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37章 把我关主卧里了,两人吵了一架
    用过饭后。

    江雁声就把自己关在了小书房里,手机搁在茶几上,她盘着白皙的美腿坐在地毯上,低垂着睫毛,正在记录出自己几张卡的账户余额。

    南浔的声音从手机传来:“姐们,你跟霍修默真离婚成功了?这会儿难道是理清一下夫妻共有财产,打算合法分赃?”

    江雁声浅色的唇线勾出讽刺的弧度,说道:“那贱男人让我在民政局白等了一上午,三言两语就骗我回家取证件。”

    “然后?”

    江雁声很平静的述说这个事实:“把我关主卧里了,两人吵了一架。”

    南浔那边静了会,问道:“看来你已婚妇女的身份一时半会摆脱不了,吵完和好了吧?”

    “没有,冷战着。”

    江雁声一边算好账上的钱,一边对南浔继续说:“我最近会破产,你帮我加点工作量。”

    南浔惊讶道:“你爸给你的一亿花完了?”

    江雁声埋藏在心底的苦痛复苏了起来,有些窒息,过了会,才启唇声音淡淡:“一亿和之前我爸送给我的几处房产,我会折扣好现金还回去。”

    “小祖宗,容我脑洞一下,该不会是霍修默为了哄你,就把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给了你,而你财大气粗的不要你父亲给你的上亿资产?”

    可惜,南浔都猜错了。

    江雁声咬住唇,低声说:“这条命我是还不了给江亚东,其余的,能还给他就……还了吧。”

    两个小时后。

    江雁声从上亿资产的富婆,成功变成了破产小可怜,账上只有一千块生活费。

    霍修默这边很快就接到了江亚东的来电。

    “修默,声声怎么回事?她转了一亿多给我。”江亚东看了账户的数额,皱紧了眉头。

    霍修默颀长的身影走到落地窗前,听到后,脚步一顿,薄唇轻扯:“她有这么多钱?”

    江亚东沉着脸:“你问问她,到底在搞什么?”

    霍修默唇角抿着淡漠的弧度,无意和江父多说下去,挂了电话后,一手插着裤袋,幽深的眼神凝望着玻璃窗外。

    江家。

    王瑗悄然从书房离开,转身走进另一个房间,关好门。

    “你爸正生气,江雁声把一个多亿还回来了。”

    江斯微忽然抬起了头,满脸的惊讶:“妈,她这是……”

    王瑗在她旁边沙发坐下,眼底划过了算计的光芒:“她不是跑去问过你弟叶茗那个女人吗,怕是准备跟你爸断关系了。”

    说起这事,江斯微就气:“妈,江锦乔就是一个白眼狼,他只认江雁声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根本就不把我放眼里。”

    王瑗柔声安抚她:“微微,锦乔早晚会跟我们一条心,在利益面前,亲情会显得很淡薄,他还小,等过几年就明白了。”

    江斯微也只是口头上抱怨,毕竟将来江家是江锦乔继承的,她还要靠这个弟弟一辈子呢。

    “妈,江雁声准备跟爸断关系,连一亿都还回来了,怎么不把她的婚姻一并还了呢,那可是爸安排的!”

    王瑗听了,打量了女儿半响:“你还惦记霍家继承人?”

    江斯微脸颊发红,被说中了心事,咬唇说:“霍修默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男人,妈,我少女时期就对他一见钟情,这些年……也忘不了,连做梦,都恨不得梦见他哪天能出轨我。”

    “微微,已婚的男人可沾不得。”王瑗在江亚东身上栽了一辈子,不会希望女儿走自己后路。

    全天下的每一个母亲,都是希望孩子婚姻美满。

    江斯微知道,就是控制不住也没办法,她讨好的抱住王媛胳臂,撒娇道:“妈妈,我就是喜欢江雁声的男人嘛,我会等他离婚的,到时候,你要帮帮我呀。”

    王瑗到底还是心疼女儿苦情,怜惜的摸摸她秀发:“豪门一向是把子嗣排在第一位,霍家子孙也不止霍修默一个人,就因为他是长孙,所以在霍家只有他是有资格被当成继承人培养,乖女儿,你要明白这一点。”

    “如果江雁声先给霍修默生了儿子,后来的女人生下的孩子,也没有资格成为家族培养的继承人,你的路,会走的很艰难。”

    江斯微轻声问:“就像我们家吗?江雁声要是男的,就没有锦乔什么事了。”

    “你明白就好。”王瑗说到这,想起了另一件事:“当初叶茗跟你爸离婚前,引产出一个五个月大的死胎,是个男孩,直接让你奶奶扔厕所里了。”

    江斯微没想到还有这事,惊讶的掩着嘴巴:“天呐。”

    王瑗回忆多年前的往事,语气充满怜悯:“叶茗啊!在我印象中是一个雅柔如玉,芊芊温良的女人,当年你爸是捧她在心尖上疼,谁知道她肚子里会爬出像江雁声这样坏到骨子里的女儿,造孽啊。”

    “妈,你还认识叶茗?”

    王瑗摇头冷笑,心底有种没有人知晓的复杂感:“当年我跟你那个没出息的亲生父亲私奔,生了你又走投无路回到王家,听过也见过叶茗一两次。”

    当时,她就想以后也要嫁个像叶茗丈夫的男人,被宠成叶茗这样与世无争淡然的模样。

    后来老天爷真的成全了她,一次绝佳的机会让她能嫁到江家。

    江亚东是一个刚毅冷峻的男人,寡情却也不滥情,能给妻子这个角色足够的尊重,就算不是他心底最爱的女人,也是陪伴他一辈子的女人。

    王瑗该满足,又不满足。

    叶茗与江亚东的故事早就刻在了她脑子里,以前,江太太不是她,自然就不会去比较什么。

    当她光明正大的成为了江太太,就什么都有的比了。

    更何况,王瑗看到叶茗的女儿,被教的那么乖那么听话,简直就是她模子刻出来的小翻版。

    王瑗完全能想象的到十几年后,江雁声会变成第二个叶茗那样的女人,在江家无时无刻的提醒着江亚东对前妻的爱情。

    这怎么行?

    她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一个后妈,还会没办法把一个女孩折磨的想摆脱江家,对亲人充满了怨气和阴暗想法吗?

    王瑗如今看着自己女儿委屈的脸蛋,对男人求而不得的模样,她叹息道:“你要有本事,就让江雁声一个孩子都生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