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9章 梦寐以求的活法,都被江雁声给活去了
    江雁声披着一件丝绸绣花睡袍来到楼下,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女人。

    她走过去,佣人便端了热茶上来。

    “江雁声!”

    江斯微捏着包站起身,等了不少时间了。

    江雁声几分慵懒的往沙发一坐,黑色长发还湿漉漉的,很明显是洗了澡才来见客的。

    她端起热茶浅抿了一下,声音淡淡:“伤养好了?”

    江斯微绝对不会相信这句话会有关心的成分在,说不定这女人的下句话就是要把她再打一顿送医院去。“上次爸爸把一亿还给你,那件事翻篇了!”

    “激动什么?我有说要打你啊?”

    江雁声将茶杯放回茶几上,清了清嗓子,唇角挽着弧度的笑意:“一大早就来扰人清梦,别告诉我,只是为了过来给我看上一眼你出院后还活着?”

    江斯微想到过来找她的事,硬是挤出了笑脸来:“当然不是了,怎么说我们姐妹一场,你昨晚出车祸,我也该来看看。”

    江雁声活了二十四年里,就没体会过姐妹深情的滋味,看她说这话也不嫌恶心。

    “看完不送,我好的很呢。”

    她表面看上去确实很好,一袭绣花的睡袍穿在身,透着女人的妩媚风情,俨然是女主人的架势接待客人。

    江斯微梦寐以求的活法,都被江雁声给活去了。

    她心底止不住的冒起了嫉妒之意,还要装的很可怜:“妹妹,其实我今天是有件事求你。”

    江雁声早看透了她,然而,并没有兴趣听下文:“我一个已婚的普通女人,帮不了你什么。”

    江斯微被她呛声个半死,强忍着脾气继续说完:“昨晚跟踪你的其中一家媒体老板,是我朋友,我也有股份在里面。”

    江雁声听了,眼睫毛都没颤动一下:“嗯。”

    就一个嗯?没话了?

    江斯微停顿了几秒钟,语气带上了恳求:“你想要钱还是股份我都给你,能不能别把这家媒体整死?”

    江雁声忍不住笑出来:“我看起来像很缺钱的,还是像贪钱的?”

    钱,对于江雁声现在的地位身份而言,根本就拿不出手来交换什么。

    江斯微咬着下唇,低低道:“一句话就能了结的事情,你也没受伤,能不能别每次都把它闹得很大?”

    “我喜欢,你管的了?”

    江雁声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嘲讽的凉光:“你跟你妈不是很手段,当初都能让我爸出一个亿来消除我心头之恨,怎么,这次一家媒体公司而已,让我爸给你朋友再开一个啊。”

    “你阴阳怪气的讽刺谁?”江斯微脸色变得很难看,话里意思谁听不明白?

    江雁声红唇吐出三个字:“你说呢?”

    “江雁声,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吵架。”江斯微最后一次问她:“你到底愿不愿意把事情小事化了?”

    江雁声换了个姿势靠在沙发上,笑的很静凉:“不然你还想怎样啊?江家大小姐?”

    江斯微没筹码也不会冒失跑来,她最清楚不过这个女人心底在意的什么,除了一个叫霍修默的男人外,就是另一个女人了。

    “江雁声,你不是一直在问爸爸,你妈妈为什么走吗?”

    这句话一出,整个客厅都静下来。

    江雁声洁白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了,漆黑的眼眸直直望着她。

    江斯微被盯着心底发毛,鼓起勇气往下说:“我知道,你想听吗?”

    想吗?

    江雁声做梦都想知道。

    从妈妈走的那天起,她就十几年来都在问这件事。

    沉默久良,她开口道:“江斯微,你最好别骗我,否则我会弄死你。”

    江斯微内心恐惧感渐褪去几分,换上了冷笑的表情:“你可以找锦乔求证啊,当时我和他在门外偷听到奶奶跟爸爸的对话。”

    江雁声慢慢坐直了身,眼底的情绪过于复杂又看似很冷静,抿唇道:“你说。”

    江斯微屏住了呼吸,把事情一字不漏跟她说。

    ……

    上午还阳光照耀,下午却下起了阴雨。

    繁华的都市街道上,行人都匆匆跑过,只有江雁声一人慢步在走,看着人群,却无法寻到一日比一日远的熟悉影子。

    她走了很久,最终在公共的椅子坐下来,雨伞被搁在旁边,任由绵绵细雨吹打着她的发丝。

    “妈妈,我再吃一颗糖好不好?”

    一道软萌的女童声响起,江雁声抬头望去,当看到了有个女人牵着小女孩从眼前走过,心中压抑的酸痛滋味时间就涌了上来。

    她双眸颤抖,盯着两道渐行渐远的身影,一颗颗的泪水无声的划过了洁白的脸颊,滚落到了脖颈间,是一种很冰凉的触感。

    “妈妈。”

    江雁声唇齿间溢出这两个字,双手捂着脸,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再也无法控制痛哭的情绪。

    一直以来,女人大张旗鼓的离开其实都是试探,真正的离开是没有告别的,在她记忆中的母亲,是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穿着很平常的一件白色裙子,出了门。

    然后,也就在也没有回来过……

    她很多年都在想这个问题,当初妈妈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如今,似乎江斯微的话,很好的解释了这一点。

    江雁声此刻的心脏又酸又胀,情绪快要压制不住了般,她深呼吸几口气,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嘟嘟了没两声,那边很快被接通:“喂?姐?”

    江雁声刚哭过的声音很哑,语速很快:“接下来你不用解释也不用问为什么,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江锦乔,你跟我说实话,当初你是不是偷听到爸爸亲口跟奶奶承认了,我的妈妈是跟一个陌生男人走的?”

    江锦乔顿时没声了,过了好半响才说:“姐,你现在在哪?”

    江雁声一字一字重复道:“告诉我。”

    “姐,我……”江锦乔没法说这事,结结巴巴的:“爸爸就是说你妈妈和他过不下去了……”

    “所以就婚内出轨了是吗?”江雁声泪水从脸颊滑落下来,心脏作痛得让她感到了一阵窒息感,很自嘲的轻笑:“我坚持了这么多年,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笑话,还妄想让别人尊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