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02章 他欺负你了吗?
    “郭佳美,你想死啊,敢乱说一个字试试!”

    一道力气十足的女声插话进来,打断了江雁声和郭佳美针锋相对的局势。

    在走廊上,失踪了一宿的南浔出现了,她此刻身上穿着旗袍式样的裙子,双手还抱着坛酒。

    江雁声乌黑的眼眸微微变化,走过去拽住她胳臂问:“你去哪了?”

    “等会说。”南浔先拍拍她手背,转头,视线对准彭导:“录音过分了点吧?”

    彭导面色一僵,不动声色将刚掏出来的手机又塞回口袋:“谁录音了?我是在看短信。”

    南浔冷冷的笑,早看不管彭导这些下作的行为:“女人间闹变扭开个玩笑的话,彭导一个大男人当真就尴尬了。”

    彭导赔笑:“怎么会啊!”

    江雁声一心顾着跟郭佳美撕,没有注意到彭导小动作,她神色冷下,要不是南浔及时出现,恐怕两人接下来对话都要被录进去。

    “我们走,别理她们。”南浔拉着人走,这时候,谁知道郭佳美这个整容病人会被刺激的乱说出什么话。

    只要江雁声一走,郭佳美也没地方找人说。

    ……

    一进房间,关好门。

    江雁声不等南浔喘口气的功夫,就将她拉到跟前,先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

    “你自己衣服呢,怎么换成古镇里的名族风衣服了?”

    “莫慌啊,少女!”南浔将酒坛子递给她,笑容很灿烂:“这酒是我喝过最纯正的,特地给你带了一坛。”

    江雁声现在哪里管什么酒,她搁在了茶桌上,正色说:“网上曝出发现了一名女子裸身躺在古镇街道上,是节目录制的人……”

    “卧槽,你不会怀疑是我吧?”

    江雁声眼神透着就是这种意思,抿唇指出:“你换衣服了。”

    南浔扶额,想晕过去:“拜托,哪个小混蛋乱说的!”

    江雁声幽幽盯着她:“我!”

    “……”南浔。

    她一脸正经的问:“你摸着良心说,我是那种脱光了让人拍的?”

    江雁声抿着唇,视线在女人旗袍外露的肌肤一扫而过,又往下移打量了几番。

    南浔被她看得头皮发麻,用手去挡:“你是女人也不能视奸我啊亲!”

    “我昨晚给你打了五六通电话,发了两条短信……”江雁声红唇微启,一条条分析给她听:“早上也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没接,现在又换了身衣服出现,南浔,这不像你作风,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别瞒我。”

    南浔听得一愣一愣的,情不自禁的问:“姐们,你平时也是这样追查霍修默行踪吗?每个时间段都被你掌握的死死。”

    江雁声话一哽,眉心皱起了:“你少祸水引东。”

    “没有,我就是好奇你们夫妻相处……”南浔笑了笑,摸摸她板起的脸蛋:“美人生气都这么美……真不是我,真的,昨晚我什么事都没干,就是出门喝个酒。”

    “你一个人跑去喝酒?”

    “没啊。”

    南浔抬手揉揉头发,避开了女人的视线看向窗外,才开口:“遇上一个知己,他给我祖传配方酿出来的酒喝,一时没注意醉了,就睡在他家客房了。”

    “你……”

    见她要问对方姓甚名谁,南浔打断:“唉,这酒真纯,你带回去给你老公也尝一尝。”

    江雁声却抓住了重点来问:“你衣服手机呢?”

    说起这个,南浔就来气!

    她握紧拳头,跟江雁声吐槽:“我不是喝醉了嘛,就站在窗边脱衣服扔了,结果这里的人也太没素质了,等我早上去找的时候,被捡走了。”

    这剧情合情合理,南浔表情真的不能在真。

    江雁声暂且信了她这番解释,轻声说:“我很担心你,以为你被人……”

    南浔对她挑眉:“放心,没脱单之前,我肯定是少女一枚。”

    “不是最好了。”

    江雁声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说:“也不知道网上闹成什么……”

    南浔去倒杯茶喝,听了她戛然而止不说话了,迷茫转头看过去:“啊?闹成什么样了?”

    江雁声低垂着头,洁白脸上表情很静,又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感觉,然后缓缓抬起眼眸,注视着南浔。

    被她这样盯的次数多了,很容易有不好的预感。

    “不会真曝我吧?”南浔不禁想,不会是她昨晚被霍负浪逼得跳窗让人拍到了?

    下一刻。

    江雁声说:“彭导炒作的新闻女主角还没公布出来是谁,她们怀疑是我,接着褚思娅就曝出了你深夜进了霍负浪的房间,又没穿衣服出来……”

    南浔一口水喷出来,瞪起双眼。

    “所以,昨晚你……”江雁声看南浔脸色有些发白,将话咽回去,改口道:“你跟霍负浪在秘密交往吗?”

    “谁跟这贱男交往了!”

    南浔再三强调,反应很激动:“绝对没有的事,我靠……褚思娅那个小砸婊欠抽吧。”

    “南浔,你没穿衣服从他房间走出来是怎么回事?他欺负你了吗?”江雁声手指紧紧的握着手机,眼眸寸寸的冷下。

    要是南浔点头了,她非得在把霍负浪的腿撞残一次不可。

    南浔心底闪过一丝迟疑,最终还是不想让江雁声知道事实背后的真相,她有做过什么选择,即将会失去什么。

    她笑的很不好意思样子,说道:“我昨晚去骚扰他了,嗯,声声你最懂我了,我惦记他八块腹肌大长腿很久呐,然后被赶了……”

    江雁声盯了南浔看很久,似乎想分辨她话里的真假,皱眉摇头:“南浔,我现在又怀疑那名裸身女子是你了……”

    “你这样,我会想跟你打一架哦。”南浔拒绝承认这种子虚乌有的事。

    她耸耸肩,跟江雁声坦白一件事:“昨晚啊,我遇上一男的,嗯,三十来岁的样子,却活成了二十五来岁的模样,男人的温顺宽容都体现在了他骨子里,对着我,散发出了他最有味道的魅力。”

    “亲,你又哪里臆想出来的男人?”江雁声无情揭穿她,别以为装个小迷妹就能忽悠过去了。

    “我靠,你真难搞定,霍修默在哪里?我好想请教一下他是怎么哄住你的!”南浔快崩溃了,她真没裸着身体躺在街道上,昨晚就是跟周宗儒喝了几杯酒忘记回家了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