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7章 找老婆睡觉,享受一下做男人的权利
    【江雁声,谢谢】

    这一句有陌生生疏感的话,让江雁声蓦然睁着眼眸去看她,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讶异。

    卫生间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安静的都能听见彼此细微呼吸声,大概过去了长达五六秒钟,两个女人谁都没开口说话。

    徐慢慢抬起头,一双水色无辜眼睛巴巴的,虚弱的笑容很纯粹:“小天后?”

    江雁声清丽的脸上神色有些恍惚,认真去观察徐慢慢的变化,又觉得还是那一副温软羞怯的模样。

    她压下心底异样感,去握着徐慢慢纤细柔软的手,关心问:“还难受吗?”

    徐慢慢茫然的摇头,对她小声说:“小天后,慢慢想哥哥了。”

    江雁声一愣,柔声安抚她:“明天录制完,下午就能回家了呢。”

    徐慢慢又摇头,可怜巴巴的看人:“现在就要去找哥哥……我要哥哥。”

    她这样的行为在江雁声眼里,就跟孩子看天黑了,要回家找爸妈没有区别。

    江雁声想了想,企图去转移徐慢慢的注意力,说道:“你看这里古镇很美,我们就住一晚好吗?”

    徐慢慢红着眼,有些怏怏的感觉:“小天后,你知道有女人要趁着你不在家去找修默,你还不回家吗……”

    先前录制节目时,徐慢慢就坐在旁边,肯定是清楚听见了郭佳美那些话,可是,江雁声没想到她给记住了,还懂是什么意思。

    “小天后,你可以用借口带我找哥哥,然后去见修默破坏他跟别的女人密会啊。”徐慢慢扯着她的衣角,撒娇:“好嘛!”

    江雁声听见这个馊主意,顿时哭笑不得:“大晚上带你到处乱跑,你哥哥知道会生气的。”

    徐慢慢睫毛翘翘的又长,掩了下去:“不会的。”

    她无比执拗,抿唇开口:“小天后,慢慢超凶的,哥哥不敢对你生气的!”

    江雁声被她磨的没办法哄了,也让一步:“那我给你哥哥打个电话,看是我送你回家,还是他来接你。”

    “小天后,给他们一个惊喜不是更好玩儿吗?”

    徐慢慢声音很纤细,配上羞赧的神色十分无辜的模样,说出这句话仿佛只是调皮了而已,可是让江雁声这个正常智商的成年人听了,很容易回味出另一番意思。

    妻子外出工作,丈夫一个人留守在家,搞个提早回家惊喜的案列不是没有,通常不是单纯想玩浪漫,就是想看看对方有没有出轨。

    她在沉思,如果没有徐慢慢喝醉这一出,还有联系不到南浔的话,江雁声是有回去一趟的念头,不过被临时打消了。

    现在徐慢慢这个注意,又让她起了心思。

    “你很坏啊。”江雁声笑了。

    徐慢慢看她这样说,就知道是同意了,眼眉弯弯笑的很开心,口中轻轻喃喃:“慢慢也很想知道哥哥……在家有没有乖呢。”

    既然是决定要回去一趟,江雁声先跟节目组负责人确定了明早录制时间,算了一下来回路程才又找节目组借了车,带上徐慢慢离开古镇。

    江雁声打不通南浔的电话,只好给她发了通知短信。

    一辆低调的汽车缓缓行驶出夜色,在古镇路口,郭佳美戴着口罩包裹的很严实,站了几分钟,确定了以江雁声的性格会沉不住气去找霍修默,不会开回头了,才慢悠悠的往回走。

    有江雁声和褚思娅两人互撕的濠头宣传,哪里还有她蹭热搜的机会,支走了一个,她闹点话题出来才能靠这个节目重新回到观众的视野啊。

    一个小时后。

    在高级会所的门前,江雁声停好车,她转头看向驾驶座,发现徐慢慢盯着窗外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慢慢?”

    “啊,小天后……”徐慢慢看过来,恬静地笑着。

    江雁声对她说:“我问了裴潆,她说斯穆森在这间会所打牌,我先带你进去看看。”

    “小天后,他们都在吗?”

    “可能吧。”江雁声摇头,一般情况下,这几个男人家里没个女人管着,经常会在这里聚。

    跟兄弟打牌抽烟到深夜,霍修默又不是没干过,被她查了好几次了。

    徐慢慢听话解开安全带,跟她进去。

    ……

    两个女人来查岗的同时,在某间房里,苏湛翘着二郎腿,嘴上还叼着一根烟将手中牌扔出去,嚷嚷着:“点几个女人吧,屋子都是雄性生物,阳刚之气太冲鼻了。”

    霍修默今晚手机都没响过一次,皱着眉目的模样,看上去透着一丝阴沉的气息,也扔出张牌。

    牌桌上,没人理他。

    苏湛掀起邪魅的眸子朝左侧一扫,早就注意到了二哥喉结的口红印,调侃道:“二嫂去工作也不忘排除异己啊,这么强势留下她专属印记,嗯哼,肯定是在警告外面女人别乱勾搭她老公。”

    霍修默没有发脾气,还回应他:“她太在乎我了。”

    斯穆森冷嗤:“你说喝醉了,打个电话让她来接你回家看看?”

    这样明目张胆的拆台,让霍修默脸色又黑了,沉声说:“她录制节目还要照顾徐慢慢,怎么来接?”

    徐慕庭抽了一口烟,本来是看热闹的架势,看话题涉及他宝贝妹妹,挑了挑眉梢,也来攻击霍修默:“这时候嫌慢慢是你老婆的累赘?是谁跟我说,自己没去探班是江雁声身边跟着一个小尾巴,有人帮你看着她?”

    霍修默把牌朝桌子中心一扔,眉头皱着更紧,很烦躁的去拿烟盒。

    从白天到现在十几个小时,江雁声也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怎么样了,连短信都没有。

    这让他情绪一整天也跟着阴沉不对劲。

    苏湛看场面冷了,他出声说:“我就说男人跟男人有什么好玩,没说几句就变脸,还是找几个娇滴滴的妹子过来唱歌,就唱二嫂的歌,跳大嫂的舞蹈,实在不行就朗诵慢慢姐的书。”

    这句话一落,在场的三个男人都宛如看智障一般,看着苏湛。

    “棒的啊,我说错了吗?”苏湛也很无辜啊。

    斯穆森将手扶上深黑色西服拿起,推开椅子起身。

    “大哥,不玩了?”

    “嗯。”他扫了一眼满脸阴沉的霍修默,勾了勾嘴角:“我要回家找老婆睡觉,享受一下做男人的权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