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21章 女人白皙的一双手,沾满了血!
    杀人犯,这三个字太尖锐。

    江雁声眸色颤抖,有了一瞬间的迟疑。

    趁着她动作凝滞,王瑗问她:“你不要霍修默了吗?霍家的每一任主母都是名媛中的佼佼者,江雁声,你这一刀下去就是在自毁了和霍修默的婚姻!”

    江雁声洁白的面容上没有表情,愤怒和仇恨的情绪消失的一干二净,漆黑的双眸空茫茫的。

    在这一阵紧绷压抑的气氛下,王瑗企图诱导她,深呼吸一口气缓解恐惧感,抖着说:“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

    江雁声纤细手指蓦然握紧了匕首,眉眼间布满浓稠的讽刺:“你如果早点放过我,怎么会造成这种局面。”

    “你做出这种事,就不怕伤了你爸爸的心!”王瑗整个人都颤抖得无法控制,害怕抵着肚子的刀子就这么捅了进来。

    她惨白了脸,趁着江雁声还没动手前,惊慌提醒她:“还有锦乔,他作为弟弟对你多好……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第二个锦乔啊,江雁声,你下得去手吗!”

    江锦乔!

    这三个字传了江雁声的脑子里,让她被仇恨淹没的理智恢复一丝清明,眼眸里瞳孔在不断的剧烈紧缩。

    王瑗见机不可失,突然用力将她推开,顾不得仪容,疯了一样的逃走:“救命啊!”

    江雁声瞳孔瞬间一变,布满红丝。

    她此刻,唇角忽然勾起冷艳弧度,冷冷的开口对自己说:“下不去手?该死的没用!”

    王瑗要朝门口奔去,又被身后一道力量给拽了回来,狼狈地跌在了地上,痛苦呻吟了起来。

    “不,不!”

    看着江雁声举着刀子靠近,破声尖叫着。

    客厅这一幕谁都不敢来拦,江雁声气场莫名的让人感到畏惧,特别是那一双眼眸里都是明明白白的杀意,没有半点多余情绪。

    她单膝跪在地板上,俯身,一手掐住了王瑗的脖子,笑的诡异危险:“他们会伤心又如何!我江雁声情愿负了所有人,也不会让自己受半点委屈,你敢算计我,就要想到被我弄死的一天!”

    “你会遭到报应的……咳。”王瑗喉咙艰难卡出断断续续的字,满脸扭曲。

    江雁声冷冷笑:“不知死活!”

    她握着刀子朝王瑗肚子里刺去的那一瞬,脑袋传来不可忽略的晕眩感,让她呼吸一深,露出丝丝痛苦挣扎。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江雁声,你也是会有做母亲的一天,你这样残忍的行为会报应在你孩子身上,会有报应!”

    王瑗一声声绝望在耳畔响起,让江雁声脑袋更晕眩了,强烈的感觉到主人格想要苏醒过来,正在与她抗争。

    江雁声呼吸加重,在冷着脸执意刺下去的那一刻,突然改变主意,凌厉地朝王瑗的左手刺去。

    “啊!”

    刀尖上的清晰疼痛让王瑗无法承受,惨叫不止,整个手都是血。

    江雁声眼中有报复后的痛快感,目光冷飕飕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王瑗,你给我记住……从今往后,你敢使手段害我,我就敢让你断手,这次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

    她没将水果刀拔出来,就让王瑗这么痛着。

    此刻的江家乱了套,楼上的老太太疯魔了,楼下的王瑗又大出血,包括江斯微脑袋被磕得直接昏死过去。

    佣人们躲在角落头不停给江亚东打电话,而然,等她们回过神来,客厅里,已经不见了江雁声的踪影。

    离开江家。

    江雁声在路边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下来,她洁白的容颜冷艳至极,坐在后座上,将手机关机。

    “你好,到达地点?”

    前头,司机说话时,视线就在后视镜与身后的女人交汇了一下。

    接着,封闭的车内气氛瞬间静了。

    江雁声先出声:“姬帅?”

    换了一种身份赚钱的姬帅压低帽子,隐约只能看得清楚线条阴美的侧脸轮廓,连嗓音都刻意变化,没想到一下子就被认了出来。

    他稍后便将面目暴露出来,桃花眼浅笑成勾人的形状:“江小姐,你去哪?”

    江雁声眼神挑剔地打量了他浑身,黑衣黑裤,一顶鸭舌帽,堂堂一个有前途的歌手还开黑车?

    她还没说话,姬帅心思敏捷先注意到了女人白皙的一双手上有血迹,很体贴递上一张湿纸巾。

    江雁声接过来擦拭手指,冷冷挑眉:“开这个一天能赚多少?”

    姬帅穷却不自卑,有种浑天然的高贵气质在里头:“一顿饭钱,在没红前能维持生活费了。”

    江雁声又问:“开车技术怎么样?”

    姬帅发动车子,嘴角上翘着弧度:“江小姐如果按计价器算钱的话,我带你去极速飙车道溜一圈?”

    江雁声将带血的纸巾扔出窗外,抿起的唇冰冷吐出一个字:“去!”

    ……

    在宛城周边,有条被人闻风丧胆的山路,一万米不到的距离内就有78个发卡急转弯,不少地下赛车手会选择在这里疯狂飙车。

    姬帅的这辆黄色出租车行驶在车道上,显得格格不入,却在速度上又强势的加入进来。

    他熟练的操控车子,像个掌握了一切的神,毫无悬念地征服了弯道上的致命挑战。

    车子停下来那一刻,周边不少赛车手在鼓掌,姬帅始终带着鸭舌帽,将车停在了旁边,他转头去看坐在旁边的女人。

    那张精致的侧脸,没有一丝惧怕的神色,长睫毛也没颤抖。

    若不是她红唇叼着一根烟在抽,他都要以为她已经无聊的睡过去了,静了片刻,姬帅问:“江小姐,你很享受?”

    江雁声吐出一个淡淡烟圈,冷勾唇笑:“飙车久而久之会让人上瘾啊,以前,嗯,我也开。”

    姬帅看她气势十足的坐姿就知道了,不过,眼神又些异样打量她:“你不一样了。”

    江雁声唇齿间嚼着他这三个字,语调拉长,略带轻讽:“每一次,我都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只有当下这一刻。”

    姬帅一双桃花眼眯了又眯,久良,他意味深长道:“这句话适合所有的赛车手。”

    “是吗,我还以为是我专属。”江雁声冷嘲道,指尖碾灭了烟蒂,未了,对他说:“给你一单包年生意,要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