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9章 她心里都憋着火,凭什么给他泻火?
    【不必找了!】

    江雁声看着这四个字出现在屏幕上的聊天窗口里,眼眸微微发涩,指尖握紧了鼠标。

    对方接头人很快回复:【江小姐,很抱歉一直都没给您找到,实在是您要找的人消失了十多年,您这边如果能提供点线索给我们,或许还是有一线希望。】

    江雁声眼眸漆黑的不见一丝水光,即便这样还是让人感觉到有种痛哭般的感觉。

    她没回复,将笔记本缓缓合上。

    没有任何线索能提供,只有一个叶茗的名字,江雁声在三年前请专业团队满世界找母亲时,内心其实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她当时太小了,根本记不住那么多事,只知道母亲是宛城人士,曾经是书香门第出身,外婆年轻时得了癌症去世,而外公是国内着名丹青大师,却因为涉及一桩强奸案被判死刑。

    其余的,她就不得而知了。

    江雁声不由苦笑,这些还是从奶奶口中辱骂她时得知的。

    外公一世好名声因为被判刑而毁于一旦,包括他的女儿,奶奶打从心底看不上妈妈,她认为跟叶家做亲家,辱了江家门第。

    江雁声的手臂缓缓抱紧双膝,低头笑的很苍白,看不上叶茗,怎么会看得上她生的女儿呢?

    夜里,十点多。

    外面还下着淅沥小雨,私家车缓缓驶入别墅区,停驶在了门口,霍修默挺拔身影虚浮走下来,身边,李秘书还撑着雨伞:“霍总,你还好吗?”

    “无碍,你回去吧。”霍修默手指重重抵着眉心,路灯惨白的光线照映在他英俊的侧脸上,沉静深刻,要不是眼角处冒出了血丝,表面上都丝毫看不出一点醉意。

    他压下额头那股裂痛感,迈步走进别墅。

    客厅漆黑一片,安静的听不见半点动静,霍修默直径朝楼上走去。

    他推开主卧房门,透过半掩窗帘透出来的月光,隐约能看见躺在大床上沉睡的女人。

    霍修默视线看物很晃有重影,看江雁声却异常清晰,他带着满身的酒气靠近,连被雨水打湿的西服都没脱,便俯身靠近……

    江雁声睡的迷迷糊糊,突然有股寒气逼人的冷意把她从梦中扰醒,身上就好比压着一座山,怎么推都透不过气来。

    “老婆……”

    耳旁,男人低哑的嗓音就贴在她肌肤溢出来,性感极了,还带着丝丝颤意。

    这让江雁声惺忪睡意骤然消散,鼻尖呼吸进的男性气息告诉她,是谁回来了。

    她一睁开紧闭的眼眸,便撞见了男人幽深不见底的眸子里。

    霍修默呼吸喘的很急,沉重的身躯就压在她上方,大手甚至用力把她纤细的腰肢扣住了,低首,便强行要跟她接吻。

    “霍修默!”

    江雁声皱起眉心,别过脸躲开他湿热的吻,轻洒下来的那种浓烈酒气让她呼吸困难,一手嫌弃推着他:“你喝了多少?”

    霍修默没吻到她的唇,英俊的脸庞变得很难看,大手去摸她身体,嗓音低哑且异常缓慢:“没喝多少……声声,跟我亲热好不好?”

    他很直白,没有半点隐瞒的表露出了他的欲。

    江雁声睁着眸看他,没忍住抬手扇了一巴掌过去。

    清脆的耳光声,实实挨在了男人的俊脸上。

    宽大的卧房,一片死静。

    霍修默俯身的姿势不动,也盯着她,眼底压抑着几分情绪,开口说话:“为什么要打我?”

    他好像是真醉了,连说话也没有逻辑可言。

    江雁声脑袋被他一双大手扣住,看着他靠过来,用被打得微红的俊脸蹭她的脸颊,嗓音接近了某种似有若无的委屈:“你不心疼我,总是打我。”

    “你喝醉了!”她忍着脾气。

    “没有!”男人斩钉截铁告诉她:“你打我,你不跟我亲热。”

    江雁声听着他一桩桩数落她罪行,等霍修默说够了,她抬手,又是一巴掌朝他脸招呼去。

    霍修默眼底深处醉意没消散去,神色却怔住了。

    他被女人用力一推,手脚反应迟钝的缘故还真被她推开了,挺拔的身躯朝地板摔去。

    江雁声从床上坐起身,穿的白色吊带睡裙被他拉扯间,早就滑落下肩头,露出了一大片白皙肌肤,她也不在意,双眸冷美极了,盯着床下低垂脑袋的男人。

    卧室的窗帘飘动,隐约光线投入进来照映在他侧脸上,轮廓深刻,和英挺的鼻梁下抿起的薄唇,线条完美,无不让人感叹他的好颜。

    即便这样,也熄灭不了江雁声的怒气,音线冷冷:“我打你?你应酬到深夜回来,不该被我打?”

    霍修默没吭声,高大的身躯也坐着不动。

    江雁声也一桩桩数给他听:“回来也不去洗澡,身上酒味要我提醒?还有胆量打算强睡我是吧。”

    霍修默这次抬起头,英俊脸孔上被打出五根手指印,神色有些恍惚,醉意的视线盯着女人发怒的模样,问她:“不可以睡你吗?”

    江雁声现在看他就恼火,要没下午梁宛儿那件事,或许他喝醉回家索要,她会半推半就就从了。

    但是,她心里都憋着火,凭什么给他泻火?

    霍修默直直盯了她一会,伸出修长好看的大手要去摸她,又被女人一巴掌拍开。

    “你给我说清楚!”

    “说什么?”他酒劲上来,意识有些不清醒。

    江雁声看他这副模样,说话行为都比平时迟钝几分,有些人喝醉了是会发酒疯,有些人会大睡,而霍修默看似跟没事人一样,实际上跟他对话几句,就清楚他跟一个巨婴没什么不同了。

    她也不急把他拖到浴室去洗干净,弯腰,一手扯着他领带拽过来,字字清晰问他:“你为什么要帮梁家,回答我,是不是梁宛儿是你年少时的初恋,如今你们无法在一起,你才念旧情?”

    霍修默与她靠的很近,幽深目光紧紧地锁住她的脸上,半天了,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江雁声攥着他领带的指尖发白,心底的复杂滋味混淆在一起,眼睛逐渐发红起来:“霍修默,十年前徐慢慢的事情,眼睁睁看着梁宛儿被徐慕庭送进监狱,你照顾不了她,很失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