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4章 你和他,发展到可以怀孕的关系上了?
    “你出门私会谁?”

    男人分外凉薄的嗓音灌入耳中,让江雁声发愣了几秒钟,下意识的回答他:“没有啊。”

    霍修默盯着她无辜的小脸,眸色沉静慑人,大手沿着腰际移上来,将她领口的衣服一用力扯开。

    撕拉声响切在安静的书房内。

    江雁声上衣直接被男人撕烂,露出了一大片白皙的肌肤,上面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暧昧的痕迹。

    这让霍修默眼底的寒意淡去几分,又面无表情地将她身上裤子也脱到膝盖处,就连内衣都没有放过。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江雁声从发愣到震惊,最后愤怒的情绪占据了所有,一把要推开这个男人:“霍修默,你做什么。”

    霍修默容不得她走,大手把书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板上,拽住女人的胳臂,将她往上按。

    江雁声挣扎不开后背的男人,溢出红唇的声音很羞恼:“你混蛋!”

    霍修默一言不发,把她裤子彻底脱了下来。

    女人光洁的身子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的面前,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纤细的腰肢,还有发育的很饱满的胸。

    他目光,一寸寸的打量。

    “霍修默,你什么意思?”江雁声明白过来他举动什么深意,眼角微红,被气的。

    男人幽深的眼眸盯紧她,吐字清晰:“你今天私会了哪个野男人?”

    他的醋意来的莫名其妙,让江雁声听了一脸水雾,没等她解释一番,又听见男人低哑着嗓音传来……

    “算了,问了你也不会说真话,我自己亲自检查。”

    “霍修默,你听我说。”江雁声手心撑着书桌想翻身起来,男人手掌又再次强势的把她摁了回去。

    接下来,一道解皮带扣的动静很清晰响起。

    ……

    这晚,江雁声小死过去很多回。

    她晕眩过去的前一刻,甚至想以后会不会对书房产生阴影?实在是被折腾的够呛,而这个索求无止境的男人简直吃醋起来要人命。

    弄她的过程中,还把她从头到脚咬出了一道道紫红色的痕迹,连大腿侧白嫩的肌肤都没有放过,一道牙印深深的烙在了上头。

    清晨五点多,在昏暗的卧室内。

    江雁声躺在卧室的大床上,被身体的异样惊扰醒来,她迷糊的睁开眼,看到位于上方的男人强健的身躯洒着汗水,压着她在做。

    “你有完没完……”江雁声身子酸楚的厉害,脸颊上呈现出了一种妩媚的绯红色。

    霍修默低首,薄烫的唇有力亲吻着她肌肤,嗓音暗哑:“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江雁声听到这句无耻的话,生气的想把他踹得死死的。

    他一会压着她做没停,一会又亲吻她全身的肌肤没停,这叫她怎么睡?

    何况,身体真的疲倦到了负荷了,哪里都难受,只能很没骨气的求他:“霍修默,你让我安静睡会好吗?”

    “不好!”

    男人分为迷恋她的身子,强而有力的手臂越抱越紧,恨不得把她融入到了自己血骨里,每一次做,都会让江雁声产生这种错觉。

    她睁大水色的眼眸,羞恼的控诉他:“你是不是只爱我的身体?根本就不爱我这个人。”

    霍修默不吃她这招,大手捧起她精致的小脸,落下深深的一吻,喉咙间溢出了低低哑哑的笑:“宝贝儿,男人爱女人的身体是天性,你还是小姑娘么?怎么不问我爱不爱你灵魂?”

    江雁声手指紧紧的揪着被单僵硬了几秒钟,浓翘的长睫毛很快掩去眼底的情绪,带着微不可查的自嘲意味说道:“没有男人会爱我灵魂的,不过你只喜欢我身体也是够讽刺的。”

    霍修默动作重重的来了一下,得偿所愿听到女人受控的尖叫声,他低首,亲了亲她蹙紧的眉心,喘着粗气说:“在床上跟男人谈爱,看来你学来的课本知识也拯救不了你智商。”

    江雁声被他羞辱的气恼,抬手想朝这张可恶的脸庞打去。

    霍修默大手倏地擒住她的手腕,扣在了枕头上,大力的折磨她:“嗯?又想打我耳光?”

    江雁声瞪着他,喘不上气:“是你活该被打!”

    霍修默薄唇勾勒出了几分阴柔笑容,缓慢的覆上她的红唇,嗓音携带着热度消散在唇齿间:“霍太太,给我生个儿子,你想上天都行。”

    事后。

    霍修默换了一身笔挺的黑色正式西装,神清气爽去上班了,还贴心把被风吹开的卧室门关好。

    而江雁声身子软的像没有骨头,躺在凌乱狼藉的大床上好半天都没缓过来。

    她浑身黏腻极了,秀发被汗水染湿贴在纤美的秀背上,眉眼微拧,呼吸声一颤一颤的。

    明明这时候身体已经累到了极点,脑袋却越来越清醒,一直反复想着男人那句生孩子的话。

    十分钟后。

    江雁声恢复了一些体力,她捂着被子坐起身,把手机拿过来发短信给自家经纪人:【姐们儿,霍修默想要我生孩子,这是什么心态?】

    南浔:【你和他,已经发展到可以怀孕的关系上了?】

    江雁声咬了下指尖,打字过去:【男人到了中年都会想当爹,他是不是想有个儿子传宗接代啊?】

    南浔:【你生吗?】

    江雁声被问住,心底滋生出了情绪有些复杂,过了半天,才回复:【孩子不好生,没有爱哪来的勇气。】

    南浔:【你要的爱情,霍修默没给你吗?】

    江雁声:【他爱和我上床,和爱我,是一样的?】

    南浔:【男人对女人的爱情,是从某一天,他对你突然有了性开始,他爱和你做,只和你做的区别是天差地别的。】

    江雁声扪心自问,如果不是霍修默婚后的两年洁身自好,没有和任何一位女人传绯闻的黑历史,恐怕她也不会一开始就用最极端的方式打破两人冰冷的婚姻状态。

    更不会想跟他试着互相折磨一次,直到精疲力尽了才会选择放手。

    江雁声和南浔聊完感情这回事,又在床上躺到了中午才起床,她恢复了精神,也记起了要吃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