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19章 给霍修默喂一次,睡过一次熟了
    老太太盯着人的目光,几乎要剜人一般。

    江雁声缓缓低垂下睫毛,抿唇,字字清晰道:“奶奶,你老了,是时候享清福了呢,王瑗母女为了一己私欲打扰你清净的生活,这叫不顾奶奶的死活啊。”

    老太太愤怒声骤然响起:“哪来的混账话!”

    江雁声唇间溢出了淡淡讽刺的笑:“也是,在奶奶心目中最孝顺的就是王瑗母女了,你给她们出头,是心甘情愿呵护的。”

    “奶奶,你叫我上来如果是为了训一顿的话,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她把话放这,转身便要走。

    老太太喊住:“你结婚两年多没生出孩子,是不是你不能生!”

    江雁声身子一顿,面无表情转过来:“王瑗就是这样跟你说的?”

    老太太冷哼:“你婆婆没有到处求生子药给你喝,你继母怎么会知道。”

    不提这事,江雁声都忘了扔在小公寓里的一堆药,她唇瓣抿起的弧度一点点消失,冷嘲道:“我没有孩子,就该把自己的婚姻和丈夫都让给江斯微是吗?”

    老太太被说中了心事,却同时也清楚不是江雁声愿意让,江斯微就真能有名有份的待在霍家。

    老太太当即语气缓和下:“你脾气就是一个倔的,我养我会不清楚你,不能生这事瞒着有什么用,纸包不住火,到时候霍家能要你?恐怕整个江家的生意都要被你连累。”

    江雁声漆黑的眼眸,就直直看着她也不说什么。

    老太太话没说完,老脸上浮现出慈祥的笑容:“来,好孩子,奶奶给你一个东西。”

    江雁声亲眼看见老太太从口袋掏出一包东西,然后跟她说话的语气越发变得怜惜和疼爱。

    “你不能生,可以让你姐姐代替你生一个儿子给你,只要把药给霍修默吃下,让他跟微微睡一晚,等有孩子了,你的霍少夫人地位就没人能夺走。”

    老太太说到这,很欣慰一笑:“微微从小懂事,为了你这个妹妹,说愿意牺牲自己。”

    江雁声有股愤怒情绪堵在了心口,隐隐还带着恨意,眼尾,顷刻间红了,看老太太的眼神充满了绝望:“我的婚姻,用得着她来牺牲?”

    老太太的笑容微顿,冷淡道:“微微跟霍修默生的孩子是认你做妈,还委屈你不成?”

    “我不会把我丈夫让出去给任何一个女人碰,就算是江斯微,更不能。”江雁声语气决然,没有半点商量余地。

    她此刻一双眼眸因为愤怒通红而起,呼吸声明显在加重,像是隐忍克制着什么情绪一般,霍修默,无疑是她的最后底线。

    老太太慈祥的嘴脸,不过三秒钟就崩了,指着她骂:“江家的饭怎么养出你这个自私自利的畜生,从今天开始,你就别回霍家了,留在这里照顾我的起居。”

    “至于霍修默,我会让微微晚上去陪他,你懂事点就别把事情闹大,等微微什么时候怀上孩子,你在回去。”

    江雁声脑袋传来一阵沉重的晕眩,老太太说的话,她耳朵一会儿听得见,一会儿又听不见,像失了力气瘫软的跪了下来,跟着意识也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混沌中。

    老太太看她双膝跪了下来,就更讽刺的厉害了:“现在知道怕了,早让你把药喂霍修默吃,让微微跟他睡一晚怀上孩子,对江家,对你都有利,江雁声,你别以为嫁出去就没人管得住你。

    我当初把你捧上霍家少夫人的位置,也有办法把你拉下位。”

    江雁声低垂的双眸陡然一眯,许久,眸色变了,抿到被咬破的舌尖,血腥的味道充斥着味觉,很刺激。

    她唇,冷冷一勾,抬起头。

    老太太颐指气使的还在骂人,手中拐杖一下又一下重重敲着地板。

    江雁声站了起来,冰冷的出声:“把药给我。”

    老太太当她想通了:“给霍修默喂一次,睡过一次熟了,第二次就让微微和他自己来……”

    江雁声柔美的眉眼浮现出冷艳的倨傲之色,一步步,朝主位走去。

    “就今晚把事办了,你打个电话让霍修默过来用晚饭,偷偷给他喝下,扶微微房间去。”老太太轻描淡写的安排好,姐妹供伺一夫根本没被她当一回事看。

    跟江家的利益比起来,江雁声的婚姻注定要拿来牺牲。

    “喂药这种事啊……”江雁声走到了老太太跟前,白皙的手指将桌上一包药过来,指尖缓缓拆开,看着白色的粉末,她没有血色的唇边勾起冷冷的笑。

    下一刻。

    江雁声在没有任何预兆就掐住了老太太的脖子,同时,拐杖砸掉地上,发出闷重的响声。

    她将药如数塞进了老太太的嘴里,笑得越发狠毒妩媚:“喂药这种事,我最拿手了。”

    老太太一脸痛苦,从喉咙发出难听的声音。

    直到了老太太眼珠子开始翻白,江雁声的根根手指才松开,俯身靠近,语调冰冷问她:“味道怎么样?我亲爱的奶奶。”

    “你,你……你!”老太太受到的惊吓不小,用力的咳嗽干呕说不出话来,指着这个逆女。

    江雁声伸手,拍拍老太太这张厚颜无耻的老脸,嘲弄道:“你还有没有?我去楼下也给你宝贝孙女和孝顺儿媳妇都喂点?”

    “你敢!”

    老太太怒极攻心,一口血当场就喷了出来。

    江雁声很嫌弃的将这个老怪物推开,抽了两张纸擦拭手指,姿态高傲又冰冷得让人无法靠近:“气死了啊?真不好玩。”

    她一个轻视的眼神都没看从椅子上摔下,倒在地上全身发抽的老太太,而是,唇角勾着冷意走出书房。

    楼下。

    王瑗母女看到出现的江雁声,两人均是一愣,紧接着去看向楼梯口处。

    “有看戏的功夫,不如去找个强壮年轻的男人来啊。”江雁声慢悠悠的声音响起,容颜上表情讽嘲中带着冷艳之色。

    “老太太为了以防万一出岔子,亲自试药了呢,我拦都拦不住啊。”

    “什么!”

    王瑗和江斯微一同出声,满脸的惊讶。

    显然,是跟老太太串通一气的。

    江雁声走下楼梯,一袭淡蜜色的长裙被她走姿衬托之下,有种妖娆的气质,看人眼神说不出诡异冷感。

    “王瑗,你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