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5章 身体的另一个她,昨晚又出来了?
    霍修默睨了她一眼,薄唇掀起:“嗯,你很乖的,黄赌毒只会碰前两个。”

    江雁声蓦地转过头看向正在开车的男人,车玻璃上一道道的灯光掠过,将他英俊完美的脸孔衬得线条轮廓深刻,仔细看的话,薄唇角还勾勒出极淡的慵懒弧度。

    她抿着红唇开口:“我什么时候碰第一个了?”

    男人语调低缓:“你没睡过我?”

    江雁声被他问的哑口无言,就连带阴郁的心情,也好转了几分,眉眼处划过了一丝笑意。

    回到都景苑。

    江雁声下车后,才记起了在医院的小家伙,她转身看向抄着裤袋走来的男人:“我们是不是把孩子给忘了?”

    霍修默将黑色西服裹住她,手臂连带女人搂了过来,朝别墅缓步走去,淡淡开腔:“没忘,让佣人去照顾他了。”

    到底,两个都没有做过父母的人,对于照顾孩子方面还是有所欠佳。

    江雁声想到小家伙替她受罪就很自责,低声说:“等他出院了,我把玩具送给他吧。”

    “不必。”

    霍修默薄唇轻扯:“那是我给你的。”

    江雁声抬头看他,双眸怔怔的。

    霍先生朝前看,一脸正经的说道:“留着,以后给我们儿子玩。”

    小叔不是亲生的,儿子才是了?

    江雁声也不好说什么,下意识去回避生孩子这个问题,她和霍修默走进卧室,里面已经被佣人仔细的打扫过了,整洁且干净,大脸兔被放在沙发上。

    霍修默一边抬手扯着领带,对她说:“你很累了,换身衣服睡觉。”

    江雁声如今小脸还透着一丝苍白的倦意,听话点头。

    ……

    浴室传来了一阵淅淅沥沥水声,还透着微微的灯光出来。

    江雁声换好洁白的睡裙坐在床沿,手里紧握着一瓶抗精神病药物,她取出一片服用,慢慢喝着水,同时在想霍修默叫她别洗澡了。

    可是,他自己却爱干净去洗了。

    浴室门被推开,江雁声恍然回神将药快速的藏好,细白的手指纠在了一起,规矩的坐好。

    男人洗过澡,穿了藏青丝绸的睡袍出来,挺拔的身躯被布料紧帖着,隐约能看清性感的肌肉轮廓,在灯光的照映下特别显出了男性的魅力。

    “还不睡?”

    霍修默看她像个小媳妇似的等自己,眼底浮现几许玩味笑意。

    江雁声一时半会没参透男人话里意思,等他走近,强势的气息伴随着身躯俯下来时,才迟钝反应过来。

    “就睡了啊。”她脸红朝旁边一躲,然后躺到床上盖好被子,只给男人留下柔美的背影。

    霍修默深沉难测的眸子微眯,在床沿站了片刻,才抬手关了灯睡觉。

    看她今晚伤心的份上,先饶她一次。

    一整晚,江雁声都睡得很安稳,男人清冽的气息淡淡笼罩着她,熟悉的温度,还有他强健身躯与有力的心跳声,都无不让她感到深深的依赖。

    霍修默对于她而言,就是阴霾而冰冷童年里的一道温暖,虽然只有年少时短暂的一次接触,却让她不再渴望滞留在黑暗里。

    清晨。

    阳光透过飘浮的窗帘折射进主卧,淡淡暖意斑驳的洒在了大床上。

    霍修默生物钟准时醒来,睁开紧闭的眼,同一时间发现怀里空空的。

    他心脏徒然一紧,抬头看向身侧。

    那个原本睡在他怀里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翻身躺到床沿睡,也没有盖被子,姣好的身子换了一件黑红色性感真丝裙,满头青丝散在洁白的枕头上,黑到极致,也白到了极致。

    此时沉睡中的江雁声,就宛如一朵艳美的红玫瑰,静静躺在这,散发出一种致命的性感魅力让人想去侵犯她。

    霍修默念头一起,高大的身躯便朝女人靠近……

    “唔。”

    睡梦间,江雁声感觉到身上一重,湿热的触感在她脖间弥漫开,还有结实紧绷的肌肉上散发出来的热量,都在轻扰着她醒来。

    她眉心轻拧,身子在男人的怜惜下变得妖娆动人,感觉越来越热,气息也变得紊乱。

    “霍修默……”江雁声睫毛微微的颤动,喃喃出声。

    男人唇舌碾压细吻她的脸颊肌肤,带着淡淡清冽的气息,低沉压抑的嗓音缓缓响起:“嗯,我在。”

    江雁声很热,白皙肌肤上都溢出了一层细汗,感觉身体反应很难受,当男人发烫的大手从柔软腰间移到细长的美腿,她骤然清醒过来。

    “你做什么!”

    江雁声睁开了迷糊的眼睛,还带着一丝茫然。

    霍修默伏在女人的上方,幽深的眸子盯紧她片刻,然后低首,薄唇重重碾压着她唇瓣,低低出声:“做什么你不知道?一早上换了一身这么性感的,嗯,是想我怎么做?”

    江雁声轻蹙着秀眉,在男人缠绵的深吻中,她机械地低垂下眼睫,这才发现自己什么时候换睡衣了?

    而且,还穿了一身深V的性感裙子,在身段上,饱满的弧度若隐若现露出来,纤细的腰,一双大美腿更是诱人。

    霍修默察觉出她在亲密的时候走神,用力咬了她唇瓣一口。

    “唔。”江雁声疼的眼眸覆上一层水雾,手心去推他胸膛:“我不要。”

    霍修默压着她,灼热的呼吸洒在她红晕的脸蛋上,嗓音完全暗哑:“为什么又不要了?”

    男人一大早本来就比较敏感,特别是看了她妖娆的模样后。

    江雁声也清晰的感觉到他肌肉崩的很紧了,可是,她现在内心是恐惧的……在害怕身体的另一个她,昨晚又出来了?

    “霍修默……”江雁声略带干涩的出声:“能不能,等晚上我在陪你做?”

    她这会没心情跟他亲热。

    霍修默大手将女人纤细手腕扣住,抵在洁白的枕头上,眸子深深的注视她,暗得可怕:“你上午有事?”

    江雁声茫然的摇头,她没事。

    于是,男人又低问她:“那你支配一个小时给我,有什么问题?”

    “我……”江雁声小脸开始变白,说不上来。

    霍修默缓缓靠近她,薄唇快要贴上她颤抖的睫毛:“还是,我前戏没做足,你怕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