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2章 我除了江雁声的床,还有哪个女人的床能上?
    霍修默又怜惜了她一次。

    江雁声妩媚纤弱的身子躺在凌乱大床上,被这男人翻来覆去折腾了半个小时才消停下来。

    霍修默要完她,闭上眼喘息了数秒钟的时间,很快就入睡,这是体力消耗的表现。

    江雁声身子酸痛,脑海中的意识却无比清晰

    她抱着男人伏在自己胸口上的脑袋,细软的手指穿过他浓密的短发,一直集中不了精神,还在想着霍老太太对待私生子的事。

    今晚听了霍修默在酒醉过后说的那些话……

    江雁声内心隐约感到了一股不安的情绪,就好像她早就被霍修默定下了,现在正被他一张网锁定就没办法逃离。

    江雁声低垂着眼睫,目光落在男人沉睡的深刻俊脸上,难怪他一直以来都不愿意提起霍家上一辈最见不得光的恩怨纠葛,她听了,都有点忌惮他和霍家的规矩了。

    而且,凭借着女人强烈的第六感,这男人藏的太深,比她想象中的危险许多。

    ……

    下床,冲洗了一下黏腻的身体,江雁声刚从浴室走出来,凌晨两点房门还被佣人敲响:“太太,江先生来别墅找你。”

    江雁声乌黑的眼眸泛起了一丝惊讶,她站在壁灯下,不禁转头看向了躺在大床上沉睡的英俊男人。

    佣人又敲门:“太太?”

    江雁声回神过来,想到霍修默喝醉酒睡死了过去,迟疑了几秒,最终没有去喊醒他,而是恍惚着对房门出声:“等我换身衣服。”

    深夜有点凉,江雁声去衣帽间只是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下楼,这个过程中她磨蹭了十来分钟,才下楼了。

    客厅灯光明亮,佣人还在。

    江雁声走下楼梯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江亚东,他面色严峻,也没喝热茶,西装和裤脚都被雨水淋湿了。

    两人视线,在半空中对视上。

    江雁声先垂下眼睫毛淡淡移开,袖子下双手慢慢攥紧,走到对面坐下来。

    窗外好像还下着雨,有阵阵阴风吹进来,气氛莫名的陷入一股死静里。

    直到,江亚东开口:“声声,就算爸爸求你……”

    二十分钟后。

    江雁声全身发冷让佣人送客,她也不顾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一秒钟都不想见到这个所谓的父亲。

    她自己扶墙上楼,走到卧室的门口,就像浑身的力气被人打散了,双膝直直朝地板跪了下来。

    头,异常的感到疼。

    江雁声整个背脊都在崩直,用手使劲捂住脑袋,对于外界的听觉好像什么都感应不到了,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江亚东的其中一句话。

    【声声,你阿姨怀孕了!】

    【声声,你阿姨怀孕了!】

    【声声,你阿姨怀孕了!】

    这句话就宛如魔障一样禁锢着江雁声,让她感到了股强烈的窒息压抑感。

    她哭不出来,唇齿间连一丝细微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去。

    那种无言的痛苦让她精神上承受到了极致,她会被迫记起来童年里最阴霾的回忆,记起她的几乎所有噩梦都是从王瑗嫁进江家,怀上江锦乔才开始的……

    江雁声闭着双眸落泪,乌黑的秀发四散,将她整个人衬得很狼狈,还透着一股死静绝望般的气息。

    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砸在地板上也是无声的。

    她低头哭着哭着,抿紧了的唇角突然一勾,弧度妖艳至极。

    走廊上的窗户还挂着阴风进来,雨也哗啦啦的下,就连壁灯照映的光晕都透着一股惨白之色。

    江雁声纤细单薄的身影跪在地板上像静止了一般,过了数秒钟后,她才抬起了苍白冰冷的脸,在那一双眼尾微微上挑的眼眸里,看不见一丝丝的痛苦。

    她幽冷的目光先打量了四周环境片刻,才站起身,直直对着漆黑的卧室。

    脚步迈进几步,便能看见了躺在大床上沉睡的男人。

    江雁声眉心拧起厌恶的情绪,共用一个身体,无法避免会清晰的感受到跟男人做完后,酸软的异常感。

    “你就这么喜欢跟男人做这样肮脏事?”她声线冷极了,低眸看着自己这副身躯。

    “呵,你跟我以前相处的不愉快吗?为什么要嫁一个男人来恶心我?你看,现在又是我在帮你承受这一切。”

    江雁声漆黑的眸里除了厌恶的情绪,就没有别的了,她走进去,嫌弃到不愿意看床上的男人一眼,而是走到衣帽间换衣。

    后半夜。

    一个穿着黑色运动衣的女人出现在警察局,鸭舌帽遮挡住了脸,黑色长发披肩,从背影气质上看是冷美极了。

    她手里拿着一根泛着银光的棍子,走上台阶。

    ……

    翌日,清晨。

    霍修默醒来,额头还有点裂开疼,伸出大手朝身旁摸去,却早无了女人的痕迹。

    他短发慵懒凌乱,坐起身的同时被褥从胸膛滑落下去,露出了结实的肌肉,一道道线条性感分明,被窗外的太阳光线照映下,男人挺拔矫健的身躯充满了力量感的魅力。

    霍修默眉头皱着,大手将被子掀开一看。

    昨晚做完,江雁声连一条裤子没给他穿,也没给他清洁卫生。

    很显然,这女人心底没准还存着气。

    霍修默长指揉揉眉骨,上班时间不早了,他下床准备去卫生间洗澡,搁在床头柜的手机这时候响起。

    他伸出大手拿过来,看了眼屏幕上显示苏湛二字,才接通:“什么事?”

    “二哥,你昨晚睡在了哪个女人床上?”

    霍修默眉头又皱紧几分,语气不太好问他:“我除了江雁声的床,还有哪个女人的床能上?”

    苏湛迟疑道:“我不是这意思……你昨晚跟二嫂真睡一块?不是吧?”

    “你想说什么。”霍修默迈步朝卫生间走去洗漱,周围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

    苏湛的嗓音,清晰透过电话传来:“一大早我就听局里一哥们打电话来说二嫂半夜去找她后妈了,花点钱买通当晚看守的警员,二哥,她活生生把自己后妈打得当场流产的事,你不知道?”

    霍修默拧开水龙头的动作一顿,薄唇扯动:“你说什么?”

    苏湛重复说:“江雁声啊,她半夜跑到警局把那个叫王瑗的女人打流产,就用铁棍往肚子打,二哥,我朋友还说江雁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