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36章 打贱人当然打的开心了
    被丈夫刺激到,找了别的男人睡觉,确实不失一个好借口,然而,江雁声自嘲的轻笑起来:“我一个人回到公寓喝酒,喝到半夜越想越生气,加上酒精的感染下,就……就给你打了电话。”

    “我是故意想要气你的,还把自己身上掐的淤青,就是想气你的……然后喝醉了做的行为,我醒来就记不太清了,你不信……”

    江雁声每一个字都说的很酸涩,强忍着心中激烈的情绪,把话说完:“你可以调查公寓的监控视频,我七点多回到公寓就没有出去了,也没有外男进去。”

    霍修默眸色紧盯着她,看到女人眼角处滑下一滴晶莹的泪珠时,心脏骤然间感到了剧痛,他对她的解释,连一秒钟猜疑的时间都没有,近乎是处于本能的想要抱她。

    修长的大手还没有碰到女人身体,江雁声就已经朝外走,洁白的脸上没有情绪,也没有笑容和愤怒。

    霍修默迈了几步,就把她给用力拽了回来。

    “你上哪去?”

    江雁声被迫转身,手心用力推他:“解释也给你了,信不信是你的事。”

    霍修默表情沉着,出声道:“我有说不信?”

    “谁知道你想一出是一出呢,要不要离婚都是你高兴就好。”江雁声一双冷凉的眼眸凝着他,声线隐藏着极重的哭腔:“霍修默,做男人要点自尊吧,说不碰我就别碰,我还敬你是一个男人。”

    蓦地间,霍修默大手攥紧她的胳臂力道没有松,还重了几分。

    江雁声吃疼却跟他呛着脾气,咬字讽刺道:“你连一个男人都做不好,我还指望你做什么丈夫?”

    “江雁声,你还惹我试一试?信不信我现在就弄的你下不了床。”霍修默英俊的五官此刻显得过于狰狞,愤怒的情绪被她轻而易举就勾了起来。

    江雁声眼红,洁白脸上的神色却倨傲极了,一句句的奉还给他:“是谁说等着做霍太太的女人成千上万,以后会碰我身体一次就是犯贱?还说对我身体硬不起来?”

    “你忘了没事啊,我帮你记得清清楚楚呢,霍大总裁?”

    霍修默被这样连番质问的抿紧了薄唇,眼神凝着她,气场强大。

    江雁声将手腕从他大手挣脱开,指尖揉了揉红印的地方,静了片刻后,才出声说道:“女人都是需要陪伴需要呵护,需要物质基础,需要男人的忠诚,需要需要需要的太多了,你不能让我满意,哪样都不能给我,凭什么我就要跟你过?”

    霍修默怒极反笑,淡漠逼仄的嗓音从深喉溢出来:“我养不起你?我不够宠你惯你?”

    “你……”江雁声想对他说不是也这样养着梁宛儿的话,到口中却卡住了。

    沉默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算了,说了都跟她多嫉妒一样。

    霍修默冷声问:“我什么?”

    “哦,你真不去离婚,民政局就关门了。”江雁声将话题一转,也不去看男人冷漠的侧脸,低声说:“提醒下你。”

    霍修默看她还在提这事,眼底的沉郁之气骤然加重,紧抿的薄唇微启:“看来你是忘记了自己有什么照片在我手上。”

    江雁声蓦然抬起头,双眸微微睁大盯着他。

    那张洁白的小脸上表情不可置信极了,他已经无耻下作到了这个地步?

    霍修默挺拔寒漠的身形比女人高很多,他倾身,强烈的男性气息带着不可忽略的侵略性,在她耳朵缓慢且清晰落下一句:“这辈子除了我不要你了,否则,你就给我安分守着……嗯,如果你下一任丈夫看到你和你前夫上床的视频能忍下去话。”

    江雁声脑袋里的神经被他一根根挑起,最后忍无可忍,一巴掌扇了过去。

    “无耻!”

    霍修默也没躲,修长的大手摸了摸被她打过的部位,眼神里闪烁的意味很深长:“看来你还是想被我睡,打的很开心?”

    “打贱人当然打的开心了。”江雁声咬字极重,还带着颤音。

    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了。

    霍修默英俊的五官无声无息的阴沉下去,透着浓烈不悦的嗓音陡然响起:“江雁声,谁教你可以动手打自己丈夫?”

    这句话,将他高高在上的大男子主义暴露无遗。

    江雁声唇角含着冷笑,看他黑脸的模样不知道心底多爽:“啊,不能打吗?你要不可以更新一下身份,前夫了不就不打你了么?”

    霍修默盯着她的眼神带着一股阴鸷,薄唇溢出两个字:“做梦!”

    江雁声扯唇的语气坚定无比,告诉他:“早晚的事!”

    楼下。

    江雁声走到客厅,一个人。

    苏湛并没有看到二哥的身影,他挑眉,难不成这对夫妻还轮流换角色关在卧室?

    “Sorry,刚才没下楼接待你,饭菜还合口味吗?”江雁声拉开椅子,就坐在了对面,脸上挂着浅淡的微笑。

    苏湛这顿饭吃的很尴尬啊,他也不敢提二哥,很有装傻充愣的嫌疑:“棒啊,好久没来蹭饭了。”

    “好吃就多吃点。”江雁声话落,便对厨房的佣人吩咐:“在给苏小少爷盛一碗饭上来。”

    苏湛实际上早就吃饱了,坐在不走,是想翘着二郎腿等戏看。

    他妖孽脸上的笑容微僵,捏了捏鼻梁:“嫂子,别客气。”

    江雁声笑的越发温柔:“怎么行呢,听说你去裴潆家都要吃三碗饭才肯走的。”

    苏湛差点炸起来,谁说的啊!

    楼下,江雁声情绪已经平静了,天大的事也敌不过填饱肚子重要,楼上,霍修默冷着脸发现地板上被换下来的床单,顿时就感到了女人对他的嫌弃,气的连门都不想出。

    看了江雁声那个可恶的女人,就来气。

    他薄唇冷冽的一条直线,要不是洁癖作祟都要把自己用过的床单被套换回去,片刻后,便大步走到衣帽间,又看到满地的衣服碎片,衣柜里没有一件完好的。

    霍修默冷着面无表情的脸,倏地转身,一脚把衣帽间的门踢坏。

    一声巨响。

    让楼下苏湛抬头看去。

    江雁声脸上平静,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年纪大了,摔了很正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