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0章 江雁声怀疑他贼心不死时,又给她喂药吃!
    漆黑的卧室很闷,空气中散发着激烈后的热度,霍修默低首,薄烫的唇贴着女人太阳穴,嗓音从喉间溢出:“sorry。”

    江雁声蜷着身子,酸痛的滋味蔓延到了全身每个角落,累得连呼吸都快要踹不气来,男人这句道歉也不知道是指哪方面。

    霍修默双臂抱着她躺在床上几分钟后,才退出来。

    身体没了他的存在,江雁声呼吸渐渐地开始平稳,脸上还呈现着不健康的红晕,疲倦的起床要去洗澡。

    黏腻的很,躺着很不舒服。

    她要下地,就被男人抱了过去:“我给你洗。”

    江雁声连眨眼睛的力气都没多少,也没抗拒,就被霍修默抱进卫生间。

    发泄了一通的男人似乎对女人就会格外容忍,在灯光下,他英俊的脸庞没了沉戾,给她洗身子的动作很轻柔,深怕哪里碰坏了。

    江雁声眯着漂亮的眼眸,盯着他看。

    “洗好了。”霍修默用一条浴巾将女人包裹起来,在俯身,亲亲她光洁的额头,低沉的语气带笑:“真香。”

    江雁声最终没忍住说他:“善变!”

    这冷脾气跟她闹的一个晚上,现在又走温柔攻势了?

    霍修默让她说,等把女人放回床上后,他也没顾着去洗洗,便倒了杯水过来。

    江雁声以为这是给她润嗓子的,谁知道,看到霍修默又从抽屉里翻出了先前那瓶避孕的药。

    之前两人做的时候,大多数她都提醒他要戴,很少吃,还有一大瓶的。

    江雁声长长的睫毛垂下,视线落在男人手掌里的白色药片上,自己手指攥紧了水杯,不知为何,她想泼他一脸。

    霍修默积极的给她喂药,还要说:“事后服用,你可以放心了?”

    江雁声蹙眉,在男人幽深的眼神注视下,她还是伸出手,去拿过来吃。

    刚含下,她便去看霍修默的表情,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好了,你该睡了。”

    霍修默把一盏台灯关了,卧室陷入黑暗里,她视线看不清男人的五官神色,只能隐约看见模糊的轮廓。

    霍修默给她盖好被子后,才摸黑走去卫生间洗澡。

    ……

    之后,连续一周里,两人没吵了,晚上时江雁声都会被他缠着做,次数不多,可是霍修默都不戴措施,还要弄里面去才甘心。

    当江雁声怀疑他贼心不死时,这男人又亲手给她喂药吃。

    周三,五点多天还没亮。

    江雁声醒的早,她今天要去参加《全民娱乐》娱乐节目了,刻意调的闹钟,刚掀开被子下床,男人手臂便伸来搂着她的腰,紧接着,强健温热的身躯贴了上来。

    “去哪里?”他没醒的嗓音带着浓浓慵懒。

    江雁声侧头,手心去揉揉男人凌乱的黑发,让他躺回去继续睡:“这两天我不在家,去参加一档节目。”

    霍修默有些印象,听她提过一次。

    “地点。”

    “就在宛城,不会飞到别的地方,在北塘古镇里录制。”

    江雁声把行程跟他说清楚,两天一晚的录制,下午就回来了。

    霍修默手臂抱紧了她几分,英俊的脸庞在她脖间轻蹭,这种半醒未醒的状态,仿佛毫无防备对女人体现出了某种深深依恋感。

    他薄唇轻碾着她细腻的肌肤,磁浓嗓音溢出:“早点回来。”

    “嗯。”

    江雁声等他松开自己了,才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她按照节目组要求,去挑了件类似于晚礼服的长裙穿,一字领深蓝色连衣裙,搭配尖头高跟鞋。

    霍修默醒来就没有再睡,慵懒的身形靠在床头,长指点了根烟抽,就看着女人纤美的背影在忙着试衣服化妆,又整理了一套睡衣和换洗裙子进行李箱。

    七点了,江雁声去拿手机,准备走。

    这是,霍修默薄唇吐出一口烟雾,朝她招手:“过来。”

    江雁声略有迟疑,还是走过去。

    “要两天见不到你,不给我一个吻?”霍修默拽过她的手腕,朝自己怀里拉。

    他裸着强健的胸膛,只有腰腹盖着被子,清冽的气息特别强烈,掺杂着淡淡香烟味,当要俯首要吻下来时,江雁声微微蹙着细眉,用手心捂住了他嘴:“我涂了口红的。”

    霍修默幽深的眼眸微眯,大手将女人的手移开,低哑声说:“等会补。”

    说罢,还是要吻。

    江雁声脸颊避开,耐着性子解释,好像不跟他接吻是真的怕要重新化妆耽误了时间一般:“我这张脸上了妆,不方便跟你亲。”

    霍修默要吻却被她躲开,抬首,视线注视过去,正好与女人坦荡的眸光撞在一起。

    两人无声对视了几秒钟后,他先开口:“你以前化妆了,我也照样亲你。”

    江雁声清丽精致的脸上表情没有变,还是柔柔的,出声道:“这次是参加节目,不一样的。”

    说来说去,就是不吻了。

    霍修默这周相处下,很明显察觉到她细微的态度变化,看似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态度上就是变了。

    比如她每晚还躺在他的身旁,却不会主动往他怀里依偎,而是抱着被角缩在一旁,两人做完爱后,也不会撒娇要哄,而是很平静的闭眼睡觉。

    就连脾气,都很少见她发。

    要说哪里不对劲,大抵就是她与他之间隔了一层透明的玻璃,两人看似亲密无比,却始终触碰不到彼此。

    霍修默深眸直直的注视了她容颜上的神色久良,两人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同样在思量着什么。

    最终,江雁声像是妥协了般,主动在男人脖子部位吻了吻,跟哄小孩一样:“乖啦,回来再跟你玩亲亲,我再不走就得让节目组等了。”

    她对他的态度上,又不会冷淡,也没有以前被恃宠而骄的跟他闹脾气,这让霍修默说她都没法说。

    女人提着行李箱走后,卧室恢复了安静,只有窗帘被微风吹的晃荡。

    霍修默一个人躺在大床上,旁边女人留下的温度早就冷了。

    他刚才掀开被子起身,到卫生间洗漱穿衣服,当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喉结处有一个口红印,动作微顿了下来。

    霍修默五官淡漠,长指随即将领口纽扣系上,却没有擦去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