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15章 谁都不许去调电梯的监控录像
    “你这女人,还刻意强调是什么意思,嗯?”霍修默看她眯眸浅笑的模样,就想去亲她。

    当男人薄唇快朝她压过来时,突然被一道手机铃声打扰了。

    江雁声手心抵着男人胸膛,低头,去拿她的手机。

    指尖划开屏幕,江斯微三个字跳跃出来。

    她拧眉,去挂断的动作一顿,想到了什么,抬头对霍修默柔声说:“我接个电话。”

    霍修默手臂缓缓松开女人的腰,看着女人一边接通来电,一边朝休息室走去。

    砰一声。

    江雁声将房门关上,语气冷淡对电话那头说话:“什么事。”

    “江雁声,你逃的了初一,逃掉了十五吗?”江斯微开门见山说:“奶奶回来了,你早晚有一天是要面对的。”

    江雁声眼眸一片冷清,红唇轻启:“奶奶年纪大了,难免会有点糊涂,你也跟着脑子不清楚?呵。”

    “你再说一遍!”江斯微气急,嘴上功夫永远呛不过这女人。

    江雁声一记浅笑,清丽的容颜上却没有想笑的意思:“江斯微,你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吗?嫁不了霍修默,就嫁他堂弟?

    你怎么不去当他后妈,说不定还喝到霍修默给你敬的茶呢。”

    “江雁声,奶奶会收拾你的。”江斯微咬紧牙,语气咄咄逼人:“你口头上喊着要跟爸爸断绝父女关系你断的了吗,你真敢,霍家要你这个名实存亡的长媳有什么用?”

    江雁声这边静了一分钟没说话。

    江斯微十分笃定道:“你少威胁爸了,我妈肚子里端个金孙子,可比你这个嫁出去的女儿值钱多了,看在姐妹情谊份上,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乖乖回来跟奶奶认错吧!”

    “哦?我且不是还要对你感恩戴德啊?”

    休息室无一人,江雁声靠墙而站,清丽脸上卸掉了一切假面具,冷笑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动真格吗?”

    江雁声今天就一字一字说明白:“我才是江亚东亲生女儿啊,他的财产我也有资格继承,为什么要放弃?”

    “你,你总算露出真面目了。”江斯微声音不克制住尖锐起来:“我妈说的没错,你以后肯定是要跟锦乔抢家产的。”

    “呵。”江雁声笑了:“我还没清高到不要自己父亲的财产,这种愚蠢且可笑幼稚的行为不适合我做,看来,你想多了。”

    在江斯微的眼中,一直都是江锦乔理所应当继承江家的家业,嫁出去的女儿就是外人了。

    殊不知,她忘了一点。

    江雁声和江锦乔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姐弟,作为江家真正的大小姐,江亚东前妻所生的女儿,江雁声凭什么没有资格跟后妈生的儿子分家产了?

    江斯微到了最后,每次都来这招:“我要去告诉奶奶!”

    “说吧。”江雁声早就无所谓了,在她眼里所谓的亲情,不过是这世上最可笑的一种感情。

    钱和地位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现在的她不需要这样飘渺的东西了,握在手上的才是最真实。

    就如徐慢慢话里含义一样,霍修默选择了霍家继承权,代价是放弃婚姻的支配权,这就是现实的残酷所在。

    “你要家产,之前为什么还要把一亿退给爸爸。”江斯微一想到这都是江雁声装可怜的套路,就恨着直咬牙。

    肯定是,为了让她们放低戒备。

    江雁声又轻笑出声:“现在不要他的钱,以后啊……就另说了。”

    “……所以呢,江斯微,别惹来我了,万一哪天我回来跟你们争家产,记住……都是你们逼的!”

    江家。

    江斯微被挂掉电话,气的差点站不稳。

    她转身看到王瑗站在门口,也不知道听了多久,一时委屈,眼睛红了。

    “妈。”

    王瑗眉眼间忧愁未散,挺着肚子走过来:“何必跟她生气呢,你奶奶回来了,有的是人收拾她。”

    “我就是气不过嘛!”

    江斯微会打着一通电话,完全是因为在书房偷听到江亚东跟老太太又提起把她嫁出去的事。

    她就知道的,江亚东现在是赶着讨好江雁声,不能动怀孕的妻子,只能拿她这个苦命的继女开刀了。

    王瑗柔声安抚她:“有妈在,你奶奶不会同意的。”

    “妈……”江斯微看到王瑗鼓起的肚子,突然灵光一闪,顿住了几秒钟,很兴奋的握住她的手:“我有个计划……”

    ……

    休息室里。

    江雁声挂了电话就懒得再去管江斯微的情绪了,她不把话说明白点,王瑗母女借着老太太回来,兴风作浪起来是不懂得消停了。

    她去卫生间洗把脸,梳理了一下头发才走出去。

    “霍先生,下班了吗”

    江雁声抬眸,看向坐在办公桌上的英俊内敛男人,浅色的唇角微勾着笑意,心情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霍修默也没问是谁的电话,这方面,两人都很有默契会给对方一些私密的空间。

    他站起,一手拿过手扶上的西服外套,缓步朝清丽的女人走过去。

    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举止间没有搂抱的亲昵行为,可是,从气场上看,有一种暧昧的亲密气氛围绕着。

    江雁声走进电梯了,才去挽起男人的手臂,依偎了过去。

    电梯门一丝缝隙还没关上,跟在后头走的一些人,凑巧目睹到了霍总将霍太太强势抱住,低首,朝女人红唇吻了下去。

    众人干眨眼:“……”

    李秘书一副老书记的架势,打着官腔口吻:“好了,接下来是自行脑补环节,谁都不许去调电梯的监控录像看啊。”

    ……

    接完吻,从负一楼地下停车场走出来,江雁声唇边都是肿的,眉眼处却带着很甜蜜的笑。

    车上,男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修长的大手还与她十指相扣。

    霍修默淡漠的目光,偶尔会朝女人睹去,又很快收回来看路,见她一副小女人的气质,连路上堵车也影响不到他心情。

    “唉,有你手机响了。”

    江雁声听到铃声,这次不是她的。

    霍修默双手要握方向盘和她,薄唇扯动:“你接。”

    “唔……我看看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