    她把碗筷朝书桌上一搁,手指揪着男人的衣领朝自己拉近,眯着眼睛打量他:“你再说一遍!”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贴的女人胸前极近,刚要说话,下一秒,鼻端嗅到了她衣服上有股陌生淡淡的男士香水味,让他眸色无声无息阴凉了下来。

    书房的灯光不亮,江雁声只顾着讨伐他了,也没注意到男人的眼神,她傲娇的哼唧道:“我要在外面找男人浪,谁回家还哄你啊。”

    “你没有?”男人嗓音深冷的没有温度可言。

    江雁声自顾自地说:“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也有脸生气,梁家找你,你就听话过去了?是不是还想让你对梁宛儿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啊?”

    霍修默抬头,英俊冷淡的五官上,携着平时少见的阴寒之意,开口问她:“江雁声,你出门私会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