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0章 你不生个女儿给我哄,我只好把你当成女儿哄。
    母亲的旧物?

    江雁声清晰记得妈妈走的那天,爸爸出门找了三天三夜,回来后,身上还穿着那套西装,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落魄邋遢。

    他什么话都没说,上楼便把主卧里有关妈妈的物品都锁在了小阁楼里。

    江雁声更记得她向爸爸讨要遭拒绝后,有一次便偷偷把锁撬了,事后,也是童年中第一次被爸爸打。

    回忆起心底潜意识在逃避的过去,她的眼眸被一层水雾覆盖,坐在餐桌前连饭也吃不下了。

    江雁声双手将散发出幽雅香气的盒子捧紧怀中,低着头深呼吸,喉咙哽咽得很厉害,甚至在起身时,脑海中有些飘忽,还有一丝莫名的呕吐感。

    别墅走出来。

    王瑗拿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声音温柔:“好女儿,你放心吧,妈妈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江斯微委屈的声音传来:“妈,江雁声就是想踹死我,我心口好疼。”

    “你啊,以后不许跟江雁声正面冲突。”王瑗眼底乍然出了几许恶毒的寒光:“现在为了点小争吵就对你下狠手,以后跟锦乔争家产,不要下死手?她会遭报应的。”

    电话那端,江斯微苍白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妈,她就是嫉妒我有一个爱我妈妈,她自己没有。”

    做母亲最大的满足就是得到孩子认可,王瑗面带着笑容,开车缓缓行驶出别墅小区。

    大门口处,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在探头探脑的偷看,等见车开走了,小手按着霍修默的号码拨打出去:“侄儿啊,叔卖你一个秘密!”

    “价格亲情价一个5磅的奶油蛋糕怎么样?少一口奶油都不行的啦。”

    “成交,记得回家顺道给叔带一盒草莓味的糖果,你媳妇儿被气的饭都没吃,被一个叫江夫人的老女人……说什么啊?我一个小孩子怎么懂大人的语言?侄儿,对你叔要求不要太过分。”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在楼下跟霍修默讲价,而阳台上,江雁声小脸冷淡将窗帘一垃,躺在床上用被子紧紧包裹住了自己。

    或许,是这样才会让她有安全感。

    江雁声睁着眼眸,视线注视着被她搁在床头柜的香料盒子,静静的,心中的情绪掺杂着沮丧与一丝难过。

    她对母亲的执念很深,曾经一度渴望母亲能回来带走自己,江家对于她而言,奶奶和王瑗都是噩梦的存在。

    那种一开始的逃避和挣扎到最后的麻木,没有人能体会到她是有多么的绝望。

    江雁声依稀记得很多年前,她还是一个乖弱的小女孩。

    有一次,佣人说钱包丢了一千元。

    那晚,奶奶叫她先回房间。

    她听话回去睡觉了,从门缝里能听见外面大人们商量的说话声。

    等过了十来分钟,奶奶和王瑗都轮番进来骂她,把她从床上拉下来,叫她跪在地上。

    奶奶的打骂声如今还历历在目,尖酸又刻薄:“我知道你是什么个坏东西,还不承认自己偷钱?”

    她哭着央求奶奶,别打了,她好疼。

    但奶奶一旦动手就喜欢打的她遍体鳞伤,王瑗不会对她动手,却会在旁边煽风点火,恨不得她被家暴虐死。

    江雁声从最初的求饶变成了麻木的绝望,她试过,曾经只有一个念头,被打狠了,便不顾一切跑到阳台想要以死相逼。

    而然,奶奶非但没有一丝害怕,还伸出双手将小小的她,往窗外推。

    江雁声想想就很可笑,即便是这样,她事后,一个人躲到了角落里哭了整整半个小时后,还要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在奶奶,在王瑗,在江家所有佣人的面前装的很听话。

    这世上最无私伟大的母爱,她的童年没有感受过,甚至江雁声非常清楚一点。

    保护好自己唯一的捷径就是学习优秀,她要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这样才不会一不小心让奶奶打死了。

    坚持的活下去啊。

    也很一件不容易的事,不是吗?

    江雁声缓缓闭上眼,眼角处溢出细碎的泪光,无声无息的侵湿了洁白的枕头。

    一睡就是一下午。

    江雁声醒来前,霍修默提早半个小时从公司回来。

    他身高腿长的从别墅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毛绒玩具。

    “侄儿,你真是懂得孝顺你叔。”

    坐在沙发看动画片的小家伙,一看到了长耳朵兔大脸的布偶娃娃,大眼睛里盈满惊喜之色,迈着小短腿哒哒的跑过来。

    霍修默单手插在裤袋里,无视这个死胖子自作多情的那股娇气劲,并没有将毛绒玩具给到他小手上,淡漠的视线朝楼上望去,开腔问佣人:“太太还在睡?”

    佣人上前说:“睡着呢,三点多我端了一碗面上去,也没叫醒她。”

    霍修默眉头轻皱,迈步上楼梯。

    “我的兔兔……”小家伙连兔尾巴都没摸着,他瞪圆着大眼睛,迈着小腿跟上去:“侄儿,你先把玩具给叔……你老婆又不会没。”

    砰一声!

    回应他一腔热情的,是无情的关门声。

    卧室内,江雁声同时被关门动静给惊醒,她蓦然睁开紧闭的双眸,洁白的脸上表情茫然,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

    下一秒。

    她就被一个大脸兔吓到了。

    “什么?”

    霍修默走过来,肩宽腿长的个子特别高,手里的毛绒玩具也不小,就搁在床沿处。

    他深黑的眸子盯着女人,低低说:“路上捡的。”

    江雁声怔怔的仰头看他,刚睡醒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红晕,好半天了,她煽动的睫毛下,划过了一丝感动的情绪:“我又不是你女儿,用什么玩具哄人。”

    霍修默注视着她表情变化,抬起手臂将这纤弱的女人拥入怀,薄唇溢出了声叹息:“你不生个女儿给我哄,我只好把你当成女儿哄。”

    江雁声眼眶有些酸涩,呼吸了一口气平缓下,仰头看他,发现男人下颚线条非常好看。

    她不禁伸出指尖,去摸摸:“霍修默,你有空吗?”

    在男人低头下来的那一刹那,江雁声红唇主动吻上了他,轻吐出清晰的字:“我想跟你做场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