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3章 血缘断不了,关系上我会让法院来判
    门铃被按响,江家的佣人跑过去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廊外的年轻女人,语气惊讶:“二小姐,你怎么来了?”

    江雁声清丽的脸上没有表情,直径朝客厅走去。

    “二小姐……”

    佣人跟在身后,还提着室内棉鞋。

    江雁声脚步微顿,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喝茶谈话的众人,除了江亚东也在场外,还有客人。

    江亚东正跟朋友谈论项目,猝不及防就看到了江雁声的身影,他眼中带着一丝意外,严毅的脸庞上难得一见的笑容刚要露出来。

    只见,江雁声抿唇走过来,当着众人的面端起茶几上一杯茶,直直朝王瑗这张虚伪的脸泼去。

    “啊!”

    王瑗尖叫,双手捂住脸。

    江亚东脸色一沉,怒声道:“江雁声,你这是做什么。”

    “我的脸……快,快给我水。”王瑗叫的很惨,吓的佣人赶紧跑去卫生间拿冷毛巾。

    在场气氛很乱,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

    江雁声放下空茶杯,眼眸凝着一抹冷意盯着狼狈的王瑗:“我做什么?爸,我给她洗洗脑呢。”

    江亚东看她是越来越目无尊长,脸色愈发黑沉,先转头对季氏夫妇说:“我先处理一些私事,改日在招待二位。”

    季先生懂家丑不可外扬这个道理,拉着夫人站起身告辞:“改日在会。”

    江雁声冷冷的笑,声调讽刺极了:“逐客做什么,我说几句话而已。”

    她这句话让江亚东脸上挂不住,重重拍打了一下茶几:“你真是无法无天了,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江雁声挺直背脊看着他,气势上没有一分示弱:“我把你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你的妻子把你亲生女儿放在眼里了吗?”

    “江雁声!”

    王瑗脸上皮肤被热茶烫的发肿,用毛巾敷着,表情像是忍着屈辱般说:“你可以不尊重我,他是你爸爸啊。”

    江雁声看她又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了,可笑的是,而她的父亲每次都是很受用。

    顿时间,她双眸感到了一道刺痛划过,干涩地发疼:“王瑗,一个往香盒里放毒品送给我的继母,你想我怎么尊重你?”

    “你说什么。”

    王瑗的反应跟毫不知情一般,吓到了,很快就露出伤心的表情:“声声,你打微微,你厌恶我这都可以,你却不能这样栽赃陷害我啊。”

    江雁声唇边出现一抹冷笑:“王瑗,你想害我染上毒瘾,却没想到会有人先替我受过,你以为我没有证据就敢来找你算账?”

    她不想听王瑗那些说辞,转头,对脸色难看的江亚东说:“你信与不信,霍修默的小叔碰了你的好妻子给我的盒子后,现在就在医院躺着。”

    江亚东绷着一张脸,这事竟然还牵扯到了霍家,他表面不显情绪,吩咐佣人:“送季先生季太太出门。”

    季先生表情很尴尬啊,没想到会听到这些,暗示了一眼八卦的妻子,便匆匆忙忙的告辞。

    没了闲杂人等在,江亚东怒气提升了一个点:“说清楚,这到底什么回事!”

    一家之主发怒了,王瑗当即就落泪,先发制人道:“亚东,她把微微打了,我就是心疼女儿又不想让你为难,今天就去找江雁声说了两句。”

    江亚东确实不知道江斯微被打了,他当即便皱眉。

    江雁声早就看透了王瑗的招数,恐怕是早就料到这事揭发出来会闹到江家,所以先瞒着江斯微进医院的事,不是就为了在江亚东面前装一心为家庭和睦的受害者。

    她指甲刺入自己的手心,看着就恶心:“王瑗,今天要躺在医院的是我,恐怕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就是霍修默了,你觉得你一句不是你,就能撇清一切?”

    王瑗红了眼,脸上的伤势让她看起来柔弱中有一丝狰狞:“我撇清什么?江雁声,你是不是偷偷藏毒被发现,没办法解释就推在我身上来?”

    江亚东一听,眼神有着深究。

    江雁声抿起唇角扯动,声音一片冷意:“真够无耻!”

    “你从小就喜欢装三好学生,私底下抽烟喝酒赌博什么不会?以前老太太就没少管教你一个女孩子不许学人抽烟,你还把锦乔给教坏了。”王瑗字字数落,哭抹着泪水。

    “我偷偷藏毒被发现,只好栽赃到你身上?”江雁声带刺的讽刺溢出红唇:“你要不要编一些我爱玩私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故事,不如你女儿冰清玉洁,让我爸去跟霍家商量换个女儿当霍家长媳,岂不是更好?”

    “你!”王瑗气急。

    “都给我闭嘴!”

    江亚东又重重拍了一下茶几,先对王瑗语气很不好道:“你是长辈,什么话不该说心里没数?”

    江雁声要真玩毒被霍家发现,两家解除联姻关系,江家的名声能保得住?

    还有,他也对江雁声沉声说:“你嫁出去也是流着江家血液,不顾外人在场就把丑事捅破,想想对你有什么好处?”

    江雁声看到江亚东这样的处事态度,谈不上很失望,仿佛早就习惯了,眼底压下一丝的落寞后,开口道:“爸,从小你就总对我说,你要乖啊,我乖了,别人是怎么欺负我的?”

    江亚东表情一僵,看着眼前已经嫁为人妇的女儿,再也不是那个小小乖弱的女孩儿了。

    江雁声弯起唇角,含着泪在笑:“你只会让我忍让,霍修默却会给我出头,这里已经不是我的家了,霍家才是。”

    江亚东膝盖上的大手,捏紧成拳:“声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来这里前,根本就不敢奢望你会为我出头……”

    江雁声忍着泪不掉下来,一字一字说的很沙哑:“不敢奢望不代表不想,如果王瑗拿我母亲旧物做借口想让我染上毒瘾这件事,江家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会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未了,她盯着江亚东不可置信的眼神,说的更清楚一些:“血缘断不了,关系上我会让法院来判。”

    江亚东被她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刺激得胸口心脏发疼,额际一根根青筋激烈的冒出来:“这种话谁教你说的,把霍修默给我叫来,我要问问他是怎么教坏我女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