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06章 声声,你奶奶回来了
    霍修默去上班后。

    江雁声又躺在床上补眠了一会儿,身子蜷紧在被窝里感觉格外舒服,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

    她懒散的接过响起的手机,还迷迷糊糊地:“啊?什么事?”

    “声声,你奶奶回来了,回家一趟吧。”

    这一句话,江亚东让江雁声心头莫名的寒颤,洁白脸上清淡的微笑逐渐变得面无表情。

    ……

    晚上的江家。

    客厅,一派和气融融。

    “庙里伙食不好吗,把我奶奶都养瘦了。”江斯微依偎在一位七十多岁的,满身佛气老人身边,撒娇又讨好着。

    江老太太看上去精神抖擞,透过银边老花镜片那双慈善的眼睛笑眯眯,念佛的缘故,穿着都很简朴,也只佩戴了几串佛珠。

    她老脸挂着笑容,乍眼一看跟慈祥,和蔼可亲的老人家没什么区别。

    “奶奶饭量小,瘦点也是大美人。”郭佳美今晚也过来了,一套白色裙装站在旁边,装的很乖巧。

    江老太太看到她,老脸的笑容明显收敛了些,沉默半响,才缓缓出声:“是雁声啊。”

    郭佳美想上前去奉承,一时僵住了。

    “奶奶,这是佳美啊。”江斯微唇边一丝讽刺笑意闪过,俯在老人家耳旁悄声说了几句。

    江老太太带着老花镜,眯眼打量了跟江雁声神似的郭佳美好半天,无形中带着令人忌惮的威严。

    郭佳美后背起了一丝丝凉意,手握成拳垂在身侧,时间越长,她心态就越快崩不住了。

    “坐吧。”

    江老太太视线终于移开,淡淡的口气好像没有把人放在眼里。

    郭佳美却不在意,暗里松了一口气,还朝江斯微感激了一眼。

    在江家,老太太代表的是绝对权威。

    连江亚东都要遵从母亲的一切命令,他开口提起女儿:“妈,你想孙女很快就能见到了,我已经通知声声回家。”

    “她不是嫁出去了。”江老太太一句话,就将江雁声给逐出了江家一般,好像不是自家孙女了。

    江亚东面色尴尬,知道母亲在怨两年前没让江斯微嫁霍家去,否则也不会气的干脆去庙修行。

    “哼,听到奶奶你这样说……我更不要嫁了。”江斯微朝老太太怀里依偎,可怜巴巴的。

    江老太太对她欢喜之意从来都不加掩饰,当时就哎哟了一声:“我的肉啊,你还小嫁什么人,是不是你狠心的爸妈不养你了?没事,奶奶养。”

    江斯微眼泪说来就来,本来就是她哭回来的大靠山,现在不告状,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奶奶,微微不要嫁……好不好。”

    “好,不嫁。”

    江亚东额头突突的疼,他语气微沉:“妈,声声两年前就嫁出去了,她们姐妹一般大,也该嫁了。”

    江老太太修行不容易动怒,语气越是冷淡,就越代表她生气了:“东儿,当年不是你偏心眼,微微也早该嫁了。”

    “妈……”

    “奶奶,不管我怎么谦让妹妹,她都是恨死我们啊……前阵子我妈差点被她打流产。”

    江斯微抢在江亚东前头,红着眼告状。

    “什么?”这下,江老太太声音拔高了。

    “微微!”江亚东脸黑。

    王瑗差点流产这事,老太太并不知道,否则也不会现在才回来,他有意瞒着,没想到就被继女当场挑破。

    江斯微豁出去一般,就要说:“爸爸还要为了哄江雁声高兴,就想顺便把我嫁出去,要不是我传个绯闻出来,早就不在这个家里了。”

    江老太太听到这些话,都快被气死了,瞪起眼,浑然没了慈善的面目:“东儿,你真这样做?”

    江亚东要解释一番,这时,王瑗挺着肚子从厨房端水果出来了。

    他想起医生交代过这胎很不稳,不能刺激孕妇的情绪,不然随时有流产的风险,又把话咽了下去。

    “你们都在说什么呢?”王瑗端了一盘水果过来,先看了一眼江斯微,然后才故作什么都不知问。

    “妈,奶奶可说了,不许把我嫁了。”江斯微嘟着嘴,摇晃着江老太太的胳臂:“是不是呀,奶奶~”

    江老太太今天就把话给放着,对着江亚东命令道:“你要敢嫁微微,就让她嫁给我的好孙女婿,让江雁声离婚腾位置。”

    不待见江雁声这个孙女,不代表会厌恶霍修默。

    江老太太跟霍家老太太交情不错,很欣赏这个杰出的晚辈,唯一不足之处,就是让他娶的人不对。

    江亚东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不行。”

    在他身边坐下的王瑗唇角笑容收起来,一手慢悠悠摸着肚子,也说一句:“我们微微优秀,也不是一定要嫁给霍修默,可惜了,本来这么登对的两个人,我还是给微微慢慢挑个人家吧。”

    江老太太看了一眼儿媳妇,说道:“你少操点心,把我孙儿养好了。”

    王瑗会意一笑:“妈,我会的。”

    “嗯。”江老太太满意了,也叮嘱儿子:“高龄产妇生孩子要受罪,你平时多抽空陪陪你媳妇,多关心一下你女儿和儿子,少去管嫁出去的那个。”

    “妈,当初是霍家指名要声声嫁,你就别在气这事。”江亚东自始至终都以为母亲如今这样不待见江雁声是因为这事。

    他劝解了许多次,似乎每次都没有效果。

    “我是老了,眼不花耳不聋,用得你说!”

    江老太太明明气质慈祥温和,性格却无比强势,还嘀咕了声:“那死老头被克死了倒好,做的一件件事都不遭人待见。”

    这一番话,从一个修佛的人口中说出来,恐怕会让人吃惊,也只有江斯微依偎在旁边才听得见。

    她掩下的睫毛眼底划过深深的恶毒,无疑是说到她心声了。

    当初如果不是霍老爷子指名要江雁声嫁给霍修默,恐怕,在江亚东的动摇之下,她肯定能取代江雁声嫁过去的。

    客厅不知何时变成了批斗江雁声的大会,江斯微和王媛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跟江老太太告状,只有郭佳美,这个在江家毫无存在感的人,去厨房找自己的奶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