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6章 两个姓霍的,不要太有cp感啊!
    “太太演唱时在台上……调戏了所有的模特。”

    李秘书话一顿,将原话转述道:“有人质疑起了太太的性取向,说跟霍氏结的是行婚,实际上真爱的是女人。”

    霍修默神色一沉,难看的厉害。

    李秘书话还没说完:“有营销号带头起哄,说超模褚思娅会当众摔倒是因为太太想调戏她……对方不甘受辱就走错了台步。”

    “而且……”

    李秘书一会一句,让霍修默看他的眼神,很不善了。

    “网友猜测太太跟你没有x生活……”李秘书硬着头皮,把话说完。

    霍修默沉声问他:“没有了?”

    李秘书闭嘴摇头,其实还有一句有人质疑霍总肾不好的话,他会说吗?

    霍修默大步朝电话方向走,直接拨打了江雁声的电话。

    马路上。

    江雁声手机再也没有机会响起了,她单薄的身子站在深夜下,一袭晚礼服被吹得飘动,她脸色微微的发白,没想到会引起车祸。

    “霍太太,这次你必须对我终身负责了吧?”

    霍负浪被架子抬上救护车,妖美的脸上挂彩,笑的无比慵懒,就好像被差点撞残的不是他。

    江雁声跟上救护车,她坐在旁边,指尖紧紧的揪着裙子,屏住呼吸说:“抱歉,我不知道……”

    “不知道狗仔左右夹击你,我是好心帮你处理麻烦?”霍负浪低低的笑,嗓音磁浓极了。

    江雁声语哽,承认是她撞错人。

    霍负浪笑起来,胸膛起伏会发疼,不过强大的意志力给忍住了,他还有心情不正经的调侃她:“网上好像说你老公x无能,真不打算换个老公?反正都是当霍太太。”

    江雁声听到这句话,对他的那点愧疚感瞬间消失,连客道的微笑都懒得给他了:“我认识不少精神科的医生,有机会介绍给你。”

    霍负浪挑眉:“给我干嘛?”

    江雁声这回,冲他笑了:“一起出来玩啊。”

    “反应了半响,霍负浪对她没话说:“你这女人。”

    救护车很快就到医院,江雁声亲自把他送进手术室,当场就保证了:“浪少,不管你是要切哪里,放心,医药费我不会推托的。”

    霍负浪被灯光的照样下,精致的五官上失了几分血色,他双眼狭长,有几分邪气在里头:“你亲我一下好不好?我就不要你付医药费。”

    江雁声一身席地礼服衬得姣好身材站在那儿,白皙的手将他身躯下的推车往手术室一推:“会痴人说梦到底还是撞坏了脑子,快去治治吧。”

    长达3个小时的手术。

    责任在江雁声,她没办法走。

    南浔处理好车祸事宜,才匆匆赶来:“偌,你新手机。”

    在跟狗仔队发生口角的时候,她俩的手机都成功报废了,南浔忙的连一口水都喝不死,担忧的看着紧闭的手术室:“他没事吧?”

    “不清楚。”

    一路上霍负浪受伤了还是不正经的模样,江雁声却看透了他的虚弱,也不知道他腿会严重到什么份上。

    南浔:“简直了!”

    江雁声有些累了,站的双脚发冷麻木,纤细的后背靠在墙壁上,指尖揉揉眉心:“车祸新闻被曝光了吗?”

    “没曝光你们的身份,我在媒体那边通了气。”

    南浔口头上开玩笑说让江雁声出轨霍负浪这个大帅比,办起正事来心底比谁都清楚。

    一个豪门少妇和一个花花浪子同框上新闻,不是什么好事。

    江雁声点点头,恍惚间想起时间不早了,她指尖按着手机,想给霍修默打电话,动作却突然一顿。

    她似乎,没把老公的号码记住。

    南浔看她有些异样,关切道:“怎么了?”

    江雁声机械般抬头,看着她,轻声问:“你查霍修默的手机号码,容易吗?”

    南浔摇头:“私人号码,没办法查。”

    江雁声无声一叹,大概对自己也无语了:“那就查工作上的吧,我没记住……”

    “看出来了,你很棒哦。”

    ……

    十分钟后。

    没等南浔找人查到的时候,霍修默就已经出现了。

    他一身挺拔黑色的西装,气场英俊逼人的走来,看到江雁声安然无恙的这刻起,眼底的阴沉无声无息淡去不少。

    江雁声先是听到了稳沉的脚步声,然后被南浔推了下,等她神色恍惚的抬起头看去,整个人就被男人伸来的修长大手拉了过去。

    霍修默把她抱在怀里,深色的眸光上下盯了她半响,才出声:“伤哪了?”

    江雁声被他男性熟悉好闻的气息包裹,心房空荡的厉害就好像被填满了,她没有伸出双手去抱他,指尖却揪紧了男人的西装衣角。

    “我没事。”江雁声明明声线很平静,如今跟他说话,不自知就带上了许些委屈。

    霍修默听了眉头皱起,大手捧起她洁白微凉的小脸,嗓音发沉:“放你出去一趟就出这么多事,以后还是安分在家给我养着。”

    江雁声心底的委屈和愤怒仿佛因为他这句话,找到了发泄口,眼角微微开始发红,抽泣了两声:“媒体几辆车跟踪我,我一时没控制住脾气,撞错人了,霍修默……”

    最后一声叫他名字,撒娇的不行。

    霍修默深沉的眉宇内敛的情绪之间逐渐舒展开,双臂抱紧她,低首,薄唇怜惜的在她脸蛋亲了亲:“撞错就撞错了,我在,没人说你。”

    江雁声依偎的抱着他,将脸埋在他的胸膛前,浓翘的睫毛轻颤着。

    这幕,把一旁南浔看的发愣,内心丰富的情绪无法形容,什么鬼?

    江雁声这个婊里婊气的女人私底下就是这样做作搞定高冷的霍大总裁的?

    还真是,女人豁出去撒娇就什么事都没了。

    最后,霍修默先把江雁声送回去,只留下了李秘书来处理后续的事宜,江雁声也趁着机会也跟南浔说了声。

    “霍负浪有什么情况,你到时候打我电话……千万别真残了。”

    南浔还很有心情开玩笑:“残了就把你男人送给霍负浪吧,一个性感的狂野男,一个尊贵内敛的精英男,不要太有cp感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