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79章 我老公,对你这块微微娇喘的肉没兴致。
    江雁声披好男士的深蓝色睡袍慢悠悠走去开门,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也掩不住松垮的领口,很宽大的缘故,她又没把衣服穿整齐。

    所以胸前露出了一大片白皙肌肤,走路时,一双美丽的长腿也似有似无的从衣摆露出来。

    紧闭的卧室门倏地被拉开,将站在走廊上正准备闯进去的江斯微惊了下,怔怔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女人。

    两秒钟功夫不到,江雁声走出来就反手砰的将门带上。

    卧室里黑漆漆的,一闪而过让江斯微什么都没看清,她指尖抓紧了手机,眼底有了某种急切的情绪。

    特别是,当看到江雁声这副慵懒娇媚的模样,披着男人的睡袍,好像一扯,就能扯下来,自己就更不淡定了。

    “你什么意思?”江斯微咬牙问她,心里嫉妒的要死。

    江雁声先让佣人去休息,才微眯漂亮的眼睛,反问她:“我还要问你呢,大晚上浓妆艳抹跑到我家来,嗯,什么意思?”

    江斯微心事被直白揭发出来,脸上挂不住了:“我来找你,当然是为了你发的照片!”

    “哦,我又没说你是太久没见到你妹妹的老公了,大晚上的,过来诉一下相思呢。”江雁声说话腔调不冷不淡的,与她擦肩而过准备去楼下谈。

    江斯微看她走,有些心不甘扫了眼紧闭的卧室,一门之隔,明明知道霍修默就在里面,却连一面都见不到。

    “江雁声!”

    她也跟上去,抬手去拽女人的手腕:“我爸出轨的女人叫什么名字?是不是你下的套?”

    江雁声转身,被这样拉扯下就连睡袍也从肩头滑落了一些,凌乱的长发,松垮的男士浴袍,白皙肌肤上的一道道清浅吻痕,无不在向人宣示着什么。

    她也没要去穿好来的这种觉悟,红色唇缓缓一勾:“你爸?”

    江斯微先注意力都被她这身肌肤吸引去,心底不断嫉妒发酵到了极点,用脑子想一下,就知道她跟霍修默今晚待在同一间房间,躺在躺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床被子有多亲密了。

    很快,就听见江雁声在讽刺她:“我要没失忆……你好像是你妈跟一个小混混私奔偷生下来的产物,尊称你一声江大小姐,就真的当自己是亲生的了?”

    “你!”江斯微脑袋里某根神经被她一句句挑了起来,显得十分的愤怒。

    江雁声清丽容颜上没有什么表情,将紧扣住自己手腕上的这个女人手指甩开,一双眼眸里明明白白就是轻视她了:“可惜呢,那张亲密照你妈没看见,不然我真想问问她……”

    “自己老公出轨小三的滋味好受吗?我看她想帮自己女儿抢别人老公上位,帮的挺开心的。”

    江斯微气的要打她,抬手到半空中又停顿了下来。

    江雁声眼眸不曾眨一下,站姿慵懒而气质张扬。

    “你别以为我……”江斯微忍了又忍,在走廊暖色的光线下,一巴掌狠狠地朝自己的脸落下去。

    清脆巴掌声,响切在安静的别墅里。

    江雁声眸色定定,声音从唇齿间溢出:“还有什么招?”

    “你等着!”江斯微脸上扬起了扭曲的冷笑,抬手把自己卷发扯乱,又嘶啦一声,领口衣服被扯出了一大片,露出了性感的内衣。

    六十秒的功夫不到,俨然从一个精致俏丽的女人变成了一个狼狈可怜的女人。

    她朝卧室门口跌跌撞撞的跑去,口中哭哭啼啼在尖叫:“不要,救命……”

    戏精一般的演技,江雁声不意外,因为几乎她是从小到大看着江斯微这样演过来的。

    小时候明明被无端打巴掌的是她,哭的最大声的却是江斯微,最后被奶奶责骂的肯定也是不会哭的那个。

    这招,江斯微今晚是准备用在霍修默面前了?

    江雁声看了讽刺极了,也不打发她走,就站着静静看她演。

    “救我——快,不要啊!”

    江斯微哭声不知道多娇腻,还微微的喘了起来,若是打开门再看她露胸露腿的尽显无疑,还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恐怕能激发出男人的保护欲。

    可惜了。

    任凭江斯微叫着多辛苦,卧室内丝毫的动静都不曾有。

    江雁声冷勾着唇角,没有去气急败坏阻止这个做戏的女人,就看她什么时候自己停下来。

    女人受惊轻颤的叫声还在持续,可是江斯微脸上的表情却变了,这恐怕是她二十四年来经历过的前所未有最尴尬一次,以前用惯了先发制人这招,每次都抢在别人前面装无辜装弱者,效果也非常好。

    只要是男人见了,都会问她出头。

    她只是单纯的想引霍修默出来,让江雁声看了堵心死,却没料到这个无情的男人会当没听见。

    半天了,江斯微嗓子喊累了,紧闭的卧室也没被门打开。

    “叫够了?”江雁声这才走过去,微微弯腰,看着依靠在门上表情受伤的女人。

    片刻后,她手指,慢慢地替江斯微把领口衣服拉拢好,轻柔的声音说出来话很羞辱人:“何必呢,就算你脱光了喊,我老公啊,也对你这一块微微娇喘的肉没兴致。”

    【一块微微娇喘的肉】

    这种极具羞辱的字眼,江斯微睁大震惊的双眼,早就因为愤怒而通红一片了。

    江雁声看着她微笑,手指从领口沿着上去,突然掐上了她脖子。

    突如其来的动作将江斯微惊到了,她想挣扎无奈呼吸不过来,脖子上五根纤细的手指越掐越紧。

    “叫啊?”

    江雁声凉凉的在笑,轻声问她:“刚才叫的不是很开心,我还想听听呢。”

    “你,要……杀我?”江斯微卡着声,艰难溢出破碎的几个字。

    “杀?”江雁声俯身靠近她的耳朵,说出的话只有彼此能听见:“你刚才演了一场戏,现在我礼尚往来也给你演一场?”

    江斯微耳朵传来的温度很冷,胸口感到了股窒息,她在恐惧死亡中用尽全力,伸手把眼前的女人一把推开。

    下一秒。

    江雁声的惊叫在走廊响起,比她还大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