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09章 帮我弄一张精神病证明!
    江雁声眼眸弯弯像在笑,同时泛起一丝凄迷:“也是哦,我奶奶最喜欢的晚辈就是你了,你去吧。”

    霍修默低首靠近她,薄唇几乎要贴近了女人脸颊,戏谑道:“霍太太这个醋也吃?”

    江雁声呼吸一口气,心脏有些闷:“听不懂你的话。”

    “你奶奶喜欢我,是因为我娶了她养大的孙女,摇身一变成了她的孙女婿,说来还是霍太太功劳最大。”霍修默的嗓音磁性徐厚,跟她耐心在说这些。

    江雁声却听入耳讽刺极了,微笑的唇快维持不下去。

    倘若霍修默当初娶另一个,他在江家会更受欢迎吧。

    真是委屈他了呢。

    “我不去了。”江雁声调整好情绪,一脸的认真无比,对他说:“奶奶修佛喜静,没有她老人家的吩咐,我们还是别去打扰了。”

    霍修默当她是厌恶自己父亲和继母,连带江家都不愿意再踏入一步,沉吟片刻,便顺了她的心。

    “好,你要想她老人家……就接她到家里小住几天。”

    江雁声心中猛颤,五根手指暗暗捏紧了衣角,她垂下头没出声,沉默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到底,霍修默还是忘了她曾经红了眼,哭诉过什么……

    两人回到都景苑后,江雁声很黏着人,洗澡后,她躺在床上,在霍修默没睡在身旁时都不会闭上眼。

    而是,她睁着眼眸,盯着卫生间透着许些光的门口,依稀看见有道高大的人影,才能安心。

    霍修默冲完澡,便披着睡袍出来。

    他掀开被子躺上去,气息清冽透着沐浴露的香味,刚伸出大手将台灯关了,在漆黑的卧室里,柔软的女人依偎了上来。

    霍修默手臂搂紧她,嗓音低沉温柔:“睡吧。”

    江雁声将纤细的手放在他胸膛上,稳沉有力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传来,很有安全感,让她细微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了。

    下半夜。

    一阵风忽而吹动了窗帘,飘起间昏暗的卧室被月光照亮一片,原本沉睡的女人蓦地睁开冰冷的眼眸。

    她视线定定地望着梳妆台,一片洁白的镜面倒映着英俊的男人和清丽的女人相拥而睡的画面。

    冰冷冷的目光,一点点的往下移。

    她发现了自己的手,正放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起伏的呼吸和心跳声无不在安静的夜很清晰。

    江雁声面无表情地从霍修默怀里起身,眼底深处划过深深的厌恶,再也没看他一眼,光脚踩在地板上无声无息,纤细的身影更是飘渺。

    ……

    外面毫无预兆下去滂沱大雨,雷声一阵一阵响起。

    姬温纶长指揉着眉骨醒来,抬手将卧室台灯打开,暗淡的幽光照映着漆黑的夜。

    轰隆!

    又是一声打雷。

    姬温纶想起阳台还养着一盆兰草,恐怕脆弱的叶子经不住风雨的摧残。

    他雅致的大手掀开被子,穿着一身浅灰色蚕丝睡衣裤,将长袍披上走出卧室。

    客厅的窗帘被风吹的飘忽不定,奢华水晶灯上的一串串珠子也发出碰撞的轻响声,气氛在雷雨的衬托下,莫名的蔓延起了一丝诡异。

    姬温纶从走廊走出来,抬手将墙上两盏壁灯打开,有了光线也淡去了深夜笼罩的阴深感,他要朝阳台方向走,经过茶几的时候,无意间扫到了一盆兰草被放在茶几上。

    姬温纶脚步倏地一顿,清冷的眸子朝客厅四周望去。

    哗啦一声外面雨声下的更大,有冷风不断吹进来,在墙壁挂着一副名贵的油画旁边,姬温纶才发现一个黑色长发的女人就在这那儿。

    “温纶。”

    女人的声音像是很遥远许久没听见了。

    姬温纶心底猛地颤动,清冷的眸闪过一丝隐晦的异样,看着眼前冷美的女人。

    片刻后,他低醇的男声缓缓溢出薄唇:“你来了。”

    她勾唇,笑意很冷,走了过来。

    姬温纶修长的身形站在原地没动,两人距离越近,他就越清晰看见女人冰冷美丽的容颜,眼神和笑意,都带着诡谲的凉意。

    她在三步远的距离就停下了,永远都不会跟男人太靠近,因为,她说过不喜欢男人的气息。

    姬温纶迎视上女人勾人的眼睛,眸色微微闪烁。

    她指尖将脸颊一丝头发拨到耳后,笑的妩媚:“还知道,我是谁吗?”

    “江雁声。”

    姬温纶强调这个身份和名字,问她:“你怎么出来了?”

    她一记冷笑,眼里充满杀意:“是她放我出来的。”

    姬温纶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俊美的五官严肃一片:“她出了什么事?”

    “让我想想,可多了。”

    江雁声嗤嗤的笑,精致的侧脸被外面电闪雷鸣的光线照映下冰冷一片:“哦,她这段日子过的很是伤情,连你给的药也没一直没心情吃,被男人催着生孩子,委屈巴巴的。

    还有……”说到这儿,江雁声眼底凝聚起撼人心魄的恨意,连同说话也越来冷:“江家那个……那个从小就告诉她,她妈妈该死,已经死了!因为女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功能,只要跟两个以上的男性发生关系,就会在自己身体里形成一种剧毒,要了不守妇道的女人命的老怪物回来了。”

    姬温纶注意到她额头上有伤,嗓音沉冷:“霍修默没保护好她,谁伤的?”

    “这个啊?”江雁声用手摸了摸,冷笑里掺杂着一丝心疼的情绪:“这蠢女人,该怂的时候就真怂啊,怕去江家面对老怪物,自己摔下楼梯装受伤了。”

    姬温纶听到这,沉默看着她许久。

    江雁声脸色明明白得透明,冰冷的笑容却气势凌人,眼神直勾勾也盯着他:“温纶,你去帮我弄一张精神病证明啊。”

    “你想做什么。”

    姬温纶对她不得不起防备,这女人太过利己,完全不会顾任何的后果,只知道自己得利就好。

    “放心,我不会揭了她的底。”江雁声的第二人格并没有像主人格极度去排斥精神病这事,甚至,接受的程度让人吃惊。

    江雁声冷冷勾唇说:“我是怕啊,她哪天被逼疯了,会亲手杀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