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32章 你该怎么解释呢?我亲爱的主人格?
    霍修默从梦中醒来,身体下意识去抱身边的女人,大手触到的只是凉意的床单。

    他睁开眼坐起,也没开灯,从抽屉拿出药盒和打火机。

    “咔”的一声。

    霍修默点燃烟抽,薄唇吐出丝丝缕缕的白色烟雾,映在黑暗里有些看不真切。

    一根烟抽完又点燃另一根烟,怎么都觉得今晚的时间过得很煎熬,就好像有什么空虚占据了他的胸膛,头一次盼着窗外天色早点亮起,他上班前先把某个抛夫的女人接回家。

    盼?

    霍修默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对于江雁声,已经开始用了盼这个毕生都没用过的字眼,他长指夹着烟蒂,眼神很深盯着那燃烧的火焰,薄唇溢出了低笑。

    这女人,早晚把他折磨的束手无策。

    这时,就在霍修默准备抽完最后一根烟就睡时,搁在床头柜的手机响起,亮起的屏幕上显示了‘霍太太’三个字。

    霍修默眼底划过了一抹诧异的色泽,他捻灭烟蒂,快速把手机拿过来接通。

    “啊……嗯啊……嗯……”

    漆黑安静的卧室里,女人媚到骨子里的喘声从手机传来,带着暧昧的啪啪声,以及男人明显粗重的低喘。

    霍修默额际瞬间就有青筋暴起,英俊深刻的五官也紧绷起来,嗓音也是:“江雁声!”

    女人娇娇的喘着气:“霍修默,我们离婚吧,我已经找到了床上功夫比你更好的伴侣了。”

    这句话,无疑是狠狠的给了男人一击,堵得他胸口发疼。

    霍修默怒气飙到了极点,嗓音发沉的想杀人灭口:“你在哪?江雁声,你给我从别的男人床上滚下来。”

    那边啪啪声还在继续,动静一声比一声大,下秒,通话直接被女人给掐断。

    霍修默倏地起身,气场无声无息散发出浓重的戾气,大步朝门口走。

    ……

    “啊……嗯啊……”

    公寓内,江雁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一摁,屏幕上白花花的男女叫声戛然而止。

    她看着男人压着女人拼命做的画面,就感觉胃口很不舒服。

    “真是蠢死了。”江雁声方才故作娇媚轻喘的声音,如今已经恢复了冰冷的语调。

    她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明亮的灯光就照样在头顶,她站在洗手台前,眯眼眸打量这具光洁的身躯,肌肤还真是白皙一片呢。

    “呵呵……”女人红唇溢出了冷笑声,自言自语道:“男人这么脏的生物,你怎么能允许他进你的身体呢?”

    她抬手,指尖朝身体上的肌肤狠狠掐出暗红色的痕迹,仰着精致的小脸,表情让人不寒而栗:“呵,这回你该怎么解释呢?我亲爱的主人格?”

    窗外,天色露白了。

    江雁声被巨响的踹门声给惊醒,倏地睁开了紧闭的眼眸。

    她反应迟钝好几秒中,才看清闯进来的男人是霍修默,紧绷起的神经瞬间就松懈了下来,又同时升起了一股气恼的情绪。

    “江雁声,你让哪个野男人碰了你?”

    霍修默此刻过于的形象阴鸷恐怖,紧盯她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江雁声脸上表情茫然一片,手指无声攥紧了盖在身上的被角:“你说……什么?”

    下一秒,霍修默一手把她被子扯开。

    江雁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光洁的身子就暴露在了冷空气里,黑发披肩,没有被遮掩住的肌肤都是一道道的吻痕。

    霍修默也看到了,瞳孔剧烈的收缩起来,将她拽过来,大手青筋暴起的架势像是要掐断她纤细的脖子,嗓音沉怒:“我是不够宠你不够惯你?江雁声,到底有没有心?”

    “你放开我。”江雁声双手不断推着他,心口堵的透不过气来,他眼底全是杀意,就连气场强大阴冷到了令人心生恐惧的地步。

    霍修默的每个字,她都听不懂。

    “放了你?”霍修默薄唇勾起了冷冽的森寒之色,一字一字清晰的质问她:“好让你婚内出轨找奸夫?江雁声,我以后会在碰你这具身体一次就是犯贱!”

    婚内出轨四个字,直直的刺激到了江雁声的情绪,她双眸颤抖,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发狂的男人。

    “不,我没有……”

    “我不会的,我不是妈妈……我没有……”

    “霍修默,你别欺负我……你别……”

    她声音很细很喑哑,脆弱的一塌糊涂,这让霍修默的怒火更燃烧了起来,将她扔到床上。

    身子摔倒在柔软的被褥上并不疼,可是她的心疼,江雁声泪水止不住的从眼眶砸落下来。

    她牙齿咬紧唇瓣都在颤抖,抬起了头,姿势狼狈又倔强的瞪向了站在床沿冷峻的男人。

    “霍修默,你混蛋!”

    女人的哭声压抑又崩溃,低泣响在卧室里。

    霍修默大手握紧成拳,极力的将暴怒的情绪控制在冷静的范围内,却在看到她肌肤上被男人疼爱的吻痕时,分分钟钟就破功,溢出的话语深寒的没有一丝温度:“如你所愿,我跟你离婚。”

    江雁声眼泪瞬间凝固在了眼眶,胸口传来了一股尖锐的窒息感,好半天,她很冷嘲的在笑:“果然什么都要遵从你的意愿才行啊,霍修默,你自己出轨梁宛儿,想离婚就直说,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霍修默眸色翻滚着骇人的阴霾,薄唇低低重复她的话:“我出轨?你说这句话时先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没有男人会容忍被女人戴绿帽子,何况是霍修默这种尊贵无比的男人。

    他没有对她动手,已经算是保持男人的修为风度。

    江雁声被他讽刺的低头看自己身体,一时间,脑海中空白。

    男人冰冷的嗓音响在头顶,直接判了她死刑:“江雁声,等着做霍太太的女人成千上万,别以为我非要你不可,今天早上十点民政局,我成全你!”

    江雁声半天才迟钝的反应过来,而霍修默已经一身阴戾之气离开公寓。

    她指尖将被单揪的很紧,苍白的脸皱起,感觉脑海中被塞进了很多东西,现在根本消化不了,唯一记得清晰的——离婚二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