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14章 徐慢慢是太正常了,还是太不正常了?
    “最好是像小天后这样的女人,他看着赏心悦目。”

    妻子的人选,像她这样?

    江雁声脸上有些迷茫,不禁在想,这代表霍修默在床上调戏她时说过的话,不是在哄人?

    这男人,从十年前就对她有了一丝别样的心思?

    “小天后,你别一心认为政治联姻就没了爱情,或许,在修默眼里江家大小姐和二小姐,他要联姻,当然是娶最好的,可是,修默这辈子也是栽在你手上了。”

    徐慢慢清澈的眼眸像能看透一个人的心思,告诉她:“没有你,梁宛儿也嫁不成修默的,是她的作为耗尽了自己和修默的情分。”

    “慢慢。”

    江雁声突然叫她,此刻对徐慢慢感到很陌生,将心中疑惑说出来:“你,怎么会知道说这些?”

    徐慢慢无辜眨眼:“哥哥都是这样分析给我听的呢,小天后,这样我写小说才有素材。”

    原来是徐慕庭说的。

    这就说通徐慢慢怎么会说出逻辑感如此强的一番话了。

    江雁声牵强的扯了扯唇:“她已经是过去了。”

    徐慢慢赞成这句话,覆上江雁声膝盖上冰凉的手,仿佛随口一说的话,直直戳中了一个人隐晦的内心:“每个人的结局,未必是坏的。”

    ……

    【每个人的结局,未必是坏的。】

    这一句话。

    江雁声送徐慢慢回到住处后,一个人回去的路上,在细细反复的琢磨着。

    不知是她多心了,还是……

    江雁声不禁在想,徐慢慢是太正常了,还是太不正常了?

    一开始的接触到现在,徐慢慢每次给她的感觉都不一样,是从什么时候变化的,江雁声回想不起来了。

    她总感觉徐慢慢今天路上的那番话,是在暗示着劝她放下十年前的事情,是在说梁宛儿的结局是自己一手造成,怪不了别人。

    可是,处于愧疚的心理又不敢去求证。

    江雁声更不敢面对的一点是,徐慢慢记起了十年前的事,记起了梁宛儿推人下楼梯,记起了她放手的一刹那……

    江雁声闭眼,苦笑不止。

    人啊,千万不能做会后悔的事。

    否则,这一生都会被心魔纠缠到死。

    ……

    江雁声没有直接回都景苑,而是不嫌麻烦去了霍氏公司,此时,霍修默还没下班,她便到办公室去等他。

    一位秘书端上热茶和甜点:“太太,霍总会议就结束了。”

    “好,你出去吧。”

    江雁声端起热茶抿了一口,没有去吃甜点。

    和一个人生活久了,口味也会随之改变,她开始跟霍修默一样不喜吃太甜的了。

    江雁声此刻还没明白爱上一个人,就会爱上他所喜欢的,这是她潜意识里选择的一种最长情的告白方式。

    目前对她而言,这种改变,是欣然接受的。

    江雁声唇角轻轻袅袅含着浅笑,将茶杯放在办公桌上,坐到椅子上,伸手去打开男人的抽屉。

    她想找一张纸和笔,谁料,防不胜防在抽屉里看到……

    江雁声眼眸微睁,呼吸加重了。

    一时间,看到抽屉里藏着条蕾丝nei裤,她惊讶了一两秒,接近着越看越眼熟。

    江雁声突然想起了有做过往霍修默口袋偷塞这个的行为,这男人,真放办公室抽屉里了。

    江雁声来不及羞窘,办公室的门就被推进来了。

    霍修默单手抄着西装裤口袋,面容淡漠,身后半步跟着汇报工作的秘书。

    他看到江雁声在,便停下步伐,对秘书低声吩咐:“整理一份发邮件给我,先下去。”

    “霍修默!”

    江雁声在看到男人后,便咬着字问他:“你抽屉都乱放着什么。”

    办公室的门被关紧了,也传不到外面去,霍修默迈着长腿走过来,眸子微眯,低沉淡漠的嗓音溢出薄唇:“你看到了。”

    她又没瞎,第一个抽屉就是。

    江雁声脸颊浮现的红晕,眼眸微微的闪过娇羞:“你,你不怀好意。”

    “你当初往我口袋塞,就是好意了?”

    霍修默走到女人的身前,扫了一眼抽屉里的东西,嘴角徐徐的勾出非常微妙的弧度。

    江雁声见状,要拿走的,被人看了多尴尬。

    男人先察觉到她的小心思,手臂一伸,毫无预兆地将她搂了过来,嗓音带着懒散的戏谑:“现在知道心虚?”

    江雁声忍不住瞪他:“你口味重?往抽屉放这个。”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凑过去,薄唇在她滑腻的脸颊轻碾低低的笑:“霍太太,嗯?你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坏事?这是那次忘拿回家了,要不今天你穿走?”

    男人说起暧昧的话,不知多邪痞。

    江雁声推了一下他胸膛:“少没个正经样。”

    霍修默心情很好,以为她跟徐慢慢去看电影就会直接回都景苑,没想到又乖乖跑公司来找他。

    她的一个行为,不自知便暴露了对男人的依赖。

    霍修默眉宇舒展,身姿慵懒靠在办公桌前,怀里还抱着女人温软的身子:“电影好看么?”

    江雁声将脑袋靠在他肩膀上,纤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真实的情绪,语气淡淡说:“嗯,电影看了,我还看见了梁宛儿。”

    气氛一时间很静,她抬起漆黑的眼眸,望着男人英俊的侧脸。

    霍修默五官淡漠神色如常,开腔道:“冯州龙被抓到判刑二十年,她现在跟被火烧成半残疾的梁倬杰相依为命,没人再能左右她的婚姻。”

    江雁声一脸平静:“哦。”

    看来,霍修默还是很了解的。

    男人低首,注视着女人洁白的脸蛋,看不出什么情绪,他沉吟片刻,缓声说:“梁倬杰能撑住一口气活下来也是他命大,看在梁家跟老爷子有些渊源份上,我只安排了这对姐弟一所住处就没再管过。

    梁宛儿有她原本该过的平凡生活,我们也有我们夫妻生活,不会再有交集。”

    本来就是天差地别地位的两个人,梁宛儿身份说现实一点连给霍修默做情人都不够格。然而,即便是这样,江雁声先前没少被这女人膈应,心里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她也不是无理取闹的女人,听了霍修默表面立场的这番话后,弯起了唇角,一丝浅笑浮现在脸颊:“那霍先生记得千万别去打扰梁宛儿的平凡生活啊,我们跟她……没关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