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07章 先生,太太从楼梯滚下来了
    厨房。

    洗手台前,一位胖胖的老人在洗菜,微低着头,两鬓斑却头发梳得十分认真,中等身材,穿着蓝色的衣服和黑色的裤子,看起来整洁干练。

    郭佳美上前,抱住了她喊:“奶奶!”

    郭奶奶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到亲孙女,和善的笑了:“我的小美眉,怎么不在客厅陪老太太。”

    “奶奶,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亲孙女都不疼,只宠江斯微,我才不去招人嫌。”郭佳美抱紧了自己的奶奶,一脸满足:“还是这儿好。”

    郭奶奶被她哄的笑眯眯,犹在看一件珍宝般看着亲孙女:“当年多亏了老太太做主才把你接到江家来养,你要懂得敬爱她。”

    “知道了,都听你念了十几年了。”

    郭佳美晃着奶奶的胳臂,打着小主意:“奶奶,你给我点钱呗。”

    郭奶奶笑脸取而代之的是担忧:“怎么了,又要钱做什么?”

    郭佳美摸了摸自己这张脸,还有点嫌弃说:“我就是想凑钱去整容。”

    “又整?”

    当初亲孙女整的跟二小姐一模一样,她看了直接晕眩过去,好长一段时间心理才接受。

    “奶奶,我是要整掉这张脸。”郭佳美最近几天琢磨着江雁声的话,还觉得挺对的。

    她俩长得一模一样,对她嫁豪门是没有好处。

    郭奶奶劝她:“乖孙女,你就别折腾了。”

    “奶奶!”郭佳美不听这些话,她撒娇道:“我腻了江雁声这张脸了,而且老太太也很讨厌啊,以前是我蠢……我现在要整回来。”

    一说老太太不喜欢,郭奶奶就犹豫了……

    在客户。

    江老太太听了一桩一桩江雁声的事迹,气得将茶杯重重的放下,对江亚东说:“你宠出来的恶果,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妈,你身体要紧。”江亚东顾及母亲身体,很无奈。

    “什么妈生出来的就有什么女儿,早就告诉你,她是个不安分的。”江老太太从骨子里厌恶叶茗这个前儿媳妇,仿佛侮辱了她家门楣,连带跟叶茗长相像极了的江雁声也不喜欢。

    “妈!”提起深埋在心底的女人,江亚东总算变了脸色。

    这样的反应,也让王瑗差点哭出来,眼都红了。

    江老太太看到,又训起儿子:“叶茗有什么好?别伤了你媳妇的心,她为了江家传宗接代,照顾你和一家子的饮食起居,到头来,你还是念着叶茗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做什么。”

    江亚东眼神里憋着怒火,还有种隐痛之色。

    眼看着场面要崩了,江斯微及时插话进来:“唉,都要开饭了,江雁声怎么还没来呢。”

    “人来了,让她上楼见我!”

    江老太太极具威严丢下一句话后,手里拄着根拐杖站起来,躬着腰朝楼上走去。

    此刻,都景苑别墅灯火通明。

    江雁声换了一身露出性感的香肩连衣裙走出衣帽间,脚上踩着尖头高跟鞋,很有气质。

    她站在楼梯口处已久了,纤细的手扶着护栏,光线柔和而清晰,可以看见楼下的场景。

    霍修默下班了,挺拔淡漠的身影出现在客厅,佣人正接过他的手提包。

    江雁声手指逐渐捏紧,又松开,这样反复了几次,时间其实也没过去多久,一分钟还是两分钟。

    她洁白的容颜浮现出了绝然一般的表情,微微垂下长睫毛,呼吸浅清,周身环境静得仿佛只能听得见有人上楼梯的脚步声。

    江雁声心中压抑的厉害,眼眸涩涩的感觉有些生疼,那握着手扶的纤细手指在一根根的在松开。

    下一刻。

    她单薄的身子,直接朝楼梯倾倒了下去。

    “啊!”

    佣人尖叫声响切在了整栋别墅。

    “天呐,太太……先生,太太从楼梯滚下来了。”

    江雁声柔弱地倒在大理石地板上,额头磕破一个口子,鲜血源源不断的流淌下来,遮挡住了她眼眸的视线,看不清了,只听见耳旁佣人的尖叫声,很快,一阵脚步声迅速走来。

    她被人抱起,让一股温暖清冽气息包裹住,男人大手捧起她满血的脸,低沉男音中透着浓烈的情绪起伏:“声声?”

    江雁声静静的没有反应,黑色的长直发垂散在地,除了微微起伏的胸口外,整个人就好像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偶。

    霍修默眼睛里眸色紧缩,薄唇紧抿成一直线,五官轮廓更是越发的冷硬凌人,他立刻将女人抱起便大步的朝外走。

    司机开车,往医院路上行驶去。

    霍修默抱着怀里的女人,用手给她按住了额头伤口,薄唇在她耳廓边低语:“别怕,没事。”

    江雁声缓了好半天,才拧着眉,好像是从摔晕的头疼中清醒来了,她发白的手指揪住了男人的衣角:“霍修默……”

    “我在。”

    霍修默敛拢眉头,深深注视着女人失了血色的脸上,可见眼底浮现又隐去的骇人阴霾之色。

    江雁声朝他怀里依偎,眼珠子干干的,也没见她哭,却喊疼了。

    霍修默手臂不受控制地抱紧她,几道青筋浮现在白皙的手背上,他当看到江雁声染着血躺在地上起不来的时候,胸膛内感到强烈的窒息感,如今听见她喊疼,心脏更是被什么撕扯了一般,有些痛。

    “声声……我在。”

    “别睡去,嗯?马上就到医院了。”

    “没事,没事……以后下楼梯小心点。”

    男人一声又一声的温柔哄慰,让江雁声闭紧了眼,一滴冰凉泪珠落在自己脖间,就怕会控制不住痛哭出来。

    所以,她只能忍着,这一刻,真的恨透了自己的软弱胆怯,微微张开的红唇溢出比哭声还难听的声音。

    医院。

    医务室里,医生护士都在为江雁声处理伤口。

    她身边围绕着一群人,只能透过缝隙看到站在不远处身姿颀长的男人,霍修默没走出去,深邃的眸子低低看着她。

    可能有他在场的缘故,江雁声莫名的感到安心,连额头被缝了五针,也不感觉疼了。

    她眼眸含着水光,朝着他,声音带上委屈:“霍修默……我伤成这样,今晚是去不成江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