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5章 声声,你眼睛里有种可怜又柔软的东西
    餐厅

    三个人安静的用晚饭,霍修默脱了西服挂在椅背上,袖子扣解开,露出佩戴腕表的结实白皙小臂,在头顶明亮的光线下,他伸出修长的大手,将一瓶开封的红酒拿过来。

    江雁声坐在对面,手摸了空。

    “怎么了?”她双眸茫然看着男人。

    霍修默没收了,眼神深幽无边的扫了一眼她,嗓音低沉:“你还喝就醉了。”

    江雁声下意识抬手,摸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喃喃道:“还好的吧……”

    “不喝了。”

    “啊,好……啊!”她听话,脸上带着几分卖乖的笑,从回到别墅起就开始装得安分的模样,还亲自下厨。

    霍修默好看的大手端碗,亲自给她盛了香浓的鸡汤。

    江雁声的厨艺谈不上好,却也是还能入口,一旁,小家伙吃的津津有味的,嘟着油腻的小嘴说:“给叔也盛一碗。”

    用完晚饭后。

    江雁声明显不在状态中,自己上楼了。

    她待在卧室里,就站在落地窗前握着手机,一个电话反复犹豫没有打出去,外面夜色照进来,一地洒落着淡淡的月光,把她身影拉的纤细很长。

    霍修默手抄着裤袋,推门而入。

    他目光盯着女人单薄的背影,迈步走过去,结实有力的手臂从后面将她抱入怀。

    一阵熟悉清冽的男性气息瞬间就笼罩了她,江雁声指尖轻颤,手机从手中滑落下去,砸向了地板。

    霍修默掀起眼皮,淡漠的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一秒钟,他低首,俊挺的鼻梁磨蹭着女人的侧脖:“想给你爸打电话问王瑗情况?”

    江雁声长长的睫毛低垂,从吃饭到现在的状态就不对了,没承认也没反驳。

    这样被男人高大的身躯和手臂抱着,莫名的有安全感和很足的温暖,让她手指不由自主的覆上他手背,眼底情绪很复杂,轻问他:“我差点把王瑗害的流产……你会不会认为我很恶毒?”

    霍修默亲了亲她,语调低沉且逐字缓慢到让她能一个字一个字拆来解读:“我也不是什么好心人。”

    江雁声恍然的想,要成大事的男人有几个是心慈手软的?狠心对于他们这些身居高位男人来说,是赞美的词语。

    她红唇扯出了一抹无声的自嘲弧度,白问了。

    霍修默目光注视她失魂落魄的模样,眸色逐渐加深,靠的很近,薄烫的唇快贴上了她耳朵:“告诉我,该怎么哄你开心?”

    江雁声这次听了转头,不自知问他:“我有不开心吗?”

    “有!”霍修默压低声调,语气笃定:“你眼睛里有种可怜又柔软的东西,跟你平时不同。”

    男人没明指出来,只差说出脆弱两个字。

    江雁声心底的狼狈被他窥探的一清二楚,她无处躲藏,冰凉的手指不由抓紧他的衬衫,声音很小:“我6岁之后,就没有人给我过生日了。”

    霍修默盯着她,眼神浓的让人看不清。

    江雁声第一次这样坦白跟人说起童年往事,脸上要哭不哭的表情,声音轻的快听不见:“记得10岁生日那年,我,用树枝在地上给自己画了一个蛋糕,一边唱着生日歌一边伤心哭了半个小时……

    然后啊,我把眼泪擦干净后,又假装什么都不在乎高高兴兴回家了,但是我弟弟就不同,他生日……我家人会准备一个三层的大蛋糕祝贺他,会很热闹。”

    她这些话,无疑是透露出了自己在江家的处境,一个不受宠的女儿,被夫家知道了这些,将来的地位也同样会跟着尴尬。

    但是……江雁声今晚让他知道,声音停顿了很久,才哑着嗓子说:“我嫉妒,我一听到王瑗又怀孕了,我就会想到凭什么我妈生出来的孩子,在江家就是这样不被待见,为什么,她王瑗生的,就被重视?”

    “我爸说王瑗怀孕了,动不得她……那我妈呢,我不相信一个那样美好的女人会平白无故出轨,除非她对这段婚姻没了坚持下来的理由,对这个家彻底绝望了。”

    “别哭。”霍修默眼底似有掠过某种心疼的情绪,大手摸上她的脸颊,指腹温柔拂去她掉下来了一滴滴泪水。

    他不说,江雁声都意识不到自己哭了。

    她抬手自己擦干净,漆黑的眼睛里溢满了泪花,脸上却硬生生扯出了笑容:“都过去了,霍修默……我已经长大了,不怕她们了。”

    “是,你现在已经霍家的人。”霍修默手臂伸过去将哭泣的女人拥入怀中,字字坚定的告诉她:“你的一生会在霍家度过,江家已经是过去。”

    江雁声胸口堵压的酸涩感因为他的态度渐渐散了一大半,就好像潜意识愿意去认同霍修默的话。

    江家是过去式了……

    霍修默五官脸庞隐在暗色光线里很沉敛,他低首,薄唇轻碾着她的脸颊,低声说:“把眼泪止住,我们去过生日。”

    江雁声仰头看他,可怜巴巴的:“可是,我生日还没到啊。”

    男人盯着她微红的一双眼睛,薄唇吐出两个字:“补过!”

    八点多,两人准备出门一趟。

    江雁声还特地换了身衣服,她皮肤很白,穿了一件露肩的黑色连衣裙,将锁骨衬得很精致,胸前什么都没戴,全身上下,只有无名指戴了一枚金色婚戒。

    霍修默也换成了黑色衬衫西裤,亲自开车带她出来。

    江雁声情绪完全调整了过来,清丽的小脸上也画上淡妆容,一路上,心里想霍修默应该是又带她看电影送玫瑰花,就没问了。

    等达到目的后,她眼眸微微睁着,惊讶转头,问身边抄着裤袋而立的英俊男人。

    “旋转木马?你坐还是我坐?”

    霍修默眼梢微眯,反问她:“给你补过童年生日,你坐还是我坐?”

    江雁声不知道为什么,很轻易就被他给哄开心了。

    就连躲在柜子里一整天的恐慌情绪和提起往事的伤心情绪,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

    她眼眸含着泪,浅色的唇角微微翘起,看着眼前矜贵沉敛的男人:“你坐吧,我生日我最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