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43章 江雁声,你是精分么?
    霍修默坐在沙发上抽烟,微微低着头,在白色的烟雾笼罩下,英俊脸部的轮廓越发的迷糊不清。

    他菲薄的唇抿着,抽完一根又点燃。

    “叮!”

    门铃声骤然响起,一声声回荡在安静的客厅里,霍修默起身,走去开门。

    “嗨,先生。”

    走廊上,七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成一排,皆是大胸细腰长腿,摆出了平日里妖娆勾人的姿势。

    霍修默眼眸深邃的没有半点波澜,就好像在看一堆年轻的肉,嗓音沉沉:“这里没有你们生意。”

    其中,一个穿着黄色小短裙的女人娇嗔道:“你是霍先生吧?我们是江小姐打电话叫来……”

    话都没说完,房门就砰一声重重关上。

    霍修默没理会按门铃声,迈着长腿朝卧室方向走去,昏暗的四周,只有卫生间灯是开着。

    他沉着脸要去收拾这个越演越烈的女人,一推开紧闭的门,看到的却是另一番画面。

    在浴缸内,长相清丽的女人安静躺在里面,被温水漫过胸前锁骨处,黑色的长发飘浮在了肩头上,肌肤被衬得白皙,水下,若隐若现着姣好的身段。

    霍修默视线,从她身体移上。

    一点点,在女人疲倦的小脸停驻了几秒钟,这才迈步走过去。

    “唔。”江雁声身子刚被男人一双手抱出浴缸,就轻颤着眼睫毛醒来。

    她睁开眼的视线还很模糊,没看清他脸孔样貌,就先闻见了熟悉的男性气息,很令人安心好闻的味道。

    “我要不进来,你打算在浴缸泡凉水过夜?”

    霍修默看她无意识的将小脸蹭着他下巴,胸膛内愤怒的火气也暂时被压下,先用浴巾裹着她的身子抱到大床去。

    江雁声花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眼眸微微睁着看近在咫尺的男人,一秒,两秒,三秒钟走过去。

    霍修默还在,没有消失,还帮她擦拭长头发。

    “你……”江雁声溢出红唇的声音很哑,不过也能让人分辨出来在说什么:“和我怎么会在这?”

    霍修默眸子半眯,凝着她茫然的小脸,薄唇扯动:“又给我演?”

    又?

    江雁声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清了,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她喝的醉醺醺的,然后回酒店……

    对,还有这里不是她的套房啊。

    江雁声迟钝发现到四周很陌生,比她住的那间,要奢华几倍。

    霍修默倏然伸出大手捏住她尖细的下巴,大抵是觉得她现在没了先前带刺的模样,或许,又是她无辜的模样太惹人。

    便低头,吻了下去。

    “唔……”江雁声红唇被覆上男人柔软的唇,她心底一片混乱,只能凭着本能去推他的胸膛:“不要,霍修默……你说过不碰我的。”

    霍修默亲密的吻了会,先放过她,手臂却搂紧了女人腰身,嗓音不知不觉的暗哑:“你是精分么?这么会跟我装,半个小时前还牙尖嘴利说要杀我,现在又跟我娇气喊不要了?”

    被吻得脸颊红晕的女人,听到男人这句话,一瞬间的功夫,浑身的温度都尽褪去,发冷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好半响,江雁声双眸里布满了某些难堪和慌乱,指尖掐紧了手心,疼痛一点也不自知。

    “我半个小时前跟你聊过?”

    霍修默话里暗有所指,嗤笑:“你确定是聊?而不是一句句把我往死里怒?”

    “我记不清了……”江雁声潜意识这样找借口回答。

    霍修默没察觉到了她一丝不对劲,急于跟这个女人和解,连嗓音都低柔几度,带着少见委屈的意味:“嗯,你半夜酒醒还把我踹下床,后脑勺被磕到现在还丝丝的发痛。”

    江雁声越听越心惊,不敢相信第二人格在霍修默身边醒来会做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这样事情发生。

    “霍太太?”

    霍修默见她神色恍惚,说了半天都没反应,刚要靠近,就被女人反手一巴掌。

    英俊的脸,实实挨了一下,响声很清脆。

    江雁声不想听他继续说下去的,却也没想出手打人,这下自己也愣住了,手指发麻,可见是打的多重。

    她慌乱的推开男人,想解释什么,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霍修默被半夜酒醒来的她怒对,又被浴缸醒来的她扇巴掌。

    一张英俊的脸庞很沉的厉害,眸子盯紧了女人:“江雁声,我上辈子欠你?”

    欠是没欠,肯定是有过一段虐缘就是了。

    江雁声心虚又故作镇定,提醒他:“霍修默,我们还在冷战,你一靠近我就是抱抱亲亲的,我打你一巴掌是处于潜意识的防卫。”

    霍修默听她连防卫都敢说,怒极反笑:“我要强了你,是不是你没捅我一刀,都不能了事?”

    “为一个男人坐一辈子的牢?”江雁声扯着被子包裹自己,湿发还贴在脸颊和肩头,气质冷清又带着一丝水媚之色,对他说:“我又不蠢。”

    霍修默这晚被她一惹再惹,怒气瞬间就提高了个顶点,转身,大步要朝外走。

    “你去哪?”江雁声看淡漠的身影快消失在卧室门口,也没想太多就问出口了。

    在霍修默转回身时,她是后悔的。

    结果这男人,冷声讽刺她的大度:“不走,等着你在叫七个小姐服侍我?”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眨,听得懂字却理解不了话里意思,不过想了想,她大概能猜出是身体里的另一个她做的好事。

    ……

    霍修默说走就走,连行李箱也不要了。

    江雁声翻找出浴袍穿好后,才从卧室走出来看,客厅和书房都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

    哦,这男人又耍小性子出走?

    江雁声发现他真作起来,比女人都爱离家出走,大半夜的,也不怕被外面街道哪个老女人看上奸了。

    她视线看了一圈,便把灯全部关掉,走回卧室去睡觉。

    而套房门外。

    霍修默挺拔的身影就站在走廊上,修长的大手从裤袋摸出了一盒烟,想抽烟打发时间,却发现打火机没拿出来。

    他大手用力将烟盒攥成团,重重朝垃圾桶扔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