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41章 我们在备孕,酒精伤身
    两个女人,在陌生的城市喝到了凌晨一点,才回到酒店,好在南浔还保持着五分清醒,比完全喝醉的江雁声来说,好上太多。

    打车回到酒店,走在台阶上时。

    江雁声突然转过身,眯着涣散醉意的眼眸,看着万家灯火的景色,那些闪烁着暖色的光芒处,就像一个家一盏灯,在等待一个未归人,让她不由的向往了几分。

    “别看了,你明天还要去剧组报到。”南浔扶着她走,在明晃的灯光照映下,女人脸颊潮红带着一丝慵懒,看起来美丽到妖娆。

    江雁声脚上的高跟鞋踩在地上,身子都晃,走不稳,她靠在南浔的肩头,口中喃喃:“我醉了吗?我喝醉了吗?”

    “是啊,你喝……”

    南浔一边回答着她,一边往走上台阶,防不胜防就看到了大门口站在一抹尊贵淡漠的身影。

    她声音戛然而止,步伐也停住了。

    “唔……”江雁声半眯着眼眸,视线模糊的看什么都重影,她还没发现危险来了,在不停的说:“啊,没醉,我还能喝的。”

    南浔后背发凉,没空搭理这个酒鬼,就在霍修默迈步走近,很有眼色赶紧把江雁声往前一推。

    女人踉跄了一下,就被男人一双修长的大手抱住身子。

    “南浔……”江雁声醉的不知道换人了,双手抱紧了眼前的身躯,气息真好闻,这是什么香水?

    真正的南浔还在一旁呢,她看着霍修默面无表情的脸色,尴尬解释:“声声今晚心情不好,是跟我去喝酒,没有的朋友在场。”

    跟女人喝就行?

    显然,霍修默脸还是沉的,抿紧的薄唇扯动:“以后不要带她去喝酒。”

    南浔一听这话,都跟她带坏了江雁声似的。

    这样说就不高兴了,刚想争辩下的,就听见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我们在备孕,酒精伤身。”

    不等南浔质疑,霍修默就已经打横抱起了江雁声,迈步朝酒店大堂走去。

    “嗯……南浔!”江雁声被带上电梯,俨然是醉到随便一个人都当成南浔了,她仰着头盯着男人冷峻的五官轮廓,笑的没个正经样:“啊,你变得好高啊。”

    霍修默呼吸都重了几分,紧搂她的同时,低首下来,目光注视着女人娇媚的小脸,压低声线:“真醉了?”

    江雁声双眸茫然极了,第六感觉得他眼神很危险很可怕。

    霍修默掀起眼皮,扫了一眼电梯跳动的字数,又继续压近她几分,湿热的呼吸声都洒了过来:“跟我在这里做场爱,好不好?”

    “你说什么?”江雁声发软的纤细身子跟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紧紧没有一丝空隙的贴着,很明显感觉到了他男性强大的力量。

    密封的空间,男性强烈的气息扑面而来,无疑是根根挑起了女人敏感的神经。

    霍修默长指沿着她腰间,缓缓地落到她的俏臀上,然后用力的,捏了下。

    女人眉头轻拧,身子软了几分,就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

    霍修默收回手,薄唇淡漠开腔:“看来是真醉了。”

    江雁声潮红的小脸很认真告诉他:“没醉的。”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霍修默又恢复了装模作样的君子模样,搂着她细腰走出去。

    “南浔,两个女人开房干嘛啊。”江雁声不要去套房里,她转身就要走:“我还没看够夜景呢。”

    “乖,房间阳台也能。”

    霍修默嗓音很低柔又掺杂着某种危险气息,大手不容得她抗拒,就把女人抱起朝套房走去。

    灯光大亮,江雁声一进去,就被他抵在了墙壁上。

    当他暗着眸色,要吻下去……

    “不行!”江雁声抬手,捂着了男人的嘴。

    霍修默将她手拿下来,把玩着她一根根纤细的手指,嗓音黯哑几分,低问:“嗯?给我一个理由。”

    江雁声水媚的眼眸眯着笑,一字一字说的很清晰:“霍修默那个贱人,要是知道我跟女人接吻,肯定要作天作地的闹离婚把戏。”

    霍修默绷着脸,也紧盯她。“你说什么?”

    江雁声是醉了,可是心底给霍修默记上的一笔笔账,都没忘:“我跟他啊,不过是双膝间的婚姻,连爱情都谈不上,这贱男人却霸道专断的要死,也是的……又不是自己爱的女人,疼什么呢。”

    霍修默大手扣住她的脸,眼神深深:“你就是这样想?”

    江雁声娇笑声净是没有温度的,笑够了,又开始眼神涣散看着他问:“你是谁?”

    霍修默沉着脸把她拖到大床上,一扔。

    他挺拔高大的身躯就挡在前面,修长的手指开始解皮带,强大冷沉的气场让人看了心惊。

    江雁声手指揪紧了被单,似乎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潮红的小脸恍惚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霍修默俯身,双臂就撑在女人的两侧,低首,朝女人红色的唇吻下去,没完全得到她,男性的气息已经侵略了她。

    江雁声呢喃声溢出了唇齿间,字字模糊:“你是霍修默……你又来了,为什么每次你都可以把对女人的欲,表达的这么直白啊?”

    热情亲吻女人的霍修默身躯一顿,眼神很深盯着她轻颤的长睫毛,嗓音伴随着灼热的呼吸轻洒在她洁白肌肤上:“一见你就有欲,不行?”

    江雁声脑袋一团混沌的意识,思维逻辑也就弱了,她对他,没了平日里阴阳怪气的讽刺,也没精神这样做,问的很直接:“你娶我,就是为了这个?”

    霍修默双膝跪在她美腿之间,脱去一件质感柔软的连衣裙同时,大手很不客气地摸遍了她的身体:“霍太太,哪天我对你没了性,才是你该担心的事,做女人别这么矫情。”

    “只有小三才会庆幸男人对自己身体有欲吧?”江雁声伸手要推他,手心碰到的是男人紧绷结实的胸膛,很有弹性,还很热烫。

    她一时忘记推人的动作了,手指抓出几条血痕来。

    霍修默低眸扫了眼,没有阻止也没有呼痛,修长的大手温柔地褪去了她的nei裤。

    “你要上我了吗?霍修默。”女人声音哑腻极了,却也很清晰响起在暧昧的卧室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