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34章 我又没离过婚第一次
    响午,太阳的光线很强烈照映下来,女人今天穿着一身红裙很有女人味的款式,包裹着她纤细有致的身子,将曲线完美展露出来。

    被微风一吹,鲜艳的颜色衬得精致的妆容,让人看去觉得分外的明媚灼人。

    离个婚就穿的这么光鲜亮丽,比新娘子穿的还红。这让霍修默英俊的五官阴沉的厉害。

    他看了碍眼,听到她问证件,眼底眸色骤然加深,从深处隐着某种浓重的阴霾。

    江雁声目光注视着眼前这个淡漠冷峻的男人,等了半天,她挑起了眉尖:“没带?呵,离婚不带证件这种智障的事,你也能做的出来?”

    霍修默眉目里敛着神色,将修长的大手缓缓插在裤袋里,开腔道:“我又没离过婚,第一次。”

    江雁声听他承认没有带证件,说不出口的情绪在心房蔓延,她淡淡的移开视线,红唇轻启:“一回生二回熟,下次就有经验了。”

    霍修默薄唇在她一字字里抿紧了,沉冷的嗓音就像是从喉间溢出:“你在咒我婚姻不幸?”

    江雁声唇角始终勾着很浅的弧度,望着民政局的大门,对他说:“这场婚姻难不成你还感到很美满幸福?”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轮廓紧绷几分,透着一股子的冷峻,在他没开口前,又听见这女人在说:“左右都等了两个小时了,也不差多等一个小时,你打电话让秘书送来。”

    “他找不到。”

    霍修默一句话,让江雁声拧着眉心,转过头来。

    他修长的大手从裤袋伸出来,看了眼腕表上时间,薄唇扯动:“你跟我回去拿,民政局就在这里,也不会关门。”

    江雁声站在没动,仰着精致的容颜看着这个男人,像是在考虑他这样的安排。

    霍修默五官表情还是冷然,嗓音压低几分:“你站在这当了一上午门神,不饿?”

    江雁声蹙眉想了一分钟,最终选择跟他走。

    是啊,离个婚而已,下午还有时间的。

    ……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迈巴赫车旁,江雁声想也没想就往后座坐了上去。

    霍修默视线盯着女人冷淡的侧脸,大手握住车把都紧了几分,他挺拔的身形站在外面,对她沉声道:“江雁声,你把我当成司机?”

    车内的女人俨然是把自己当成离异女人了,完全接受这个事实,语气平静:“每一个副驾驶座是老婆女友的专座,前妻坐后面就好了。”

    霍修默英俊的脸一下就变得阴沉,被她那句前妻惹的不轻,他上车,连发动车子都带着股怒气。

    江雁声容颜上的表情逐渐消失,转头看向车窗外的街景,纤细的手指漫不经心撩着长发玩。

    都景苑。

    霍修默停下车,便带着一身冷沉之气朝别墅走。

    他身高腿长的,步伐走的很快,江雁声慢悠悠打开车门下来,已经不见男人淡漠的身影了,她抬头,凝视着眼前这栋偌大的别墅。

    住了几个月,还真把这里当家了,大概是她活着的二十四年来,最可笑的一件事了。

    “先生,太太,你们回来了。”

    佣人上前来,微笑道:“还有十分钟,午饭很快就好。”

    霍修默将西服搁在沙发手扶上,穿着白色衬衫也拯救不了他散发出来的阴戾气息。

    “在卧室抽屉里,你上楼拿。”

    江雁声换好鞋走到客厅,就听到他这样说,抬眸看向楼上,转念想到也该把行李收拾好一并拿走,离婚了肯定是能少来他住处一次,就少来的。

    她没说话,低头朝楼梯走去。

    霍修默看着女人纤细的身影,眸光,沉沉的。

    ……

    卧室,空荡荡的很安静。

    江雁声推门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连被子都没叠,还维持着被躺过的痕迹,男人的睡袍放在床尾,就快掉到地上。

    也难怪了,要说男人没了老婆生活会一团乱呢,就算霍修默这种精贵的男人也见不得会例外的。

    江雁声迈步朝床头柜走去,三层抽屉都放有东西,她弯腰,一个个打开找结婚证。

    翻了半天,江雁声细眉皱起,没有看见有。

    霍修默记错了?

    或许是,她站起身准备下楼问他,结果,手握着门把用了点力气,却发现紧闭的房门卡住了一样。

    江雁声试了两下,发现确实是打不开。

    她心底有股烦躁的情绪渐起,拿出手机拨打别墅里的座机。

    楼下的铃声响切在整栋别墅里,回荡了足足一分钟,佣人才接通。

    江雁声不想废话,直接说:“你上来看看,卧室门是不是坏了。”

    佣人为难情朝楼上一睹,从楼梯方向隐约看到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影就堵在卧室门外,她有点犹豫说:“太太,你等等……我,我去给你找个开锁工。”

    江雁声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真蠢了,她板着脸挂掉电话,气恼的想踹门。

    很好,他真有脸的!

    卧室门外。

    霍修默一手握着门把,里面的女人根本就推不出来,他低垂着头,走廊光线的照映下让五官显得更冷了,谁也不知道他想些什么。

    大约过去了五六分钟,卧室丝毫细微的动静也没有响起,他皱着眉头,找东西从外面把门口给堵死,修长的手指点了个烟下楼。

    佣人一个个都躲到厨房去,客厅死静极了,直到苏湛的身影出现。

    “二哥。”

    苏湛看到坐在客厅沙发抽烟的男人,视线先是扫了别墅一圈,才压低声问:“嫂子呢?”

    霍修默抬起沉郁的眼眸,抽烟的缘故嗓子很沙哑:“楼上关着。”

    苏湛邪魅的眸子微眯,试探问他:“二哥,你难不成还能关嫂子一辈子?”

    霍修默长指紧绷捻灭烟蒂,嗓音里,带着几分压抑的情绪:“不用关一辈子,等我把她的新欢找到弄死了,就收拾她。”

    苏湛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他想了想,真怕二哥被惹怒家暴了嫂子。

    别说,比起逆来顺受的大嫂裴潆,江雁声这副脾气不是一般男人能伺候的了。

    “二哥,你老婆最记仇,你千万别这时候想不开惹她,事后跪搓衣板都不能消她气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