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05章 江雁声,你会出轨吗?
    这对流量小生和其妻子花旦女星,一直都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平时走个红毯录制个节目,都恩爱得羡煞旁人,这次却玩了一手出轨好戏。

    江雁声在南浔惨绝人寰的笑声中,将被记者拍到的密会女子脸部放大,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

    “听说王瑗打算找个富豪家把江斯微嫁了,她还喊过要嫁霍家来……怎么又跟人玩出轨?”

    “声声,有个词叫左右逢源啊。”

    南浔振振有词的声音传来:“昨晚深夜,某某被拍到与疑是豪门千金一起烛光晚餐后到酒店开房关系亲密,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各自回家,看看……还有动图呢,妥妥的实锤了!”

    江雁声退出网页,揣测道:“她这样,是为了不想真被嫁出去吧。”

    闹个全民共睹的绯闻出来,王瑗和江亚东看中的豪门大户肯定不会把江斯微娶进门,这样,又能苦情等着霍修默了。

    “讲真,江斯微就有本事一辈子当老姑婆,不然,没希望的。”南浔想霍修默这种格调高的男人是瞎了才会要这种矫揉做作的女人。

    江雁声学历高,出生豪门家世清白,又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在豪门圈里的风评一向上佳,而江斯微的身份却比谁都尴尬,还想惦记霍家长媳的位子,妄想有一天取而代之?

    南浔也不知道这女人脑子结构是怎样的,从资历到身份,哪点比得上她家小天后?

    “南浔……”

    “嗯啊?”

    江雁声抿紧了红唇,心中有种预感,很强烈:“恐怕……我奶奶该回来了。”

    ……

    连续三天。

    网上出轨舆论都没有消停的意思,各种扑面而来的消息都完全将彭导的节目组发出来报道强势碾压下去。

    这天,周一早上。

    江雁声睡醒来看见了已经起床的男人,他挺拔修长的身形就站在床沿,熨烫得笔挺的西装裤上皮带没扣上,深黑色衬衫松垮着,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

    从侧脸上,可以看清霍修默五官完美的线条被阳光笼罩下一笔一笔的很柔和。

    他修长大手拿着手机,卧室静得依稀听得清对方在咆哮,熟悉的腔调,一听就知道是谁了。

    江雁声懒绵绵地从床上起来,也没下地,膝盖就跪坐,主动伸手去给霍修默整理西装。

    男人语调微顿,看了一眼身前乖顺的女人。

    “霍先生……我先前对你太太没有不敬的意思,节目娱乐观众肯定会弄点话题出来,何况,是江小姐自己半夜离开节目组,又没有及时赶回来……这怎么能怪我节目啊?”

    江雁声低垂着睫毛,她知道头顶一道强烈视线盯着自己,却没有去看,细白的手指将他衬衫纽扣一颗颗系上。

    彭导咆哮不停,不知道多委屈:“关于裸身女子的话题,这个是郭佳美和她助理自导自演出来的,我就是宣布了有嘉宾退出节目,又没指谁,就当是老彭我求您了,别让这个节目禁播。”

    男人嗓音在彭导粗嗓子的衬托下,十分磁性且悦耳好听:“总局做的决定,我一个商人左右不了。”

    彭导要血溅三尺了,一口喷出来:“霍先生,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总局批审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

    霍家掌控了宛城整个经济情况,上流社会哪位富豪跟霍家继承人不熟啊?

    “这样,霍先生……你让我跟你太太聊几句吧!”

    彭导是死心了,在霍修默面前碰壁几次,想该路线求江雁声去。

    而然,他却听见男人徐徐淡淡的腔调传来:“等她帮我穿好衣服。”

    “不要!”

    江雁声的声音也传来了。

    她正低着头给男人扣好皮带,不愿意接彭导的电话,当初她急的跑到节目组去问南浔行踪时,彭导是什么嘴脸,她现在还犹记在心。

    霍修默修长大手摸摸女人不高兴的小脸,对电话那边淡漠重复:“嗯,我太太不想听你说。”

    彭导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来,特别是他说了一大堆求饶话,这对黑心肝的夫妻敢情还在秀恩爱,没把他当回事是吧?

    “霍先生,节目没了一个还有另一个,你别逼人太甚,我老彭在圈内也有不少人脉,你太太只要在圈内混一天,我今天就把话放着了……”

    没等彭导一番热血撒完,电话便被霍修默挂断。

    “他还没说完呢,估计要盯上我了吧。”江雁声给他整理好衣服,便想躺回去,男人的手臂却先一步搂了过来。

    霍修默低首,英俊的脸庞快贴上了她脸,嗓音慵懒极了:“你会出轨吗?”

    他的气息好似会侵占人,江雁声白皙肌肤被烫得发红,瞪了男人一眼:“你会吗?”

    “我不会。”

    “那我也不会。”

    霍修默勾起唇,亲了亲她:“那不用怕他。”

    “也是哦。”江雁声最近跟南浔商量好了,带姬帅出席一些活动,让观众熟悉了这个生面孔,她就不准备跟劳模一样工作了。

    霍修默一早心情被她乖巧的劲给弄的很愉悦,看女人眉眼弯着又不知道想什么,他靠近,故意压声对她说话,说不出的亲昵:“Sorry,昨晚趁你熟睡,要了你一次。”

    江雁声眼眸微睁,下意识说:“我没感觉啊。”

    她指的不是睡觉的时候,是醒来身体没有异样啊。

    霍修默眼底掠过了暗色,薄唇溢出低笑:“你是不是又要吃药了?”

    江雁声洁白脸上的表情微愣,一时没回答上来。

    两人因为生孩子,吃药这事闹了才刚歇停,这三天,他也没有碰她,所以两人照常相处下就忽略了这事。

    如今被霍修默提起来,她也不知道他是想讽刺还是想试探她的态度?

    没让这气氛尴尬太久,霍修默长指便将她下巴抬起,幽深的眸子低低的注视着,让她无处躲藏一般。

    “我给你的药对身体没有伤害,真要吃……别自己去外面乱买药吃。”他字字缓慢叮嘱她,给她时间来消化。

    江雁声眉心轻皱又舒展开,像很认同他,认真点头:“会的,我也知道你昨晚没碰我,所以……不吃药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