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0章 你连霍修默都吃得消,会吃不消我?
    霍修默似笑非笑地看她得意的模样,薄唇轻扯:“女人矫情多半是装出来的,打一顿和操一次之间选一个就治服帖了,霍太太,你觉得呢?”

    江雁声静了会,容颜挂着假笑告诉他:“霍先生,疼爱老婆是中华传统美德,我由衷的希望你能有。”

    “哦?你怎么不说惧内。”

    江雁声问他:“你会怕老婆?”

    霍修默眸子敛着暗茫,反问道:“可能吗?”

    江雁声知道答案,也就不会自讨欺辱的跟他继续说下去,吃完饭,便走去院子散步消食。

    接下来一段时间,南浔帮她拿下了大秀演唱嘉宾的名额,她不是待在别墅里悠闲度日,就是去工作室练歌。

    偶尔,霍修默会来接她一起去霍家,要么就是起兴接她下班。

    也不知道是敏感了还是多疑了,江雁声总觉得的自己行踪都被霍修默掌握的一清二楚,每次他的出现,都是好像正好赶上。

    她私底下有暗示说起南浔这事,南浔听了后,很吃惊道:“声声,会不会是你被媒体记者跟踪啊?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跟踪你干嘛?”

    公众人物越有话题越有名气,少不了被几个狗仔队缠着,这事,放在娱乐圈确实很常见。

    江雁声盘腿坐在懒人沙发上,迟疑道:“你说……是霍修默派的人可能性大吗?”

    南浔这就不懂了:“你没偷男人,又没背着他去澳门赌博,他没这个必要吧。”

    江雁声语哽,记起上次因为查出侮辱梁宛儿的男人是冯州龙后,她情绪有些失控跑到了姬温纶别墅,然后晚上回到家,霍修默似乎就十分笃定她跟男人私会。

    至今,江雁声都不知道她是哪个细节上暴露了什么,也怀疑霍修默质问她跟野男人私会不是盛怒下说说而已。

    “唉,你是不是最近练歌,精神上有些压力了?”南浔试探的问她。

    其实成名的这条路上,南浔早就隐约发现江雁声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可能搞创作的天才都会有点反常。

    只要江雁声遇事的时候,她很喜欢把自己喝的烂醉身体负荷不了,或者是去澳门输个倾家荡产,才会安分很长一段时间。

    江雁声扶额,揉揉眉心:“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最好是。”南浔口头上这么说,心底琢磨着要去慰问一下媒体。

    下午,江雁声从练歌房出来,她自己开着车走,却不曾想到,会在上高架桥的时候,一分神就跟前方的车追尾了。

    江雁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微微的发紧,看着前方停驶的豪车,一时半会儿还有点茫然。

    刚才她在想什么?

    记忆中好像是出现了一刹那儿时的场景,她被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刺鼻的劣质香水扑面而来。

    那女人力气很大,把她粗鲁的塞进了后备箱,在逼仄的空间里,一度让人感觉到了对生命的绝望。

    后来,对,发生了追尾的小车祸。

    可是她小小的身子被绑死了不能挣扎,所有的求救声都卡在喉咙里,内心尖叫到崩溃,外面即便警察经过也听不见一声。

    “叩!”

    车窗突然被敲了一下,让江雁声恍惚的回神,愣怔的睁着眼看外面。

    视线,从上移。

    她看到了一张熟悉俊美的脸孔,浓翘的长睫毛轻眨了两下。

    车窗降下来后,姬温纶便问车内一脸发白的女人:“有没有受伤?”

    “我开的很慢了……”江雁声说话,嗓子干哑的厉害。

    “你下车。”姬温纶看她这样的状态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开车,嗓音沉静很好听,却带着一丝让她听从的意味。

    江雁声摇头:“腿麻。”

    姬温纶将车门打开,弯腰伸手把驾驶座上的女人抱出来,动作很温柔而缓慢。

    江雁声闭了闭眼,平复呼吸:“我撞的是你吧?”

    “嗯,我必须感谢你手下留情,否则今天非得跟你做一对亡命鸳鸯。”姬温纶干净声线带着某种玩味,将她放到自己车上,未了,低眸,看着女人洁白的侧脸说道:“跟一个已婚妇女共赴黄泉,似乎是吃亏了点。”

    江雁声因为他的话笑了,神色还是很苍白:“真别,就你那作劲,我吃不消啊。”

    “你连霍修默都吃得消,会吃不消我?”

    姬温纶给她系好安全带,随口的一句玩笑话,让江雁声呼吸微微的窒息了几秒钟,认真看着他说:“真吃不消。”

    “正好,我也不喜欢养你这样败家的女人。”

    姬温纶视线朝旁边的女人一扫,唇角挂着温和的弧度:“江女士,跟我回别墅和去医院,选一样。”

    又江女士了!

    江雁声看撞了他车的份上,忍了:“我哪儿都不去。”

    “去别墅,治疗你精神上的状态,去医院,检查你身体有没有受伤……”姬温纶话一顿,意味深长看着她低声问:“还是说,你更倾向我把你亲手还给霍修默?”

    “我本来就是他的,用的你还?”

    江雁声现在很排斥任何的治疗,就连语气也很差劲起来,她闭眼睛装死,就是不选。

    姬温纶打了个电话让秘书处理车祸后续事宜,重新启动车子,朝医院的方向行驶去。

    人都在他车上了,也不怕她跑了。

    医院。

    江雁声被姬温纶威逼利诱下,板着脸坐在了医务室里,她一边配合着医生护士,一边用冷冰冰的眼神盯着姬温纶。

    这男人一身休息白色西装坐在沙发上,姿势优雅,修长白皙的手指翻阅着杂志,真是无论什么场合下,都比任何人还悠闲。

    “先生,您太太的身体……”

    医生一开口,姬温纶就不疾不徐的说道:“Sorry,打断一下,这位江女士开车撞我,我和她是被害者和凶手的关系。”

    医生感到很讶异,这两人气场这么融洽,还以为一对夫妻。

    “现在你可以继续往下说,她身体怎么?”姬温纶将杂志放在一旁,洗耳恭听。

    医生看了看江雁声,又看着姬温纶,把卡在喉咙的话,吐出来,就两个字:“很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