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99章 先通知还查什么岗?
    霍修默皱眉,嗓音沉沉:“那种智障的问题,我根本无视了。”

    理所当然都没他强的。

    江雁声垂着眸,苏湛要是真把女人给叫来了,就不是轻易能饶过这个男人了。

    霍修默扫了一眼她洁白的侧脸,干净精致。

    看着没闹脾气了,他语调也逐渐的缓和下:“不知道你会跑回来,不然我就亲自去接你了,谁还跟他们玩。”

    江雁声心里冷笑,先通知还查什么岗?

    她板着小脸,拒不承认来这里的真实目的:“哦,我就是带徐慢慢来找哥哥的。”

    霍修默薄唇勾出弧度,没去揭发她的小谎言,反正在他心里这女人就是晚上来找老公的。

    江雁声抬眸,忍着胸口的发堵之气,伸出手问他要:“把手机给我。”

    “嗯?”霍修默略有疑惑,修长的大手还是伸到裤袋去,将手机上交给她。

    江雁声当着面,将通话记录和短信查了一遍,然后什么都没说又亲手放回他裤袋里。

    霍修默大手倏地按住了她的手,隔着西装裤的布料,隐隐传来热度,他薄唇微启:“你在做什么?”

    江雁声抿唇说“查证一件事,你先松手。”

    男人手掌的力道加重,一双深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像是非要个交代。

    “大庭广众下,我手放在你裤子里不会看起来很奇怪?”江雁声拧眉,脚疼没力气挣扎,便咬牙提醒他注意两人形象。

    霍修默另一只手臂搂着她腰紧了几分,语气淡漠:“我们是夫妻,别说放我裤子里,就算脱我衣服都没有人能说你什么。”

    “……”

    她的手明明是放他裤袋里好吗,什么又叫裤子里?

    江雁声看他这架势是不得到一个交代是不松手了,她还抿着唇,一字一顿说:“我被郭佳美骗了,可以了吗?”

    霍修默追根究底:“骗你什么?”

    “你先让我打个电话!”

    左右这女人也跑不了,霍修默暂时顺着她,大手渐渐松开,不忘恶狠狠警告:“你要敢骗我,你的手怎么拿出来我就怎么把你摁回去。”

    江雁声脸皮没他厚,瞬间就红了。

    明明是一件很单纯的动作,从他口中说出来都跟她往他裤子里摸了什么似的。

    她板起脸,又把霍修默手机拿出来。

    这回,江雁声用他的号码给江斯微拨了电话过去,这么晚了,还能秒接起来,估计把霍修默设置了特殊来电,女人不可置信的声音传来:“是,是修默吗?”

    看这惊喜的,就知道江斯微今晚没有打算找来霍修默,其实一看到四个男人在包间打牌,江雁声就隐隐回味过来自己是被郭佳美骗了,如今是完全得到证实。

    “修默……你是想约我出来吗?”

    江雁声面无表情挂掉电话,没去理江斯微的异想天开。

    她抬眸,对上男人幽暗的深眸,从他眼底深处仿佛看到了对自己有着强烈的控诉,想了片刻,才开口解释:“女人间的小心机……”

    “你怀疑我出轨?”霍修默这样高高在上的尊贵男人,被自己女人怀疑品行有问题,这跟侮辱他没什么区别,表情沉得让人心头微微发慌。

    江雁声不管怎么想的,都不会真的承认:“没有。”

    她说:“我就是烦了江斯微……”

    霍修默情愿她坦荡的承认自己害怕他出轨,所以连节目也不录制就赶过来,拿烦了江斯微做借口,说得好像别的女人就可以放任一样。

    他阴沉的脸色不知道多难看,跟这女人算是僵持上了。

    江雁声发现有不少人都在看着她和霍修默,两人都要面子的,要被路人拍了去,又不知道会在网上被传成什么样。

    她红唇轻启,先问:“还回不回去了?”

    霍修默薄唇抿得紧紧地,盯紧了她。

    江雁声要走,不过脚步还没迈出去就传来了疼痛感,应该是扭伤了,她面色露出异样,停下来,对他说:“你先走在前面,不许回头。”

    霍修默周身散发出的气场越发阴郁强大,在女人不耐烦的催促下,他单手抄着裤袋转身,倒是要看她一个女人还能在他眼皮底下跑哪里去。

    男人朝前走,江雁声淡定的小脸这才崩了,弯腰,手指去揉自己的脚腕,丝丝的疼,站着还好,一要走路就忍不了。

    她看霍修默已经走了段小距离,才僵硬着姿势,也一小步一小步的跟上去。

    霍修默压着怒火走路,同时注意身后动静,等听到了女人高跟鞋的声音,他脸色稍缓几分,不过很快便察觉出一丝不对劲。

    她尖细鞋跟踩在地上的声音,这次很重。

    霍修默倏然回首,就看见了江雁声一瘸一拐的跟着他。

    一个女人,能倔强到什么地步?

    看着她走路艰难,单薄的身影在繁华夜色下衬得几分冷清,霍修默喉咙滚动,胸膛下结郁之气瞬间消散了,有某种叫心疼的情绪强势发酵上来。

    江雁声走两步停一下,指尖将脸颊上几缕发丝拂过耳朵,抬起眼眸看路时,防不胜防就发现前方的男人停下来了。

    她怔了,与他深邃的眼眸对上。

    短暂的数秒里,等江雁声回过神来,霍修默已经大步走到跟前,强烈的视线感往她一双腿扫过:“伤到了?”

    江雁声洁白的小脸上很静,内心早就乱了方寸,还要故作无所谓:“都叫你别回头了,小伤而已啊。”

    她在成长的过程中,抗痛能力早就练到了十二级,这点疼算什么。

    霍修默眉头皱紧,双手臂去把她打横抱起,嗓音压怒训斥:“我看你是没把自己玩废都不知道消停!”

    江雁声很不服气想呛声回去。

    “现在给我闭嘴,否则收拾你。”霍修默一句话就将她给镇压住了。

    不是她太怂,也不是他超凶。

    而是江雁声想自己一瘸一拐的能怎么折腾?作到最后还不是被他带回去。

    ……

    霍修默带她回了都景苑。

    车子经过药店的时候,去买了擦伤的药酒,江雁声涂上揉了一路,等回到别墅,脚伤的疼痛消了不少,也不红肿了。

    但是,满身的药酒味太冲,她自己闻着都好嫌弃,那,下车了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