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51章 跟你在一起,就好像抢了别人丈夫。
    睡觉对于江雁声而已,有时候只是另一种用来逃避现实的手段,她享受深眠时不再被事物困扰得无法挣脱的轻松感,这跟自我救赎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天黑了。

    霍修默跟z市一个生意上来往的朋友在饭局上散场,便回到了酒店。

    他开门缓步走进去,套房内奢华的水晶灯被打开,气氛安静,当要抬手解开西服搁在沙发手扶上时,才注意到了一抹女人纤细的身影。

    霍修默眸色微微波动,有一丝意外。

    今天还以为她在横店拍戏会很晚,没想到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迈步走过去,挺拔的身躯在女人的身前蹲下,深眸低低注视着她沉睡的脸蛋,浓翘长睫毛掩着一片阴影,呼吸很均匀。

    难得见到女人恬静乖巧的模样,霍修默打量了长大一分钟,他长指在江雁声泛红的脸颊轻划一下,带有温度。

    江雁声好睡的很,没有被他骚扰醒来。

    霍修默见此,将英俊的脸庞缓缓靠近,鼻梁几乎是抵着她的鼻尖,两人呼吸声浅浅温热的交融在一起,他低低唤她名字:“声声?”

    江雁声蹙了蹙眉,在梦中她看到了十年前的霍修默,是一个清贵公子哥。

    他从一群人走出来,那份绅士风度是旁人不能比的,就好像在这一瞬间就温暖了她恐惧的心。

    “江二小姐,你还好吗?”

    他声音缓慢而低醇,很容易让人有好感。

    江雁声狼狈的瘫跪在地上,乌黑的发散乱下来,她仰头,秀丽小脸看着眼前这个素来无往的男人,从他靠近而传来的清冽好闻气息,让她咬着下唇,有些不知所措。

    “我送你回家,别怕。”

    霍修默绅士的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而江雁声纤细笔直的双腿却好像站不稳般,声音轻颤想解释徐慢慢被推下楼梯的事,张了张口半天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我,我是不是惹事了……”

    画面一转,又看到姬温纶坐在皮椅上,这个俊美无俦的男人,薄唇溢出的冷静语调字字在她心尖划过了血痕:“性格障碍的人绝不会随着阅历增长而自动变好,没有人会无端献爱心给你,正常人一旦遇上极端性格的人首先想到的都是自保。

    江雁声,你性格怯弱又有着典型的利己主义者人格,跟她和平共处不好吗?她的存在……同样是在替你承受无法面对的痛苦。”

    “她在保护你……”

    “她承受了你精神压力上的痛苦,她保护了你多年……”

    “不……”江雁声眼角处溢出了泪珠,破碎的声音从细喉溢出,她怎么也醒不过来了,脑海中不断回荡着这些话。

    不,她真的不想生病了……

    “声声?”

    在江雁声面临快崩溃的边缘时,另一道低沉熟悉的男音仿佛透过重重浓雾传来,一下子就把她给从阴暗的深渊里拉回来。

    江雁声蓦地睁开了水雾的双眸,怔怔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一秒钟还是两秒钟,久久不能回神。

    霍修默深沉的眼眸微含着关切之意,见她睡的好好,突然就哭了起来,大手将女人温软的身子抱入怀中,拍拍她肩头:“梦见什么了?”

    男人身躯传来的体温,让江雁声才感到了一丝暖意,她抬了抬发麻僵硬的手去抱他。

    “霍修默……”

    一开口,声音哑的不能听。

    霍修默低头,亲了亲女人被汗水染湿的秀发:“嗯?”

    “徐慢慢不是我推的……”江雁声仰头,清丽的小脸上没有血色,看着他,眼中饱含着无尽的自责和痛苦,她声音艰难地往下说:“可是,我也没有救她。”

    霍修默眸色逐渐沉寂下来,盯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眸,他的语调和态度都分辨不出真实的情绪:“这件事,十年前就已经结束。”

    江雁声颤抖的摇头,指尖慢慢揪紧他的衬衫,自嘲般的笑:“怎么能算结束了呢,徐慕庭的妹妹三十了,没有人娶她,这辈子……谁不想找一个男人疼自己,谁不想嫁人生子过上美满的生活。”

    霍修默越看她越不对劲,整个人就好像陷入了一个困境,极端的处于了自己的思想世界里。

    江雁声没有掉眼泪,可是她这副狼狈的模样更像是痛哭了一顿:“我没有推她……她掉下去了我拉不住……我害怕,所以我放手了,霍修默……是梁宛儿推我的,她……站在我和徐慢慢背后……

    是她把我和徐慢慢往楼梯下推……我,我抓住了栏杆,我……我也抓住了徐慢慢……可是我……我快抓不住了……”

    霍修默大手握紧她削弱的肩头,力道逐渐加大,强迫她冷静情绪:“告诉我,为什么会说这些?”

    江雁声无助的双眼看着他,崩溃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她还含着泪水:“我……”

    霍修默动作温柔把她抱在怀里,不敢用力,深怕让她更加难受,薄唇在她耳朵低语:“说出来,说出来就不害怕了。”

    江雁声呼吸一口气,疲倦地闭上眼,苦笑:“十年了,我在逃避……我看到徐慕庭心虚,不敢去见徐慢慢……甚至不敢过问梁宛儿在监狱的情况,霍修默,我……”

    她说不下去了。

    这刻,真的很想告诉霍修默,她一开始听说梁宛儿出狱了,连跟这个女人争他的勇气都没有。

    江雁声潜意识里逃避,她软弱的让身体里的另一个她去面对外界的压力,她十年来根本就无法接受自己一时害怕导致了徐慢慢掉下楼梯这个事实。

    今天看到徐慢慢写的文章,在她创作的故事里仿佛唤醒了江雁声深埋在心底不愿意面对的过去。

    书里,徐慢慢的女主人公一个美得很脱俗的皮囊下,住着一个丑陋恶毒的女人和一个胆小如鼠的怯弱女人,这让江雁声,仿佛看到了真实的自己。

    卧室内。

    霍修默将哭的没力气的女人抱到了床上躺好,又去卫生间拿湿毛巾给她细细的擦脸。

    江雁声眼睛很红,咬了咬红唇对他说:“霍修默,我跟你在一起,会有好像抢了别人丈夫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