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42章 以前被你碰脏了,现在爱干净了!
    在欧式奢华的大床上,女人洁白的身体一丝不挂的裸着,在男人强健的身躯笼罩下,隐约只露出了臀部和秀长的美腿,引人诱惑。

    霍修默眸色深幽俯视着她,喉结随之滚动,就连胸膛上的结实肌肉也紧绷了起来。

    很想睡她,这是脑海中唯一的念想。

    江雁声醉的没力气,男人温热的气息和困倦的睡意袭着她的意识,模糊嘀咕了一声:“你想的,我不想的……”

    霍修默盯着她皱着小脸很难受的模样,久良,翻身起来,坐在床沿拿了一根烟抽。

    抽了一根烟,又点燃一根。

    五六分钟后,男人冲动冷静了下来。

    舒适的卧室内,只打开一盏暖色壁灯,淡淡光晕照映着昏暗四周,霍修默薄唇叼着烟头,裸着上半身,将自己的男士衬衫给酒醉的女人床上。

    江雁声乖的很,不吵不闹人,胸前轻轻的起伏着,软圆的弧度和触感,他在系纽扣时碰到了几次,每次,手指紧绷,停顿了几秒钟又继续动作。

    等穿好后,霍修默起身去洗手间冲完凉出来,才抱着她睡。

    后半夜。

    卧室处于漆黑状态里,静的能听见细微呼吸声,沉睡中的女人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眸,脸色异常的寡淡。

    她第一反应就是敏感的察觉到了身边躺着一个雄性生物。

    江雁声呼吸加重,瞳孔紧缩了起来,下一秒,就将男人的身躯推下床。

    砰一声。

    闷声徒然紧跟着响起,霍修默后脑勺磕在柜台角上,让他深深皱起眉头,低沉的男声在此刻显得更加沉意:“江雁声!”

    女人迅速坐起,将被子包裹住自己姣好的身子,看地上男人的眼神极其发冷,抿紧的红唇挤出两个字:“变态!”

    霍修默抬眼望过去,眸色浓的逼人:“你说什么?”

    “堂堂一个霍大总裁夜里爬我床,说你变态是含蓄词,死男人!”江雁声一双清醒的眼眸里,说不出的阴霾蔓延其中。

    霍修默看她张口就是脏话,与平时有些出入,沉声道:“还没酒醒?”

    江雁声纤细的手揪紧被子,又看到自己穿着男士黑色衬衫,她眼睫毛轻垂下,壁灯的光线照映在她精致到没有一丝瑕疵的脸蛋上,没有表情,而脑海中却清晰地不断传来主人格承受的痛苦和精神极限压力。

    霍修默从地上站起,还没有靠近,就听见她声线冰冷道:“你敢近一步,信不信我杀了你!”

    “江雁声,你是跟我演戏还是被鬼附身?”

    霍修默看到女人身上徒然的愤怒,锋锐的眸子微眯凝视她反应。

    这样近乎是审视的行为,让江雁声很不喜欢被这样盯着看,眼底泛着冷意,说出来的话亦是:“你跟来z市是怕我出轨吗?”

    说完她就笑了,转瞬间就带上了某种危险性的妖娆意味。

    霍修默没有温度的话,从喉间低低溢出:“怕你夜里孤枕难眠,过来陪睡。”

    “呵,我还以为你是来下跪认错的呢。”

    江雁声还包裹着被子,坐姿却开始放松慵懒极了,看着男人嗤嗤的笑:“跪个试一试?不然我怎么会允许你陪睡?”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立在床沿,一身睡袍披在身,从敞开的领口微微能看见细细的抓痕,他修长的大手不徐不慢的解衣带,薄唇扯动:“把腿张开,老子给你跪一晚上都行。”

    看出他的行为,江雁声脸色变冷,眸瞳漆黑的没有情绪在里头:“一团肉,看着恶心。”

    霍修默也没有真的打算碰她,怒极反笑道:“江雁声,你现在每一个字都在故意挑衅我?”

    “怎么?还是觉得以前的我更温柔解意,现在不从你了,就跟我来脾气?”江雁声说话的腔调阴阳怪气跟往常无疑,却有掺杂着对男性的某种轻视。

    她字字冰冷且清晰地对男人说:“跟你上床一点都不好玩,读懂我意思ok?”

    “你温柔过?霍太太……”霍修默步伐迈前,气场强大,语调透着掩不住的倨傲之色,直敲人心:“还有你当初在我身下尖叫,可不是这样说。”

    江雁声小脸上几分苍白,眼前像是闪现出什么画面,极具劲爆的,女人美丽的躯体被男人压在床上做的,让她胃里犯恶心,就连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一丝厌恶。

    霍修默敏锐的察觉到她细微的反应,眉宇敛着,低头,靠近她低问:“怎么了?”

    下一秒。

    江雁声闻见男人的气息,再也忍不住吐了起来。

    刚好,吐了他一身。

    两分钟后。

    霍修默从浴室出来,拿着温毛巾要给女人擦脸,却被她一巴掌给打开。

    被子床单都被扔到地板上,江雁声裹着干净的被子坐在沙发上,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小脸的脸色太苍白,连唇色都淡了几分。

    她浓翘的长睫毛下眼底冷了又冷,气这具身体喝这么多酒,吐的恶心她。

    霍修默就看着这个女人闹脾气,沉默片刻,将毛巾递过去。

    啪!

    江雁声又一巴掌把他拍开,声音隐着即将爆发的怒意:“滚!”

    要不是看她酒醉呕吐的可怜巴巴模样上,霍修默早就收拾她,将毛巾扔到女人身上:“以前爱干净都是跟我装的?”

    “以前被你碰脏了,现在爱干净才不愿被你碰。”江雁声连他碰过的毛巾都不愿意用,眼睫毛不眨一下就扔地上。

    看霍修默五官轮廓逐渐寒凉起来,她竟然出现一抹笑,勾到了极致:“你要真想做男女那种肮脏的事,酒店服务应该有,我给你挑一个发育好的。”

    霍修默此时已经不想理她,眸色却愈发的阴郁,出声道:“顺从的有什么乐趣?我就喜欢奸你这种叫着不要的!”

    江雁声笑容一敛,小脸显得淡漠:“叫着不要有什么乐趣,一刀抹了你脖子不是更简单?”

    “毒妇?”

    “呵,杀个人而已。”

    江雁声从沙发站起身,她一身酒味很臭,还穿着男士衬衫,难怪有股气息围绕着她不散,顿时朝卫生间走去。

    没走三步,便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你敢跟进来,我会弄死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