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59章 太太,您的母亲来访
    “你过来!”

    江雁声轻蹙秀眉,在英俊的男人靠近时,一股专属于他清冽的气息也包围着自己。

    她伸出双手抱环住霍修默的后背,手指摸着他性感的肌肉,声音柔柔的:“我现在只想安静抱抱你!”

    霍修默眸子微眯,低低注视着女人恍惚的小脸,这股黏人劲比平时更缠人,他薄唇微微一勾:“抱抱就够?要不要亲亲?”

    江雁声摇头,细致的眉眼透着一丝倦意:“困了。”

    她没精力跟他亲热再来一次了,依偎在男人怀中说不出的踏实与暖和,没过几秒钟便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卧室墙壁只开着一盏壁灯,光线昏暗,霍修默低首,动作很轻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深泓般幽暗的眸子注视着女人清丽的睡颜上。

    许久,最终低首,在她柔软的唇上轻碰了一下。

    早上。

    舒适安静的主卧内,一张深蓝色的大床上,女人蜷缩在被褥里,阳光透过飘浮的窗帘轻洒进来,有些刺眼,她浓翘的长睫毛轻颤了两下,缓缓地睁开了。

    江雁声一夜无梦醒来,除了身子有些酸软外,没有感觉什么不适。

    此刻身旁早就无一人,她伸手去拿床头柜手机,刚划开屏幕就有几个未接来电跳跃了出来。

    江亚东两个。

    王瑗五个。

    时间点是早上七点多,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江雁声红唇抿起,才想起被救护车带走的江斯微,昨晚光顾着跟霍修默亲热了,把这事给忘了。

    她安静了一会,将手机搁在床沿,起身去洗漱。

    十五分钟后。

    江雁声从卫生间走出来,先去抽屉找避孕药服用,又拿出姬温纶的药吃了一片,然后换了身白裙下楼。

    她似乎也把霍修默的小叔叔给忘了,当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吃薯片的小男孩,素净的脸上神色怔了会。

    尊小少爷看见她,黑亮的大眼睛忽闪,吃着零食合不拢嘴:“小姑娘,早啊。”

    江雁声红唇轻启想要叫他名字,一时想起论辈分似乎不合适,她点头,走下楼梯。

    这是,佣人从玄关处走过来,禀报道:“太太,您的母亲来访。”

    “我母亲?”

    江雁声身子僵滞在了原地,蓦地转头看过去,眼眸微睁,似还侵染着一丝水意。

    佣人被她直直的盯着一时局促:“是江夫人来了。”

    江雁声在心理承受到一阵强烈冲击憾动的同时,又听见江夫人三个字,一时半会感到窒息的压抑感。

    她面容上神色冷清,清楚告诉佣人:“江夫人不是我母亲。”

    “对不起太太,我不知道。”佣人不了解江家家庭背景,以为王瑗是江雁声的亲生母亲,知道说错话了,唯诺问道:“要请江夫人进来吗?”

    江雁声一阵麻木的恍然过后,平复下异样情绪,冷淡道:“请她进来。”

    语罢,她走向餐厅去用饭,也没有招呼客人的意思。

    别墅外,王瑗跟着佣人进来,没在客厅看到江雁声的身影,反而是在距离不远处的餐桌旁边,看到了一袭白裙女子,纯黑长发披散身后,气质高贵脱俗。

    从视线角度看上去,侧脸精致透着一丝清丽。

    王瑗几乎像看到了另一个叶茗,眼中划过深深恶毒冷意。

    佣人在旁边提醒:“太太,江夫人来了。”

    江雁声低垂着眼眸,用筷子夹着寿司吃,继续一口咬一个,态度上没什么反应。

    而王瑗却被叫回神来,再仔细看的话,眼前的江雁声又与雅柔的叶茗没那么神似了。

    “声声啊,你怎么不接阿姨电话?”王瑗表面上很和气,朝餐厅走过去。

    气场明显气氛透着怪异,佣人都躲厨房去了,只有坐在客厅沙发上被无视的小家伙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竖起耳朵听墙角。

    餐厅里。

    江雁声拉开椅凳优雅坐下来,端起碗筷用饭,语调慢悠悠:“睡觉怎么接?”

    一开头就被她这样态度对待,王瑗语哽了半响,目光在桌上的早餐一扫,尽量摆出模范母亲的架势:“作为一名妻子,你在霍家不用照顾丈夫饮食起居吗?怎么睡到这个点才醒来。”

    江雁声听了,眼眸冷清的看向她:“王女士是以什么身份在教我?”

    王瑗气不过说:“我好歹也是你名义上的母亲。”

    江雁声在笑,语气里隐隐透着一丝讽刺:“没这个命生我,就别端着我母亲的架势,谁听你?”

    像王瑗这种表面看起来朴实无华,贤妻良母,内心其实蛇蝎心肠的女人,就算以前年纪小看不透,生活了十几年也早看透了。

    “你不尊重我,微微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你也不把她当人看?”

    王瑗说到这个,难免露出伤心的模样:“你又打她,声声,你要让阿姨怎么做才好?”

    “她不招惹我,我会打她?”

    江雁声面容上很平静,没有因为王瑗哭两声,就内心感觉到了深深的谴责,反而没有一丝心虚:“她骗我霍修默有私生子呢,就恨不得我离婚了,她好上位嫁给自己妹夫。”

    江斯微这样的作为,确实让王瑗面上也无光,只能恨女人沉不住气。

    她不禁咬牙想像叶茗这样冷清的女人,肚子里怎么会爬出江雁声这样恶毒的东西。

    “来我这说什么都没用,江斯微下次再敢惹我,我还打她进医院。”江雁声在态度上,毫不退让一分。

    从小江斯微就抢她的家,抢她的爸爸和一切光环,现如今还想来抢她的男人。

    江斯微不懂得适可为止这个道理,江雁声亲手就教她。

    王瑗好不容易才压下怒火,牵强的挤出一抹笑容:“声声,阿姨这才过来是跟你和解的,以后微微不会了。”

    江雁声双眸划过淡淡惊讶,这很不像王瑗的风格。

    她不是一向惯会跑到江亚东面前哭诉,要么就是装弱者去江老太太面前告状?

    王瑗与她怀疑的视线对上,从手提包取出一个精美的香料盒子,递到她面前:“我知道你心里怨恨我们,只念着你亲生母亲好,声声,我从亚东手上把你母亲留下的旧物还给你,以后希望你别在伤害我的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