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85章 霍修默!你是不是又派人跟踪我?
    【我又捡回来了。】

    江雁声脑袋的某根筋有了崩裂的痕迹,她重重将小瓶朝梳妆台一放,站起来走过去。

    霍修默将烟递到薄唇边刚要抽,就见到这女人要拿起衬衫又扔。

    “你做什么!”他修长的大手攥住她温凉柔软的手,深邃的眸子微眯盯紧了。

    江雁声冷漠脸:“这是我买的,你管啊?”

    “你花的是我的钱。”霍修默骨节紧绷,不温不火的陈述事实。

    江雁声绯色的红唇溢出冷笑的单音节:“是谁几次三番求着我收你卡?要不要我现在就转账把花掉的钱还给你?”

    看来女人婚后要有一份事业和固定收入是真理,起码吵架时,男人来一句是我养你,你可以有底气顶回去。

    霍修默静了几秒钟,秉承着跟她吵今晚就没消停的信念,选择退让一步,语气幽幽问她:“你今天见了哪个男人?”

    江雁声拧起眉心,随即反应过来便怒了:“霍修默!你是不是又派人跟踪我?”

    “没有!”

    他第一次闻见她身上有别的男人香味,只派人跟踪了一段时间,后来她三番两次怀疑自己被跟踪,也就吩咐把人撤了。

    江雁声看他大晚上情绪不对劲,恐怕是派人跟踪她,看到了内衣店里她跟姬帅就误会了,不然他这样问什么?

    霍修默在她面前信任度已经成负数,江雁声根本就不听他说辞,启唇声音淡淡:“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别哪天被我抓到现行!”

    “江雁声,你没完了?”

    男人的怒气,在女人的眼里就是心虚的表现,她问他:“怎么,你还想家暴我不成?”

    卧室温度降了好几度,霍修默眸色深暗的盯紧她,沙哑嗓音从喉间溢出:“呵,家暴?你想不想我弄死你?”

    这句话,带着成年人的暗示。

    江雁声有的给他碰都怪了,很有脾气推开他的大手:“幼稚!”

    她走到床的另一头,掀开被子躺上去,闭上眼睛睡觉,懒得跟他花时间吵架。

    霍修默一根烟也抽的无味,眸色暗暗注视了女人纤美的背影片刻,指腹捻灭烟蒂,挺拔高大的身躯也跟着躺过去。

    气息还没靠近,就听见了江雁声冷淡道:“徐慕庭和徐慢慢真的是同胞亲兄妹吗?”

    霍修默手臂一伸,没有任何迟疑将女人抱了过来,在她要挣扎前就先开口转移注意力:“是!”

    江雁声双眸睁开,怔怔地盯着他英俊深刻的五官看了许久,才说话问:“你和斯穆森三十岁一个个都成家了,苏湛还小,私底下一心惦记着去国外留学的姜姓女孩,徐慕庭呢?他也三十岁了,为什么孑然一身不找个?”

    霍修默有时候无法理解女人的思维逻辑,年纪到了就必须结婚?他浑然忘记自己就是这样娶了她,沉吟片刻,扯着薄唇开口:“他要带着妹妹一起生活,很多女人介意这点。”

    徐慢慢心智不成熟,平时都是跟徐慕庭生活在同一栋别墅里,被他亲力亲为照顾,倘若是小孩子还好,偏偏她又是一个成熟的女人。

    跟徐慕庭相亲过的女人里,十个有九个都介意这个妹妹的存在,剩下一个不介意的,私底下也会搞小动作让徐慢慢伤心难过。

    徐慕庭宠妹如痴,会怎么选也不用多说了。

    江雁声垂着眼眸,一直忍着没跟霍修默说出心里话,真是亲兄妹吗?那可能是她多想了。

    霍修默看了女人抿起的红唇一眼,清楚她多年来都存着愧对徐慢慢的心态,便再说几句:“当年徐家出了一对龙凤胎让徐老爷子很重视,父母又都是性情好的人,所以徐慢慢在家很受宠,她不会被家族轻易抛弃。”

    江雁声就问他这点:“那……徐慕庭为什么要带徐慢慢单独搬出来住?”

    “徐夫人见到女儿就会伤心,徐慕庭担心母亲的身体情况,选择暂时让两人分开住。”

    这个对外的说辞,似乎完美的无懈可击。

    江雁声没说话了。

    卧室片刻的沉静之后,霍修默大手揉揉她的长发,低沉嗓音响起:“明天你没事就把霍光尊行李收拾一下,送霍家去。”

    江雁声听了讶异:“不是跟我们住吗?”

    小家伙已经在宛城一家贵族学院上学了,每天早上出去晚上回来,睡前是佣人哄,也妨碍不到她和霍修默的生活节奏。

    霍修默却说:“我奶奶什么脾气你也清楚,之前霍光尊和他亲生母亲一直居住在国外,如今他没了父母,霍家也不可能就让一个幼小儿童独自流浪在外,我母亲给奶奶做了许久的思想工作,她终于首肯让霍光尊住在霍家长大。”

    霍家重规矩,长辈有一定权威在。

    江雁声垂着眼睫毛,也平静接受这个安排,小孩子看着是可爱,要养他却要花很大的精力在里头。

    她是一个连自我都控制不好的人,还不具备这些条件。

    霍修默把事情都说完了,也没什么好聊下去,身躯突然朝女人靠近。“声声。”

    女人蹙眉,对他语气凉凉:“我没心情跟你亲热,不想挨巴掌就躺回去。”

    先前不是很能耐,又有小情绪又推开她,现在少来搂搂抱抱的。

    霍修默幽沉的眼神盯她看:“记仇了?”

    “嗯!”他要明知故问,她就坦然承认。

    “……”霍修默几次都想开口说她一顿,又想到上次闹到民政局去的事,以他对这女人的了解,要再敢来一次怀疑她出轨,就不是还能淡定跟他躺在同一张床上。

    他薄唇慢慢的抿紧,一言不发真躺了回去。

    没了男人的骚扰,江雁声不知道睡的多好,裹着被子翻身侧对着他,没过多久呼吸就平稳了。

    霍修默眼底沉着某种阴霾之色,忍了会,等她睡熟了,长臂伸过去将她搂过来。

    他不靠近,她就不能过来?

    ——

    夜晚,江雁声做了一个梦。

    她分不清自己是在何处,只知道站在白茫茫的大雾里找不到方向感,然后迷茫地穿过薄薄的雾气一直朝前走,终于看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