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6章 都是女人,挑什么!
    一股带着酒气的液体凉意让南浔霍然翻身下床,胸口和腰腹的斑马线都是酒痕,她睁开的眼睛里微微发怒:“变态啊!”

    霍负浪慵懒低沉的嗓子响起:“我玩女人有个不成文规定,不碰处,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今晚让你完璧归赵。”

    南浔唇角微抽,很采访一下,这男人是睡过多少女人?眼睛毒辣到这都能看出来她是个良家少女?

    “你想问什么?”能被他原封不动退货,谁不愿意。

    霍负浪又倒了杯红酒,先抿一口喝完,才开口道:“以你对江雁声的了解,她对包养男人真没兴趣?”

    南浔看他还不死心,有些无奈的扶额说:“婚姻对于江雁声来说,就是一场明目张胆的抢劫,她处心积虑去跟别的女人抢自己丈夫,勾的霍修默魂都在她身上,怎么可能自毁幸福来出轨你?”

    霍负浪认为他的相貌身材家世都是一流,几乎不可能被女人拒绝,语气里透着不服气:“她老公就那么好?”

    “是好啊,霍修默这个成熟绅士男人的标志,就是江雁声犯罪的开端啊,她审美观就是自己老公这种款的,嗯,高冷闷骚类型吧。”

    南浔说完就在想,反正不会喜欢你这种明骚浪贱的。

    霍负浪轻挑眉梢,问她:“我不够骚?”

    “……”南浔。

    “你不封杀我了吧?”

    “做梦呢?”霍负浪翻脸无情,赶她走,多看一分钟都碍眼。

    门砰一声关上。

    南浔只穿着文胸就防不胜防被推出来了,她如雷击中,拍门低叫:“这算哪门子完璧归赵?开门,你有本事就把衣服还我。”

    不就是自己来给他献身了么,都是女人,挑什么!现在的男人报复心都这么重?

    在她敲门骚扰下,霍负浪将门打开,挺拔高大的身躯已经披上了浴袍,丢下一句话又关上:“扔窗外了,自己去捡。”

    南浔手抬在半空中,僵住了。

    在这几秒钟里,她整个人都是暴走的,站在外面咬牙大骂:“霍浪贱,老娘咒你不育不孕,儿孙满堂,靠!”

    南浔忍着火气,打量这里的格局建构,从楼梯光着身子走下去,还得出院子绕个圈才能找到窗地下衣服。

    她发现走廊小窗户下有面矮墙,走几步就是霍负浪房间方向,南浔毫不犹豫爬窗跳下去。

    “你大爷!”

    南浔膝盖先跪落在地上,丝丝疼痛传来,她低头,齐肩的中发遮住了三分之二的脸,发育很大的胸和侧身曲线,肌肤雪白就像脱了壳的鸡蛋般凝滑,在夜色下尽显无遗。

    南浔心里把霍负浪祖宗十八代都给轮了一遍,揉了膝盖片刻,还没直起身,抬头间发现这里是个清幽的小花园。

    而,在距离几步远树藤下,有一张摇椅,上面有个男人。

    就在某年某月某日的晚上十点四十分,这片星辰的夜空下,两人短暂的一秒钟对视过程中,南浔有种爬回去的冲动。

    前方陌生男人穿着素白休闲衫长裤,看起来气质斯文隽雅,手边搁着一杯清香袅绕的花瓷茶杯。

    他眼睛幽幽地看着从天而降的女人,视线,很礼貌避开她胸前的一道沟和白花花大腿。

    在这死静的气氛下,他站起身了,缓慢走过去,秀长大手拿上挂着手扶上的素色的薄毯。

    南浔低垂着头,尴尬得想自杀。

    她此刻是傻了,平时的机灵劲都不知道去了哪里,直到一阵茶香气息拂过来,缠着男人独特的味道。

    下一秒,光裸的肩头一暖。

    “夜里凉,小心生病。”

    男人内敛的嗓音很动听,就像他这个人一样赏心悦目。

    南浔微微抬头,俏丽的脸上表情茫然,绷紧的指尖抓着身上这条毯子裹了裹,被布料和温度的包围下有安全感多了。

    “咳,多谢。”她收回怔怔的视线,想故作淡定,脸颊发热升起的一抹嫣红却出卖了自己。

    月色下,男人的微笑宛若是春风拂面,举止温和有礼给她指路:“从这条小路左拐,穿过一道月牙小门就能出去。”

    这种宅子结构很绕弯,一不留意就会走错路。

    南浔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的移开视线,心跳加快让她脚底像生根似地没走。

    “需要我带你走吗?”

    或许是看她站着没动,男人以为她不认路。

    “啊,不用呵呵……”南浔摆手,差点让毯子从身上滑落,尴尬的裹紧,冲他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回头好还你。”

    在漆黑夜色的衬托下,清风朗月的男人在女人一双灿若繁星的眼睛期盼的注视下,薄唇溢出清越且清晰的语调,丝丝缠绕住她悸动的一颗少女心。

    “……周宗儒”

    ……

    江雁声将微微敞开的窗户关紧了,水乡古镇夜里凉,她怕徐慢慢睡觉会着凉,刚转身却看到已经模糊醒来的女人。

    “有水吗?”

    徐慢慢从床上坐起,手心扶着痛裂开一般的脑袋,分不清是哪种地方传来的疼,让她开口说话的声音也细哑极了。

    江雁声早就用开水壶烧好热水备着,放了些红糖来解酒,递给她,轻声细语的叮嘱:“慢点喝,小心会呛到。”

    徐慢慢细白的手接过茶杯,抿了几口喝下,腻甜的味道让她没喝完就停下来。

    “头会疼吗?”

    江雁声很清楚酒醉后的滋味,刚醒来五感会放大十倍更难受,她抬手想给徐慢慢揉一揉太阳穴。

    徐慢慢蓦地睁着漆黑安静的眼珠子看过来。

    两个女人,眼神一瞬间对上。

    江雁声眼眸去打量她秀美的脸蛋染着醉醺的红晕,看似喝醉很不舒服的模样,又有一丝丝的不同了。

    “怎么了……”她刚柔声关切问,徐慢慢就已经张嘴吐了。

    江雁声没想到会变成这样,也顾不得脏了,扶人去卫生间。

    “呕!”

    徐慢慢脸色苍白的趴在洗手台上,将胃里的食物都吐的一干二净,眉眼快蹙成一团了。

    江雁声给她递毛巾又是拍背:“别怕,吐出来就舒服了啊。”

    徐慢慢吐完险些站不稳,好的有人扶住她虚软的身子,急促呼吸了一会,她才垂着眸,声线不稳地开口:“江雁声,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