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40章 喝!没男人可以,没酒不行!
    你哪位?

    仔细一听,解读起来就意味深长了。

    “莉姿!”见到了南浔喝酒的气场,她也不想输人一截,妖娆的坐姿直了几分,身上礼服布料极为光滑,衬得曲线凹凸有致。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敌意,是不需要理由的,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点爆。

    南浔脑子跟数据库没有什么区别,莉姿这个名字让她很快就记起了这个女人的演艺圈事迹,十年前歌手身份出道,一年后,就转战到了演艺圈,不温不火了多年,去年演了个高官的情人才被捧红。

    歌手?看来是想唱片尾曲,也怪不得要打断她和姜导了。

    南浔想说话,桌子下就被扯了衣角。

    江雁声脸上挂着矜持的淡笑对着众人,微微倾身朝南浔靠过去,声音从唇齿间溢出:“别争了。”

    南浔又喝了一口酒,很讶异的样子。

    这不符合这女人的性子啊。

    江雁声对外保持笑容,又低头说悄悄话:“我刚才看见莉姿塞给姜导了东西。”

    在南浔懵逼的眼神下,她说出四个字:“一盒冈本。”

    饭桌上,大家的话题都围绕着影视这块,莉姿微微眯着笑,身为女一号,自然也就把自己当成主角,说话妩媚又动听,聊起了演艺事业中演过的角色。

    “记得五六年前,我演过一部电影叫心盲,这是我第一次担任女主角,以前啊听到什么拐卖儿童这样新闻,故事层出不穷,也司空见惯了,后来我出演了这部电影后,触感挺深的。

    你们完全想象不到一个未成年的女孩人贩子拐卖受到非人折磨后,再被三千元价格买下,成为交易物品给人生子的绝望。”

    江雁声夹菜的动作微微顿住,抬起眼看过去。

    莉姿喝了一口鲜榨果汁,摇头感慨:“真是太苦了。”

    ……

    饭局散后,已经很晚了。

    剧组的演员一个个都被助理接了回去,姜导今晚兴致不错,被几个女演员围着说话,莉姿手上提着包,踩着高跟鞋,风姿妖娆的走过去。

    “还真有一腿啊!”

    南浔叫了出租车,刚扶江雁声坐上车,就从窗外看到了姜导搂着莉姿的水蛇腰,笑得满脸的皱纹。

    江雁声身子靠在椅子上,黑发遮挡住精致的脸颊,很安静。

    南浔偷偷地用手机把外面那幕拍下来,然后转头,看她状态似乎不对劲,关切问道:“你怎么了这是?酒局上一瓶白酒不要命的喝,我就装逼抿了两口,都被你喝光了。”

    江雁声额头像裂开似的发疼,眉心淡淡拧起,饭局上莉姿讲述的心盲电影,就像是终于触动到了她内心最隐晦的地方,想起来,让原本涣散的眼眸,红透了。

    “南浔……”

    “嗯,你说。”怕这女人想吐,南浔将车窗降下三分之一。

    江雁声压了压胸口的那股心绪,低着纤长的睫毛,喃喃出声:“我被人贩子拐过。”

    南浔听了,一愣:“这是哪年的事啊?”

    江雁声突然深呼吸,转身面对向车窗,不想让人看到她的柔弱:“七八岁吧……很多年了。”

    南浔懂她喝酒做什么了,问道:“是听到莉姿说的故事,心里难受了?”

    “谈不上……就是想起来了。”

    江雁声眼圈一点点变红望着车子路过的人民广场,好半天,才出声:“那年我高高兴兴跟奶奶出门玩,人贩子怎么就喜欢我呢,把我抱走了……我被关在一个很小的黑屋子里,还有很多小孩子,漂亮年纪小不记事的,就被高价卖了。

    “剩下的……”江雁声说到这,喉咙发涩的厉害,掺杂着无尽的痛苦:“就被打断手脚被割耳朵鼻子剪舌头,然后上街装成小乞丐讨饭。”

    南浔气愤道:“这些人渣!”

    “我呢,恰巧属于漂亮又记事的……”江雁声眼泪终于无声无息掉了下来,压抑着情绪说:“不哭又太乖了,人贩子下不了手毁我的脸,就打算把我养大卖个好价钱。”

    “声声,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江雁声抬手拂去眼角泪痕,扯唇道:“人贩子是不养吃白饭的小孩,我被带出去乞讨了,小半年了吧,天天顶着大太阳跪在广场上,手臂和膝盖都被烫的脱皮裂开。”

    南浔一时沉默了,还不知道江雁声有这样的过去。

    从认识她开始,就知道她家里有个爸爸与一个后妈,还有个重男轻女的冷血奶奶,以及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和同父异母的弟弟。

    这种复杂的家庭情况,江雁声不恋家很正常。

    南浔却没想到她小时候因为长辈疏忽的关系,被拐走过。

    江雁声此时,突然轻笑了声:“有一天啊,我看到有位拳手被众人拥戴着从大厦里走出来,身材魁梧的,我就小跑了过去问他要钱买水喝。”

    “他当时给了我一百元,我偷偷咬破手指在零字上画成了一字,然后把钱还给他说只要一块钱就好。”

    南浔发现江雁声真的好聪明,这智商从小就培养起了,如果呐喊救命,恐怕路人为了不想惹事而漠视,或者是被人贩子狡辩成功带回去。

    要是这样,就等于永远断送自己后路。

    而在一百块钱上写成110来提醒路人报警求救,一是可以拖延人贩子,二也是给了路人选择机会。

    不救小孩可以,请别害她回去被虐。

    “拳手很厉害的,几下就把坏人打倒了。”江雁声缓缓转头,对南浔说:“我后来被救下送回江家,也认了他做干爹,叫邢封。”

    南浔很惊讶:“邢封?为了赚快钱打黑市拳却在事业的颠覆时期突然宣布退出拳坛,从此销声匿迹的拳王?”

    江雁声点头:“对!”

    “卧槽啊,以后霍修默敢欺负你,让你干爹打死他啊,必胜拳王啊,我记得当时我爹场场买他赢都赚。”南浔说的都热血起来。

    “都是过去了……”

    车停了,江雁声也不愿多谈,看着车窗外繁华街景,轻声说:“还早呢,找个地方喝酒吧。”

    “你还喝?”

    江雁声下车,身子站不稳了还要说:“喝!没男人可以,没酒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