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88章 霍修默,你是故意去喝醉还是跟我装?
    徐慕庭今天下班的早,一身简单的休闲衬衫裤子也坐在沙发上,他膝盖上放着一叠文件,修长的手指在翻阅,眸光深邃平和,薄唇噙着温和的弧度。

    “哥哥……”徐慢慢小脸漾出温软的笑容,靠过去,用额头轻轻的蹭着男人肩膀,在跟他撒娇。

    徐慕庭面容淡定,长指从口袋摸了一颗糖给她。

    徐慢慢弯弯的柳眉在笑,跟他打量:“慢慢去参加全民娱乐这个节目好不好?”

    徐慕庭看她贼心不死,将文件搁在茶几上,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好。”

    “呀,哥哥!”徐慢慢咬着唇,微微的眼红:“我要去的,哥哥,小天后也去……我要跟她同框!”

    徐慕庭看她十分标致的鼻子皱着,很伤心的看着人,仿佛要是拒绝的话,当场就要哭出来了。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略微责备:“江雁声是公众人物,她去参加节目是为了人气,说说看,你为了什么?”

    徐慢慢被他问的答不上来,漆黑黑的眼眸里打滚着泪花。

    徐慕庭看了,薄唇溢出淡淡叹息,用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哭什么,又没凶你。”

    徐慢慢抽泣了一声,将脸埋到男人温暖的手掌里:“慢慢就要去。”

    她难得任性,平时很乖巧懂事,一向跟她说什么,都会照着办,但是一旦较真起来,徐慕庭也拿她没办法。

    静静看伤心的女人久良,最终妥协一步:“可以去,不过我会跟节目组商量,播出时会把你剪出来。”

    徐慢慢点头,眼角还挂着红:“好!”

    她了解哥哥的性格,温和中透着男人的强势,不能在得寸进尺了,不然就连去节目组都不可能。

    徐慢慢细白的手抱着徐慕庭的胳臂,脸上笑靥如花,拿起手机给了小天后回信。

    她能去的,哥哥都同意了。

    ……

    江雁声手机搁在卧室没看见,她人还在小书房里,直到夜里十点多了,才慢悠悠回到房间。

    霍修默下班回家后,不知道是处于心虚还是真忙公事,等她洗好澡准备睡觉时,就推门进来了。

    江雁声躺好盖被子,没去理这男人。

    霍修默走到沙发旁边解衬衫领带,一边看着床上的女人,从他的视线角度只能看清她神色寡淡的侧脸。

    还气着?

    他脱完衣服,光着结实的胸膛,长指还在解皮带就走过去。“声声。”

    “嗯。”江雁声平静闭着眼,也应他的。

    就是情绪,很冷淡。

    霍修默把衬衫和西装裤都扔到地上,挺拔健硕的身躯只穿着深黑色的四角裤朝女人靠近,男性气息掺了一些香烟味拂来。

    江雁声一睁开眼睫,就看到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她指尖揪紧了被角,以免控制不住脾气扇过去。

    霍修默俯身在她上方,两手臂撑着女人的身侧,肌肉线条紧绷,看着性感又充满了力量感,他在靠近一点,薄唇就快亲到她唇:“今天在霍家开心吗?”

    江雁声指尖崩紧了几分,眼眸平静定定看着他,过了片刻,红唇溢出了单音:“嗯。”

    开心死了呢,被一群长辈和小孩围着,都不知道多有趣啊。

    霍修默深眸注视她没有一丝表情变化的脸蛋,薄唇轻扯溢出温热气息,很亲密:“那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

    江雁声眼眸微变,他果然是知道霍夫人的计划,还把她骗去。

    “不戴了,也不吃药了?”霍修默薄唇朝她吻了下来,一进卧室就把自己脱光,看来是有预谋的。

    他大手伸进被子,朝女人温软的身体而去。

    江雁声让他亲,一张洁白的小脸冷静到了极点,等男人血液沸腾下,重重喘息着气去扯她的睡裙时,才凉凉开口:“你这么想做父亲,怎么不找别的女人生个孩子?”

    霍修默吻到她脖子的动作一顿,抬起头,语气严肃:“你说什么?”

    江雁声心里憋屈了一整天,不找他算账就真不符合性格了,她推开男人,抿着唇说:“你妈找了一个生了三胎的女人跟我交朋友呢,人家说了,给老公生个奖励一套房子,生第二个奖励一千万,再来一个还有一套别墅,你准备给我什么?”

    霍修默见她俨然是算账的架势,扯动薄唇要说:“这件事……”

    “你不知道?”江雁声就问他:“不是你叫我送霍光尊去霍家?不是你叮嘱佣人提醒我中午不能迟到?”

    霍修默抿紧薄,没什么好解释,大手伸过去要去抱她。

    江雁声小脸倏然变冷,拿起枕头扔他怀里:“霍修默,你知道吗?我就懒得骂你了……滚开点。”

    霍修默看她发脾气裹着被子躺在床侧上,跟他隔得远远的,脸色便不太好看了。

    卧室气氛就这样僵持下了,男人坐在床沿许久也没有出声,又过了五六分钟,他把枕头放回去,走下床离开卧室。

    江雁声是听到关门声了,她没理,心底憋着火气哪里管他情绪怎么样。

    霍修默真是够可以了。

    每次做,他不戴安全措施她就必须吃药,一次都不放过,所以没招了,叫霍夫人来?

    江雁声纤细的手揪紧了被角,被气得眼角微红,虚伪的男人,做的时候就一口爽快答应她不要孩子,事后,又花心思给她挖坑。

    快凌晨12点了,距离霍修默负气走出卧室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等她迷迷糊糊快睡了过去,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动静很大。

    江雁声睁开眼眸茫然一片,她刚从床上坐起,就让大步走来的男人扑个正着。

    “声声……”

    霍修默灼烫的大手紧紧搂着女人身体,低头,往她的怀里靠,嗓音低喘带着一丝浓磁性感:“别不理我,声声。”

    江雁声被他压着,鼻尖磨蹭到男人胸膛上,清晰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味,不知道喝了多少了。

    男人薄唇在亲她肩头,沿着往上,因为酒精的缘故气息更容易让人发热:“想跟你做……别人生孩子有房子,你生孩子有我。”

    江雁声被他沉重的身躯压着亲,没办法躲开,声音带上三分嗔意:“霍修默,你是故意去喝醉还是跟我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